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有没有身高150的和我脱团!
    如果牧苏所言不假,之前的推理近乎可以全部推翻,只保留一种可能性。

    他们的出生是一个阴谋。有某种存在——可能是个人,是个组织,甚至是混沌之主。这个存在将他们变成蛆虫,然后塞进一只苍蝇的肚子,再通过这只苍蝇生出他们,伪装成他们是被生出的蛆虫。

    如果按照这种思路逆推,那种存在是在有意隐藏这一点。它所要隐藏的,或许就能和主线任务挂上钩……找回身体!

    因为某种原因,他们的灵魂被它转移到蛆身上。

    君莫笑没听懂,但看透明桥和闻香的蛆体一震,久久未说话深思模样,他也觉得似乎很厉害的样子。

    卡莲则在清理牧苏蛆身的细沙,并且这么做有一段时间了。

    “你确定吗?”透明桥忽然开口。

    牧苏蛆体上层皮褶蠕动,好像在耸肩。

    “反正生物书上是这么说的。”

    闻香质疑问道:“但是也有可能是系统随机梦境,忽略掉这点常识了吧?”

    “也有可能。单凭这一点推翻其余可能过于武断了。”透明桥忽然感觉到车停了下来,便补充一句。“先看看吧,我想接下来谜底会逐渐揭晓的。”

    车停下来不是因为遇到红灯或被堵在路上,而是熄火停车。

    众蛆感受身下已经不再震动,紧接身下猛地一晃,纳物盒被拿起,头上景色飞速变化。

    走出一段距离,上方景色一变。他们进入了室内,并走过长长的阶梯来到一间地下室。

    纳物盒突然翻转,众蛆被粗暴地从盒中倒出倾落在木凳上。

    爬起的卡莲看到牧苏又沾上细沙,不由瘪起嘴。明明刚刚清理好了的说。

    这是间阴暗潮湿的地下室,角落堆放的旧物充满时代感。

    东西大多被堆到角落,空出一大片空地。丢下他们的黑影反身走开。

    当啷——

    背对他们的人影随手抛掉纳物盒,走到不远处一张古老雕花木椅转身坐下。

    墨镜、口罩、黑大衣。果不其然,他就是开车的黑衣人。

    他并没有摘下口罩让众蛆一睹真容的打算。

    只有嘶哑声音在地下室回荡。

    “可爱的小家伙们,欢迎你们回来。”

    这个声音……众蛆一阵恍惚。

    就在这个时候,过场动画毫无征兆出现众人眼中。

    ……

    独属于午后的温和阳光穿透云层,倾洒一片森林之中。

    林间小径,两辆汽车一前一后行驶在落满厚厚一层落叶的小径之中。

    落叶被车流带动扬起,散着令人心情舒爽的哗啦声。

    乡村摇滚从车内溢出。

    画面如电影般跟随两辆车前进,随即切换,出现在第一辆黑色汽车中。

    黑衣男开的就是这辆车,纳物盒这时还是装着烟叶的。

    五名青年男女坐在车中,细数一二三四五,正是牧苏五人。

    后面那辆车里坐的应该就是强退的四人了。

    所以……现在是最开始的时候吗?透明桥心想。

    “把那该死的收音机小点声!”后座困乏的“君莫笑”忍不住发出抱怨。

    牧苏当即一乐,君莫笑本色出演无误。

    开车的牧苏转头,双手离开方向盘搭在椅背上:“嘿伙计,你的声音可比我的收音机大多了。”

    “扶住方向盘!”

    “看前面!”

    闻香与卡莲发出惊叫。

    “上帝!我开始后悔坐你的车了。”透明桥痛苦捂住额头。

    君莫笑倍感解气,心说是牧苏本色出演无误了。

    闹哄哄中,镜头逐渐拔高,目睹两辆车在林间渐行渐远。

    画面不错,不过这股翻译腔是什么鬼……牧苏心里刚吐槽一句,画面一转,出现在一栋林间庄园前。

    庄园院门紧闭,粗大铁链锁住两扇铁门。

    园内似乎荒废已久,喷泉早已干涸,鹅卵石地面久久无人清扫,铺满一层枯黄落叶。

    两辆车停到院门前,一行九人从车上下来,拿出后备箱行李包裹。

    “到了。”一个陌生样貌的白人凑到围栏前扫视一眼庭院后说道,他应该是那退出四人之一。

    “这里不会有人吧……”卡莲怯怯问,眉宇间带着惧意。本就略微中性的白皙脸颊与清脆声线让人不能将他与男性联系到一起。

    “拜托,这里已经荒废几十年了。”牧苏慢吞吞从车上下来,嚼着口香糖走到卡莲身旁,手搭在卡莲肩头望着庭院内的宅子笑道:“就算有也是鬼好吗。”

    喂喂不要乱配cp啊,我们是清清白白的啊!干什么呀这是!又是邓青妍又是卡莲的,把我这里当晋江了吗!就算要配……也得先给个妹子让我爽一把吧!

    观看动画的牧苏激烈吐槽道,并且迁就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可喜可贺,大概以后你们就能看到“我愿用一生换你十年牧苏不犯病”之类的话了。

    “这样的话你在车里过夜好了。”一名比卡莲还要高大几分的黑人女性拉了下卡莲,瞪了牧苏一眼。

    牧苏轻佻舔了舔嘴唇:“你留下来陪我吗?”

    另一边,君莫笑拨弄了一下铁链,哗啦声很响。

    他打量了一下院门围栏的高度,挽起袖子便登上围栏。

    “小心。”一旁闻香喊了一声。

    君莫笑没坑声,动作矫健爬上顶端骑在围栏上。

    他没急着下来,借着高处将庭院尽收眼底。

    正当他望向那栋荒废的宅子,忽然看到一抹人影笔直站在二楼一个窗前,好似眺望他们。

    与此同时,众玩家都听到了尖锐音效——就是惊悚电影中那种一惊一乍的声音。

    一股寒意钻入脑海,君莫笑怔在原地,原本扶在护栏的手掌下意识一松,身形失控不稳,竟然一头扎下!

    “啊——!”

    “小心!”

    惊呼声中,君莫笑大头朝下坠下。

    吱——

    布料摩擦声中,君莫笑脸庞离地面仅几公分时将将停住!他卡在围栏上的腿救了他一命。

    君莫笑瞪大眼睛,急促呼吸着,脑中嗡声一片。

    “嘿!你没事吧!”

    “君莫笑!”

    嗡声逐渐退去,呼唤声逐渐清晰。君莫笑如梦方醒,这才反应过来,动作笨拙的双手撑地将腿解脱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