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错别字是萌点啊!
    其余几人没反对。推开大门跑了出去。

    幽暗庭院,几道明显的手电光四处晃动,伴随叫喊之声。

    透明桥正在灌木丛找寻,突然间一道人影出现二楼窗外大喊:“各位!卡莲也不见了!”

    楼下众人乱糟糟之际,牧苏收回身子,倚靠窗边点燃了一支烟。

    白雾缭绕间,他忽然看到门口蹲着一只老鼠。

    那只老鼠如人般直立蹲坐,正看着他。

    “嘿伙计,要来一口吗?”意识迷离的牧苏嘿笑着,将烟弹到老鼠身前。

    后者后退几步,消失于门外黑暗。

    但牧苏知道它还在那里。

    “不识好货。”牧苏撇嘴,晃悠走上前弯腰欲捡。

    “只有他一个。”一道声音钻入耳中。

    牧苏看到老鼠在张嘴说话。

    “我一定是疯了……”他嘟囔了一句。

    画面一黑,十分突兀的回到刚冲进客厅的众人身上。

    这种情况十有**代表牧苏也遭到毒手了。

    果不其然,当众人冲回房间,已经看不到牧苏的身影,只有一根即将熄灭的烟落在地上。

    “牧苏!”君莫笑大声叫喊,手电照向空无一人的走廊深处。“该死!他也不见了。”

    “我们应该报警!”趴楼梯上惊慌说道。

    事到如今终于有人做出正常人会有的反应了。

    “别犯傻了!我们自己偷跑进来,警察不会理我们的!”

    “那你就任由闻香他们失踪而不管吗!”

    余下几人在走廊争吵起来。

    “这里手机没信号,我们不可能报警成功。”透明桥在众人脸上扫过,作出决定:“我们离开这里,去附近镇子求助。”

    早已被恐慌占据的众人连行李也不顾拿,急匆匆从大门跑出,绕过喷泉来至铁门前。

    趴楼梯上伸手拉扯铁门,发现并没拽动。

    黑桃也上去帮忙,二人一齐发力,铁门纹丝不动。

    “该死!卡住了拽不开!”

    “钥匙给我,我爬过去开车撞开!”君莫笑急道。从趴楼梯上那里拿过钥匙,攀上铁门轻松跳到外面。

    在几人目光跟随下,君莫笑钻入车中。打开车内照明,将钥匙塞入钥匙孔。

    喀嚓——

    “君莫笑小心!”

    车子打火与众人惊呼混在一起。

    “什么?”君莫笑费解看向前方惊慌骚动的众人。

    他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瞳孔一缩,移动到后视镜上。

    一张带着惨白面具的人影坐在后座。

    ……

    “快跑!”

    亲眼见君莫笑挣扎着被拖进树林,余下五人惊恐万分,高喊着跑回别墅,将大门死死关闭抵住

    混乱光线中,剧烈喘息大厅回荡。

    透明桥是这些人中唯一还保持镇定的。她想出办法:“躲起来,等到白天。”

    “躲哪里。”

    “地下室。”

    一行人小心避开会暴露位置的窗户,蹑手蹑脚钻入地下室。

    走在最后的人小心翼翼将门关闭。

    地下室,沉重呼吸中,透明桥对众人道:“关上手电吧。”

    啪——

    周围重回死寂。

    呼吸声随之消失。

    过场动画到此结束。众人重新变回众蛆。

    阴暗的地下室,火烛微晃,人影的影子随之细微抖动。

    “新的身体,新的生活,是否让你们感到兴奋。”

    黑衣人再次开口。

    牧苏想了半天,也没能想起他上一句说的啥。

    卡莲突然从后扑到牧苏身上:“我感觉更喜欢你啦!”

    没管黑衣人,也没管又闹起来的牧苏卡莲,透明桥重新打量地下室,并着重在他们最后躲藏的角落看上一眼。

    那里堆放杂物,没有什么异样。

    她目光逐渐移开,落到木凳下方那两只老鼠身上时,微微一顿。

    它们就和之前看到的一样,直立起身,通红眼珠盯着他们。

    透明桥忽然想到这两只老鼠的里面是一对双胞胎儿童的灵魂。并且它们已经做了六年老鼠。

    或许它们作为人的时间还没成为老鼠的时间长。

    收回目光,透明桥重新望向黑衣人。

    “我很感谢你们。你们让我的实验接近成熟。虽然发生一些意外,有四个永远离开了我们,但咳咳咳咳……”

    黑衣人佝偻起身子,发出如拉风箱般的剧烈咳嗽。

    地下室中,黑衣人的嘶哑咳嗽声回荡着,持续了两三分钟。

    可以判断他的身体已经差到了一定程度。

    这让透明桥暗中猜测,难道他进行实验是为了给自己的灵魂重新找一具身体吗?

    “你们……是幸运的。”撕心裂肺的咳嗽之后,黑衣人喘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又缓缓开口。“你们可以完整体验了其他生物的一生,比如……飞!”

    似乎最后一个字过于激动,他又开始低头咳嗽起来。

    牧苏被他咳的心烦,跑去找那两只老鼠谈心去了。

    这回他缓了格外的久,静静一动不动。就在众蛆以为他死了过去后,低下的头颅忽然一抬。

    “我知道……你们能听懂。也知道你们或许对我怨恨,愤怒……但这是必须的。你们是伟大学术的奠基石。是你们证实灵魂是真正存在,呼……呼……”

    众蛆冷眼旁观。

    “我不会再对你们做什么了,放心吧。只是你们需要配合我。配合我对你们展开观察。”

    这算是好消息,说明他们暂时不用担忧副本失败。

    但如之前所说,他们只是蛆虫,什么也做不了的存在。

    接下来发生的事发生的如电光火石般突然。

    直立一旁的老鼠突然蹿起,猝不及防将众蛆咬在口中,转身沿楼梯飞逃。

    另一只则同时扑到黑衣人身上撕咬!

    短暂惊愕,初以为自己被吞的众蛆在几秒后发现自己仍还活着,并被老鼠含在嘴里。

    君莫笑第一时间怒视向牧苏。

    “你做了什么?!”

    之前牧苏一直用一种飞快难以听清的语速对两只老鼠进行骚扰。他第一时间想到牧苏一定惹怒了它们。

    “没啥,它们不是爱吃东西吗,我就报了段菜名。”

    “caiming……?”透明桥不知道那两个是什么字,蹩脚重复了一下这个词语。

    “我挺想给你们念一段的,但是会被骂水字数,所以你们就永远带着这份好奇踏入坟墓吧哈哈哈哈哈哈。”

    牧苏怀着满满恶意大笑着,并且一笑就停不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