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有没有身高150的二刺螈和我脱团!
    闻香急喊道:“现在怎么办!”

    牧苏异想天开:“说不定有路过司机看到我们在路中央,心生怜悯,然后捡起来送到路边!”

    “我们不是小动物好吗!”闻香大声吐槽:“没人会特意怜悯几只蛆的!”

    牧苏恨恨咬牙:“嘁、早晚带领虫海打碎你们人族的狗头。”

    浑然忘了第三个副本就把虫族母虫卖了的一幕。

    他们落在离路边人行道五米左右的位置。中间隔着一条车道。

    透明桥喊道:“路并不平,我们可以借助凹陷的坑洼作为掩护往路边接近。”

    为今之计只能如此。

    众蛆翻进几厘米外的小坑,躲在其中观察地形。

    道路几十米外是条人行道,有红绿灯。每隔一段时间切换。红灯亮起时无车通过,这是他们前进的最好时机。

    众蛆匍匐而行,走走停停,一路有惊无险。数次他们躲进坑洼之中,有轮胎从头顶上方碾过,距离近到几乎可以闻到轮胎上的焦糊味。

    哪怕他们没有嗅觉。

    五米的距离众蛆花费了近一个小时。才将将抵达路缘石下。

    “这是我遇到最费劲的副本了……是我们倒霉还是说噩梦难度都这样吗?”

    君莫笑瘫在路缘石边,有气无力。虽然并不会感觉累,但长时间精神紧绷并不好受。

    虽然这事是牧苏一手导致,但君莫笑并没打算落井下石。

    起码目前为止牧苏还没怎么招惹自己,似乎有从良的迹象。

    哪怕他仍然行为举止怪诞。

    正如此想着,一道蛆影突然窜到他的后背。

    “你感到负担爬上了你的背脊。”牧苏趴在君莫笑耳边阴测测笑道,末了还吹了口气。

    鬼知道他在哪找到耳朵的!

    “你他妈恶不恶心!”君莫笑瞬间爆炸,原地挣扎翻腾起来,欲要摆脱牧苏。

    卡莲呆立,怔怔注视着一幕,哀伤开口:“为什么……我哪点不如他君莫笑!”

    “先别闹了……上去了再说。”透明桥无奈叹息一声。

    这个副本她叹气几回了?

    勉强正经起来的玩家们又花费了一些时间爬上路缘石。

    街边商店橱窗明亮,行人匆匆络绎,无数双腿迈动让人眼花缭乱。

    就在众蛆意味暂且安全的时候,忽有大片阴影洒下。

    他们抬头,只见一颗狰狞怪脸近在咫尺。黑白分明的眼眸紧盯它们,血盆大口利齿尖锐。

    黑鼻头几乎凑到众蛆身上,鼻尖猛嗅。

    “凯撒!回来!”

    小孩子的声音响起,好奇的巴哥犬不再理众蛆,摇着尾巴跑到一道身影前。

    那是一个**岁大的金发小男孩,球帽倒戴,满是活力。

    “哇虫子!”

    小孩看到了他们,发出一声尖叫,语气中欢喜比惊吓更多。

    众蛆一头雾水之时,小男孩从腰后取出透明玻璃罐子放在一旁地面,也不嫌弃便徒手将可怜的君莫笑抓起。

    牧苏当即浑身一抖,心说莫不是遇到幼年期贝爷。

    好在他并没有丢入嘴里,然后随着咬动内脏汁液爆开,腥臭味充满整个口腔。

    在君莫笑不甘的“为什么是我”的喊声中,他被丢入打开盖的玻璃罐子中。

    “因为你有急支糖浆啊。”牧苏一旁贱笑。

    逃是无用的,其余四蛆陆续毫无反抗之力的被小男孩捉紧罐子中,然后拧上盖子别在后腰,牵着巴哥犬继续闲逛。

    玻璃罐内。

    除了五蛆,罐里还有其他成员。

    一只飞蛾、两只甲虫。一只已经血肉模糊和另一只半死不活的蚊子。

    以及一只拔掉翅膀的苍蝇。

    牧苏见到它后神情扭捏犹豫不决,良久试探冲它叫了一声。

    “妈……?”

    “噗嗤——”闻香憋不住笑意。

    “嘻嘻嘻……”卡莲假笑着又挤到牧苏身边,实际在警惕望向躲得远远的君莫笑。

    被一个男人警惕自己接近另一个男人。君莫笑悲愤莫名:“看我干嘛!我他妈还能躲哪去!”

    他不敢将话题牵扯到牧苏,因为现在没地方能躲。

    透明桥一贯的置身事外,不参与其中,独处一处若有所思。

    “在想什么?”闻香凑到透明桥身边。

    她一刻也不想和那三个白痴男人在一起。

    “很奇怪啊……”透明桥操控着蛆的头部环视一圈,沉吟开口。

    “你不觉得奇怪吗?似乎只有我们和一路遇到的那两只老鼠能说话。”透明桥盯着另一角隔一阵会蹦跶几下表示自己没死,并对牧苏叫喊不理不睬的苍蝇。

    透明桥一说,闻香才发觉这一点的确很奇怪。

    “说不定那两只老鼠和我们一样咯。”脸趴在瓶上注视外界的牧苏头也不会说。

    “什么意思?”透明桥若有所思:“你认为它们其实也是玩家,但和我们身份不同,主线不同?”

    闻香费解:“但副本一共9名玩家,退掉4人后只剩下我们。”

    透明桥解释道:“这点好解释。主要任务可能在欺骗我们,这一点我之前体验过。”

    牧苏被她的思维方式和言之凿凿的行为蠢到了,忍不住转头看她:“为什么将事情想得那么复杂。1+1就是1+1,而不要想成010010000000000111001010。”

    透明桥的脑袋歪了一下。

    牧苏懒得解释,将麻烦抛给君莫笑:“笑笑,你说给她听。”

    “关我屁事!我怎么知道!”

    “看看,人蠢还不自救。你找个屎坑憋死去吧。”牧苏轻啧一声,只好自己出马:“我们能成为蛆,就不允许别人能成为老鼠?”

    “什么嘛,不还是一样。怀疑那两只老鼠是玩家。”闻香嘟囔一句。

    牧苏眼睛一斜,虽然外表仍是蛆感受不到,但怎么看怎么觉得可恶:“我有说它们是玩家吗?”

    玻璃罐中气氛一窒。

    他们莫名感觉牧苏话中,透着不寒而栗的阴暗。

    “大概明白了……”透明桥点头:“你是说我们是与那两只老鼠的境遇相同。都是因为某种原因变成这个样子。只是我们是玩家,而他们是这个梦境本土的人。”

    牧苏上下晃动脑袋。

    透明桥再次变得默不作声。

    她感觉自己好似捕捉到了什么关键。

    但还差些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