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难道不觉得每发现一个错字,我就可爱了一分?
    “你确定这样真的可以吗?”闻香情不自禁问出一句。

    “起码它还没把我们吞下去。”牧苏猖狂大笑背景中,透明桥替他回答,又将自己问题问出:“它会带我们去哪。”

    “我哪知道哈哈哈哈哈哈。”

    众蛆无语。深处老鼠口中处于黑暗的他们只感受到身下颠簸。

    笑了一会儿觉得无聊的牧苏终于闭上嘴巴。

    漫无目的被老鼠带走总归不是办法。黑衣人不清楚能被拖住多久。

    透明桥细想一番,有了想法:“主线任务是找回身体,它们会不会知道什么?比如我们的身体位置。”

    它们指的是老鼠。

    牧苏心想有道理,大喊一声:“带我们找到身体!”

    走廊飞窜的老鼠身形一转,沿楼梯往上攀爬。

    他们不知身处何处,也不知将被带到哪里。直到半分钟后,众蛆被老鼠张嘴吐出。

    回到外界的透明桥第一时间打量周遭。

    这是一间宛若停尸间的房间。无窗,厚重铁门。

    惨白灯光头顶倾洒。因太过刺眼而无法分辨光源是何物。

    房间没有任何装饰。一排单床靠墙间距摆放,二十张床只有九张是空的。另外十一张……触目惊心平躺一共十一具尸体。

    嗯?

    透明桥轻咦,怎么多出两具。

    角度问题,他们并不能看到床上身影样貌。只能勉强依靠轮廓分辨是谁。

    重新扫量一圈,透明桥在最角落看到两具一模一样,身形幼小的儿童尸体。

    那是……

    透明桥恍然,下意识看向站立一旁的老鼠。

    它似乎对自己的尸体无动于衷。

    可能漫长的老鼠生涯已经让它忘记了一些事。

    进食(完成)

    回到地面(完成)

    找到身体(完成)

    回归(进行中)

    发现尸体的一刻,主线任务响起。

    透明桥收回无用的怜悯和对尸体为何至今没腐烂的好奇,分析这一步的主线任务是什么。

    她猜测有可能就是字面意思。让自己回归身体。

    怎么回归……

    一道念头突兀脑海掠过,被透明桥捕捉。她不由脱口而出:“找到那本日记!上面一定有让我们回归身体的办法!”

    老鼠不为所动,血红眼珠看向牧苏。

    “愣着干嘛,快去,还想不想吃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了!”

    这回众蛆终于得以听清牧苏说了什么。

    这就是报菜名???

    有用???

    他们心里激烈吐槽。

    事实证明有用,牧苏话一落下,老鼠转身从墙角一处鼠洞钻了出去。

    他们就是从那里被带进来的。

    之后,众蛆被迫开始焦急担忧并且枯燥的等待。

    除了牧苏卡莲以外的三蛆趴在地上,心提起来,细细聆听动静。唯恐会有脚步声传出。

    噩梦梦境已经进展到这一程度,不容失败。比起已经通关噩梦并且有了称号可以出门浪的牧苏,他们更迫切通关。

    格外漫长的两分钟过去。一抹黑影出现鼠洞之外。它叼着一本黑色封皮日记,正往洞里拖动。

    日记被拽到众蛆身前。透明桥命令老鼠将它们放到它的头顶。这回不需要牧苏诱惑,老鼠主动将众蛆抓起放在头上。并按照她的吩咐翻开日记。

    “我们要快些,黑衣人一定猜到我们在哪了。”

    快速跳过在过场动画看过的内容,日记翻到崭新一页。

    再往后日记是空白的。

    并没有有用的信息。

    透明桥眉头紧蹙。

    难道猜错了……日记并不是通关关键?

    还是因为走了捷径所以日记上的线索来不及出现。

    透明桥原本推测中,通关关键会在黑衣人“观察”他们的那一段时间出现,并被写在日记上。

    趴在老鼠头顶的闻香低头问它:“你知道怎么让我们回到身体吗?”

    后者一动不动。

    可能听不懂,也可能不知道。

    嗒嗒——

    突如其来的脚步声让众蛆僵住,头颅转向铁门外。

    脚步声逐渐清晰。

    众蛆下意识屏住呼吸,死死凝视铁门。

    脚步声出现门外,停顿数秒。无比漫长的数秒。

    脚步声再次响起,并逐渐远去。

    牧苏这时候充满恶意嘿笑一声:“一般这种躲在藏身处,猎手从外面经过的情节,百分百会杀个回马枪。”

    他的乌鸦嘴灵验了。

    脚步消失,他们以为相安无事,牧苏猜错时,一张惨白面具倏然歪斜出现鼠洞,漆黑眼仁转动看向他们。

    被发现了!

    身下老鼠直立日记前,如麻木般一动不动。

    黑衣人已经在开铁门。

    其余玩家乱作一团。

    一定有办法的。不可能因为走捷径而陷入死局。一定有办法……

    透明桥心中劝自己保持冷静,将所有得到线索不断重组拆开,试图拼凑出答案。

    然而一无所获。她擅长的是捕捉细节并记忆,直到线索足够多后将之串联一起。而非急智。

    “放心,他不会弄死我们。”其他蛆都在慌乱,牧苏倒是一副心大的很的模样。

    “你说什么?”思绪紊乱的透明桥脑袋突然感觉所有线索消失了,看向牧苏。

    牧苏老实重复一遍:“我说:“愣着干嘛,快去,还想不想吃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

    透明桥被他气得噗嗤笑了出声,轻咳打断他:“我是说刚才那句!”

    “那你不说具体一点……”牧苏嘟囔了一句,在透明桥催促下说出:“放心,他不会弄死我们。”

    是了!

    黑衣人在避免我们死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