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没有的话我等会儿再来问下
    算上这次,透明桥共经历过四次噩梦副本。两次退出及一次失败。那两次的特别世界观分别是上古邪神与混沌之主。

    解释的功夫,众蛆又往前挪动了十几公分的距离。牧苏拖着长长尾巴从后面赶上。

    事实证明选择地面移动并不是好主意。众蛆花费了十几分钟才将将移动一米,出现在拐角。

    “你们看!”闻香惊叫,脑袋转向水面。

    众蛆望去。污秽污水中,几只蛆扭曲着从前方飘来。

    不止是这些,陆续有零零散散蛆虫顺着水流冲下,这种现象很可能持续了一段时间,只是刚被他们看到。

    “这里怎么这么多……”透明桥不解。

    “可能前面有个死婴儿。”牧苏嘴贱一句。

    “牧苏你……”透明桥嫌弃扭头看了牧苏一眼:“恶……”

    她低估了牧苏的下限。

    不知是否错觉,众蛆的确从满是水流中的下水道里听到了前方发出的一丝动静。以及处于黑暗,若隐若现的一抹轮廓。

    硬着头皮往前移动,那抹轮廓逐渐清晰起来。

    是一只死老鼠。

    它一半身躯悬空,置于污水上。蛆虫在它烂掉的眼眶内爬进爬去,不时有爬不稳从其身上滚落进污水。

    先前牧苏等蛆看到的源头就是它们。

    还不给众蛆反应的机会,一道黑影突然窜出。

    是另一只老鼠,活的。

    它似乎是被这些蛆吸引而来,停在那只死老鼠前。

    “不是吧……”闻香心生不妙。

    “没事没事,这是迪士尼,迪宝宝的作品都是合家欢类型,不会有血腥残忍画面。”牧苏在一旁恶意嘲讽胜过安慰说道。

    闻香斜楞牧苏,语气不善:“我们被浸在马桶里,然后被冲走,和粪水一起待在下水道泡了半个小时,你居然会认为这是个全年龄向?”

    牧苏试探问:“那……暗黑迪士尼?”

    “呃啊……”

    一道干呕声响起。不是闻香也不是透明桥。是咬着牧苏尾端的卡莲。

    “前、前面……”卡莲柔弱说道,换了几口气,然后生怕牧苏跑掉般重新咬住尾端。

    透明桥等蛆下意识转头看了一眼。

    那只突然出现的老鼠正直立起身,用爪子捧起几只蛆虫往嘴里塞去。

    扭动泛着黄渍的白花花虫子落入狭窄口中,尖锐牙齿磨动,汁液爆满口腔。

    嚼动时爪子不停,仍在同胞肚子里翻找,捧出一堆蛆虫。

    有蛆从爪间漏下,老鼠理也不理,塞入口中大快朵颐。

    几次之后,许是掏弄动作太大。本就悬空的腐烂尸体被它推下水道,顺流漂远。

    它浑然不在意,在地上摸索将散落的几只蛆虫如米粒塞入口中咀嚼。老鼠脑袋四处转动,红瞳移到牧苏等蛆身上。

    “快跳下去!”闻香一惊,立即纵身跳入水道!

    众蛆只觉脑后一阵劲风,然后便落入水中。

    挣扎着浮起,回头看去,老鼠呆在岸边没有追来。

    虽然甩掉了危险,但情形……

    被汇合的水流冲进隧道,透明桥叹息一声:“等下个机会吧。”

    幸运的是他们没有等太久。在随波逐流几分钟,在阴暗潮湿的下水道前进几百米后,众蛆看到了一扇门。

    门意味着人类的足迹。人类代表着有回到地面的路。

    糟糕的是,刚爬上走道的众蛆看见了两只老鼠,它们之前见过的。

    两只老鼠蹲坐对面的走到,两双猩红瞳孔注视着牧苏四蛆。

    “是它们吗。”

    “是。”

    低沉对话响起。

    “你饿了吗?”

    “饿。”

    “我也是。”

    森寒语气让众蛆觉得危险将至。他们不再迟疑,挪向十几公分外的铁门。

    哗啦——

    清晰入水声传入耳膜。众蛆悚然,不由纷纷加快速度。

    “快!你们快点!”

    就在此时,一道令人惊异的身影出现门下缝隙,对四蛆高嚷着。

    怎么是他?

    众蛆惊讶,无暇去问君莫笑怎么会在这里,竭力往前挪动。

    为了不拖累牧苏,卡莲松开嘴,向前蠕动。

    啪——

    湿漉漉的爪子拍在地面的细微声音此时听起来刺耳无比。

    “快!它们来了!”

    君莫笑喊声愈发焦急。

    众蛆仿佛也感受到脑后沉闷的呼吸声。

    千钧一发之际,众蛆齐齐往门下一滚避开脑后劲风!

    黝黑湿漉的尖锐指甲在门下摸索,汇合的五蛆连连后退,远远避开。

    失败的两只老鼠没有退开,仍守在门外。众蛆只能看到它们的下半身。

    见脱离危险,闻香这才有时间去问君莫笑:“你怎么在这儿?”

    君莫笑苦笑一声:“我先被冲下来,顺着污水漂了很远,然后就被老鼠捞了上来。”

    “门外那两只?”闻香往门外看了一眼。牧苏躲在巨兽老鼠够不到的位置嚷嚷着劝降。

    “嗯。”君莫笑蛆头动了动:“可能因为太小,它们没想立刻吃掉我,一直在拨弄玩耍。然后我就趁它们没注意跑到这里了。”

    “啊救命啊!杀人了啊不,杀蛆了啊!!!”

    突兀尖叫让众蛆吓了一跳,纷纷望去,就见牧苏哭喊着挪动回来,还是用的那种蛇皮操作。不知牧苏做了什么,原本只守在外面的老鼠红着眼往狭小门底里钻。

    “……”

    没蛆理他,君莫笑继续先前的话题:“我之前在吃东西,听到门外有熟悉的动静就跑下来看看,结果发现是你们。”

    “吃……东西……?”闻香说的有些迟疑。“你不会被牧苏传染了吧。”

    “怎么说话呢。”逃回来的牧苏不乐意了:“就算是我也不会吃这种东西好吗。”

    “冤枉你了还真是抱歉啊。”闻香有气无力回了一句。

    “怎么可能。”君莫笑晃着脑袋。

    “桌上面有一盒没吃完的披萨。我不知道放了多久但……看起来还是可以吃的样子。”

    这是一间相对狭小的工作间——相对狭小指的是人类。牧苏他们想要绕一圈需要花上数个小时。

    顶上吊着散发昏暗光芒的灯泡右侧墙壁是粗大厚重的管道,另一边是个木桌。正对铁门的墙壁驾着爬梯,从那里可以通往地面。

    君莫笑带领下,众蛆沿着桌腿爬上桌面。桌上东西不多。一本翻开的笔记和钢笔,盖上盖的水杯以及敞开盒子,没有吃完的半张披萨。

    玩家操控各自所扮演的蛆虫进食,直到系统提示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