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有没有人和我脱团!
    画面切换,出现在通往地下室楼梯上的二人身边。

    手中打火机发出微弱光芒。

    “这里好凉。”跟随在后面,穿着短袖的黑人女性抱着肩膀说道。

    “可能是储藏室。希望这里有好东西。”走在前面的净水举起打火机,无所谓说。

    走完最后一层台阶,脚踏地面。净水举高打火机,勉强映照周围一小块范围。

    观看动画的众人迅速将这一幕与记忆中的场景结合。

    是那间地下室!

    只是此时地下室与那时有所不同。摆在中间空处的椅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木桌。

    打火机正逐渐变得烫手,净水手指往下挪了几分避开烫手部分,伸长手臂晃了一圈后走向木桌。

    他看到上面放着什么东西。

    黑人女子没有跟过去。她站在最后一阶台阶上。

    “嘿看,一个日记本。”净水惊异喊道,随即突然暗骂:“啊该死!”

    火光骤然熄灭。

    “怎么了!”黑人女子一惊。

    “火机太烫了。”净水倒吸口冷气,吹了吹打火机让它尽快冷却下来。

    死寂中,没了光亮。黑暗中心跳无比明显。

    众玩家的视线同时暗下,与此同时,诡异的背景音乐再次响起。并随时间逐渐放大,好似危险正在临近……

    嚓——

    火机被点亮。

    光亮重新笼罩。

    背影音乐突兀消失。

    净水咽了口吐沫,手心已经出现汗水:“我们回去吧,这地方感觉有点不对……”

    说完他拿起日记本,与黑人急匆匆爬上台阶回到地面。

    嘭——

    地下室的大门被关闭,黑暗死寂重新笼罩了这里。

    ……

    客厅,正打算去找二人的众人刚起身,就见他们从一侧走廊快步走来。

    “你们看我发现了什么?”净水高喊,没了之前在地下室的畏缩劲。

    毕竟外头正是明亮白天。

    “什么?”众人注意力被他吸引过去。

    “一个日记本。”净水扬了扬手上盖了一层灰尘的黑封皮日记,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将之丢到茶几:“上面可能写了什么有趣的东西,打开看看吧。”

    众人相互对视一眼,落在了留有抓痕手印的日记上。

    气氛诡异沉寂了几秒,透明桥伸手拂去日记上的灰尘。

    她正要翻开,站在沙发后方的牧苏突然探过身子,按住她手背。

    他的目光充满警告意味,凝视透明桥:“答应我,如果上面写着拉丁文、埃及字、或是什么……总之不是英文的文字,千-万-不-要-读-出-来。”

    “放心,我也不认识你说的那些文字。”透明桥觉得好笑,随意安抚了一下,将他手掌挪开。

    牧苏还不放心,又追问净水:“你们只发现了日记本?没碰过其他东西或拿走什么?比如音乐盒、古朴的盒子、诡异的面具……”

    “嘿!嘿!冷静一下好吗?”净水见他又开始犯病,连忙打断他,咬下重音:“这是现实,不是你抽嗨了后的幻想世界。。”

    “谁知道。”牧苏从口袋里拿出先前没抽玩的烟点上:“你清晰记得从小到大每一件事吗?你不觉得自己的大脑其实是被泡在缸中,眼前所有都是幻觉吗?说不定我们就是恐怖电影里的人物。现在那些电影院里的观众正破口大骂你们愚蠢作死……随便你们吧,我只希望我能死的帅气点。”

    习惯了他不着调的君莫笑无奈叹了口气:“你真的该戒掉这些东西了。”

    卡莲这时贼头鼠脑出现牧苏身后,倏然伸手穿过牧苏腋下将他叼在嘴里的烟抢走,转身便逃。

    “还给我!”牧苏连忙扑上去。

    “安静!”

    透明桥不耐烦吼了一声。

    二人登时一静,如被老师罚站般老老实实站到沙发后面,没一会儿又开始小动作不断。

    “这个是你们在地下室找到的?”透明桥朝净水扬了扬日记。

    “嗯。”

    “放在很隐蔽的地方?”

    “不……很明显。”

    透明桥微微皱眉:“警方当初没道理会放过这个不理啊……”

    “好学生,别费心思了。”一旁的闻香突然一把夺过日记,飞快翻开到第一页,大声念出。

    “1997/11/2。又失败了。灵魂太大,而躯体太小。下次试试孩子的灵魂。”

    她眉毛皱了皱,忍住内心怪异继续念下去。

    “1997/11/5。该死,那群警察又来了。庄园够大暂时糊弄过去了。但早晚会被怀疑上,要想个办法。”

    “1997/11/12。被看到了。被看到了。被看到了。我杀了他。灵魂浪费了。”

    闻香顿了一下,抬头看向周围朋友。

    他们大多面面相觑。

    “这、这是玩笑吧……”卡莲第一个被吓到。

    “这个故事听起来挺不错的。我去拿些零食。”有人没吓到。趴楼梯上耸了耸肩,跑回楼上的房间中。

    “继续。”透明桥冲闻香说。她托起下巴,面无表情猜不出心思。

    闻香已经不想继续读下去了,但看周围人都很想听下去,硬着头皮继续读出。

    声音却比一开始小了很多。

    “1997/11/13。警察又来了。他们在怀疑我。我要抓紧。”

    “1997/11/16。双胞胎!成功了。这回我成功了。是因为双胞胎吗?还是儿童的原因。接下来我会观察一段时间。”

    “这个人杀了一对双胞胎儿童?”君莫笑忍不住插话。

    “闭嘴,让闻香继续念。”

    闻香面带为难翻了一页:“2003/8/5……”

    她突然怔住不动了。

    “你怎么不说话了。”君莫笑急躁问道。

    “今天就是8月5日……”闻香怔怔抬起头,对君莫笑道。

    客厅刹那间化为死寂。

    透明桥从闻香手里拿过日记,轻吐出声:“2003/8/5。九个年轻人出现。实验重启。这次或许能成功很多。”

    一股寒意从众人脚底升起。

    无一人开口说话。

    纸张翻动的声音在静寂客厅响起,透明桥看后面是空白的,便又翻回来。手指轻轻摩挲笔记。

    “笔痕是新的。”

    她开口道。还要说些什么,楼上陡然传来尖锐叫喊!

    “啊!”

    “是心怡是我女神的喊声!”

    众人惊起。

    如果不把名字念出来这一幕还是很惊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