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没有的话我等会儿再来问下
    他们的同伴,一名男性青年从车后备箱取出钳子,跑到院门前费力将铁链剪断扯下来,双手推动镂花铁门。

    呼啦——

    嘎吱——

    生锈的底部滑轮碾过落叶,发出两种不同的声响。

    “你就这么着急吗!”闻香走到刚爬起,正拍打身上灰土的君莫笑身边,蹙眉埋怨。

    透明桥也走到他身旁,目光奇怪望着别墅:“你刚刚看到什么了?”

    君莫笑惊魂未定,往二楼窗户看了一眼。那里空空如也,人影已经不见了。

    “我没事……可能是眼花了。”

    绝对不是!

    观看动画的五人异口同声。

    “派对开始!”

    一个年轻人忽然跑来,轻撞君莫笑擦肩而过,欢呼着冲进庭院。

    后方,牧苏与卡莲凑上来。前者拿着纳物盒将一支烟卷起叼在嘴里:“来一只吗?”

    “把那鬼东西拿远一点。”君莫笑皱眉。天杀的,这家伙就没看到刚刚自己差点摔死了吗?

    “很好,我不会再让你哈我的烟了。”牧苏赌气说了一句,将纳物盒盖上贴身放入上衣口袋。

    九人队伍拉得狭长,前面人已经跑去开别墅宅子的两扇大门,牧苏一行人刚慢悠悠走到中庭喷泉边。

    可能因为他们还在进行游戏的缘故,镜头大多集中在他们身上。

    “黑暗与怨毒的世界,死者灵魂不得永生。”牧苏瞳孔扩散,一副抽嗨的模样神态懒散看着西洋式宅子,呢喃出狗屁不通的诗句。

    “你该少抽点了老兄。”闻香调笑走过吞云吐雾,摇摇晃晃的牧苏。

    牧苏做了一个无所谓的表情,喷出一大口烟雾:“我感觉很好。”

    我感觉很不好。看到这一幕的牧苏瘪嘴。过场动画很有趣……但是没有爆米花和可乐!

    圆形喷泉尺池子早已干涸,底部一层潮湿落叶。池子中央立着一座**男性雕像。表皮脱落,露出内里不知名的漆黑杂质。

    “我感觉它在盯着我……”

    经过水池边,卡莲怯怯望着雕像,捧心而颦,轻拉了拉牧苏衣角。

    不知不觉二人已经落到最后。

    牧苏站定,仰头看了一会儿,便在卡莲惊呼声中迈步进入干涸水池,踩在雕像底座上。

    他盯了一阵近在咫尺的雕像人头,将点着的烟头戳在雕像眼睛上,旋转碾动。

    嘭当——!

    连地面都微微一震的巨大撞击声陡然响起。

    还未进入宅子的众人纷纷回头。

    “不会是我的车被树砸到了吧!”不认识的青年说。

    “是的净水,你的车被好大一坨鸟屎砸到了哈哈哈。”另一个不认识的青年大笑道。

    牧苏碾完后才反应慢半拍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或许是起了风,围栏铁门重新关上。刚才那声巨响就是铁门撞击发出的。

    “可能是风吹的。”前方不远的闻香嘟囔了一句,不知是说给自己还是说给其他人听。

    怎么可能风吹的!

    真闻香恨不得冲出来掐死这个自己。

    “我建议你把头摘下来,倒出脑浆,再去马桶里盛满马桶水。这样或许能聪明一些。”后方传来牧苏的嘲笑。

    真闻香恨不得把两个同样嘴贱的牧苏都掐死。

    庄园不欢迎的态度并没有让这群不知死活的青年们退缩。观看的牧苏几人眼睁睁看着“自己”和退出的那四人将尘封许久的房门推开。

    一楼客厅,文艺复兴风格地精美布置让他们不由吹了声口哨,迈步进入,四处张望着。

    或许是太久没有人气,布置虽然精美,却好似蒙上一层轻纱,看起来朦朦胧胧。

    进入府宅的青年四处散开,此刻画面一转,又回到了牧苏身上。

    此时的“他”正站在台阶前仰头。颈部肌肉拉伸不自主的张开嘴巴,打量宅子的外墙。

    “这么多镜头,我八成是个主要角色了。”牧苏吐槽。虽然最后也难逃变成蛆的命运。

    荒废已久的宅子无人清理,大自然重新占据这里,蔓藤如蛇般蔓延。墙壁漆面大多脱落,露出其后偏灰色泽。

    墙身柱子巍峨耸立,分隔开窗与窗。浑浊玻璃隐约能望进内部,却又不清晰。这种朦胧好似每一扇窗后都有什么躲在里面窥探,给人种阴森的感觉。

    “害怕了?”牧苏眼眸微抬,撇向一旁卡莲。

    “嗯……”卡莲轻轻点了下头,承认了。

    “啧,选择一个远离市中心、没有手机信号、离最近的警局有五十公里、曾经发生过凶杀案,荒废十几年的林间庄园作为放假派对的地点。”牧苏嘟嘟囔囔说了些什么,然后一翻白眼。

    “真是好极了。”

    随即他抬脚登上台阶迈入门内。卡莲愣了一下,下意识回头往已经无人的荒凉庭院看了一眼,连忙小跑跟上。

    画面切换回客厅,并在给了君莫笑一个特写后,变成了他的视角移动。

    一般这种画面肯定会出什么事的。

    果不其然,君莫笑在抬头望向二楼走廊时,阴暗处一道黑影一闪而逝。

    一惊一乍的音效再次响起。

    “怎么了?”透明桥见君莫笑呼吸急促,吓得一个大惊从早到晚失色死死凝视二楼拐角,忙奇怪问道。

    “可能昨天没休息好……有些眼花了。”君莫笑揉了揉眼睛。

    “你今天可眼花太多次了伙计。”刚迈进客厅的牧苏轻浮嘿笑。

    看起来,在过场动画里也同样疯疯癫癫的牧苏却是唯一察觉到不对的存在。

    观看动画的透明桥和闻香不由一愣。她们下意识想到一点。无论过场动画还是现实的牧苏,他的人设都属于疯癫并游离状况之外的。然而偏偏这样能洞悉真相……

    精神有问题的人真的拥有独特的思考方式?

    开头普遍完毕,之后的画面就如同电影一般,不断切换各个角色的画面来快进剧情,并铺垫上一些诡异现象。比如发现走廊和房间的壁画背景都是令人不适的暗红色调,挑选房间总是听到什么异动然后猛然转头看去——又什么都没有。

    因为房间足够多,他们自然选择了一人一间。在挑选好后重回客厅汇合,有二人没有出现。

    他们进入了地下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