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没有的话我等会儿再来问下
    嘭!

    配电室的铁门被用力推开。

    一名白人年轻男子提着黑色垃圾袋,神色不耐的横穿过超市外的露天停车场。

    他穿着橘黄炼体工作服。

    路灯洒下昏黄光芒。蚊虫絮绕在灯下。

    似乎为了舒出心中郁气,隔着几米男子就将垃圾袋甩出去,哪怕一辆纯黑色轿车停在垃圾桶边。

    目光跟随垃圾袋划过一道弧度,砸在垃圾桶边,一半在里一半在外挂在桶壁。

    他点燃了一支烟,深吸了一口,浓稠白烟口中喷出。

    现在,他又要回到那阴暗潮湿,与老鼠蛆虫作伴的狭小地方了。

    而且没有披萨。

    烟头丢到地面,脚踩上去碾了碾。

    吱呀——

    男子转身返回,配电室的铁门被合上。

    不时有车辆驶入停车场,或是顾客拎着购物袋从超市来到停车场取车。黑色垃圾袋不起眼挂在桶壁上。微风吹来,随之飘动。

    “我们上来了吗……我不敢看。”

    “出来了,我们在地面。”

    窃窃议论从垃圾袋传出。

    过了一段时间,几只蛆探头探脑从垃圾袋露出脑袋。扫视一圈周围环境,纷纷长舒口气。

    终于离开压抑阴暗的下水道了。

    众人下方,紧邻垃圾桶停放一辆轿车,十几公分的高度。

    进食(完成)

    回到地面(完成)

    找到身体(进行中)

    和他们互动的内容不见了。同时第三条任务很值得琢磨。

    “找到身体指的什么?人类的身体吗?”闻香一瞬间脑补了很多。

    “我们可以搭个便车。”牧苏在乎的是另一件事。他说着,先行从是他体长十几倍的高处落下。

    几乎听不见的当啷脆声,落在尾盖的牧苏弹了几下,毫发无损立起来抬头去看其他蛆:“下来吧老伙计们。”

    余下四蛆相互对视,相继跃下。最后跳下的君莫笑被随风飘荡的袋子打了一下,落到车尾盖边缘,不受控滚动下去。

    眼看半边身子悬空,牧苏及时出现咬住他,将他拖了回来。

    “谢了。”君莫笑语气复杂,道了声谢。

    “我们现在要怎么办。”闻香四处张望。

    停车场有一些人,但没人会注意到他们。

    回来的牧苏趴在车尾盖,感受着什么,片刻后直立起身:“尾盖是热的,车主应该是去超市买了东——”

    声音戛然而止。牧苏抬头望向远处超市门口。

    其他众蛆下意识看去,一道人影从超市门口出来,往这边走来。

    火红短裙包裹高挑曼妙身姿,橘色波浪长发迷人而又性感。女人走到不远处一辆跑车前,轻拉开车门坐入车内。

    失去目标的四道目光一齐落在牧苏身上。

    “我只是看她身材不错。”牧苏无辜回看:“我有说她是车主吗?说话要讲证据啊阿sir们。”

    嘶哑声音响起,将他们注意转移过来。

    他们记得,这是之前和他们进行互动的主线任务的声音。

    只是主线任务和内容分开发布是什么鬼……

    几蛆相互对视,压下心头怪异感觉。

    内容到此为止。

    几乎是话音落下的同时,超市门口出现一道身影。

    身影一声漆黑大衣,口罩与墨镜严实遮挡面容。两手空空,完全不像采购后的样子。

    他快步走到车前拉开车门坐上。

    “或许我们应该劫持他问一下。”牧苏冷声道,眼眸冰冷而锐利。

    “如果你举得起一把刀的话。”透明桥平淡吐了个槽。

    虽然疑惑此人的装扮,不过众蛆不疑有他。迅速在车尾紧贴着趴好以免被惯性带落。

    嗡——

    汽车发动,车身微微颤动。

    通红尾灯打在垃圾桶上,镀上一层血色。

    黑色轿车缓缓开动,驶离停车场来到街道。

    景色飞快掠过,风声呼啸。

    高楼林立,夜色下车水马龙,霓虹灯闪耀。让在下水道待久的玩家们身心舒畅。

    黑衣人影似乎不知车上有五名不速之客。一声不吭行驶在车道上。如个新手般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掌牢牢握住方向盘。

    这样行驶了一段距离。突兀间,前方一辆车毫无征兆停下车。

    黑衣人影连忙踩死刹车。尖锐摩擦声引来路边过往路人瞩目。他的身体也惯性往前一冲。

    牧苏等蛆也被惯性带动,砸在后窗玻璃上。

    相同的,后方一辆紧跟着的厢型车连忙一打方向盘,险而又险与黑车擦肩而过。

    厢型车司机愣了数秒,不顾后方车鸣笛声不断,放下车窗怒竖中指:“混蛋,晚上开车戴墨镜你想死吗!”

    黑色轿车车窗落下,一只握着手枪的手掌从车内深伸出。

    “对、对不起……请原谅我。”司机冷汗直流,颤抖举起手。

    手掌逐渐收回车内,黑车重新发动。

    后车窗上,刚刚聚拢一起的众蛆一惊,然而已然来不及反应。他们被突然发动的车辆惯性带动,向后翻滚!

    “抓住我!”

    情急之中牧苏高喊一声,众蛆如梦方醒,咬住身旁同伴。

    车速逐渐加快。车尾相互咬住的众蛆拉成一条直线,于半空中甩荡。

    最前面的牧苏紧紧咬住雨刷边缘不松口。

    “千万咬住了!”最后面的透明桥牙缝里挤出声音,又被风吹散。

    “放心!”

    牧苏松开嘴说了一句。

    “……”

    “……”

    “啊——”

    “刚刚是牧苏在说话?”

    众蛆惊叫声中,他们在半空解体,纷纷砸落到坑坑洼洼的水泥路面。

    连续不断车辆从众人头顶驶过,带起劲风与威势让人悚然。

    “你跟我说话干嘛啊!”自知理亏,避免被追究责任,牧苏决定恶人先告状。

    车驶过带起的呼啸声很想,他不得不大喊才能被周围其他蛆听到。

    “跟你说话还真是抱歉了啊!”透明桥扯着嗓子吼道。

    “我原谅你了!”牧苏假装听不懂讽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