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书评区有个奇怪的盖楼贴……算了不管他,给我榨干他!
    “天啦噜。”牧苏嘟囔一句,拉开柜门迈步钻入进去。

    就好像通过一扇门,牧苏迈步从另一边衣柜走出。

    他就像所有第一次通过的人一样,好奇回头看了眼,还拿手摸了摸粗糙的柜身。

    “它的魅力比我还大吗。”卡莲见缝插针,一旁哀怨诉说。

    牧苏装没听见。

    他最后一个被召唤来,本就不大的小屋挤了五人,卡莲还在一个劲往身上蹭。

    透明桥的小屋,乃至这一个望海崖都与牧苏那边有细微不同。窗户外的不是闹哄哄空地,而是一片嶙峋怪石与黝黑浪潮。它正对望海崖外。海浪声日夜响彻,清晰无比。

    在这里久睡一定会精神衰弱的。

    天色比以往阴沉,天快黑了。

    墙角的单人床远离窗户,小屋似乎是被清理过。垃圾被堆到门边一角。

    牧苏来后人便齐了。趁离浓雾到来还有些时间,众人来到位于南侧的沙滩,在一处偏僻处围坐下来。

    狭小的小屋实在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

    “快发一下你的称号。”

    刚一坐下,闻香就迫不及待去问透明桥。

    透明桥点头,将称号亮了出来。

    “牧苏你呢?”亮出称号透明桥去问牧苏。

    “我没有新称号。”牧苏手撑着脑袋侧躺沙滩上,用脚背蹭了蹭小腿。瞪了眼要扑过来的卡莲。

    闻香揉了揉神情可怜巴巴的卡莲头发,去问透明桥:“那么快说一下上个梦境到底怎么回事吧。”

    透明桥抓了把沙砾,任由其从指缝滑落后拍掉手上沙子,想了想说:“这个梦境在有意营造一种恐怖电影风格。或者也可以说这个副本就是部电影。”

    “九个青年相约去一栋曾有凶杀案,荒废十几年的林间庄园探险。发现一本充满神秘色彩的日记本。上面记述了一名……科学怪人的实验。然后像几百年都没什么变化的恐怖电影剧情一样,他们完全没放在心上,并忽略掉不时出现的诡异现象,直到太阳落山,凶手开始动手。陆续将他们捉住并进行了某种实验,把他们变成蛆并塞进苍蝇的肚子,或者塞进肚子后才变成蛆——也可能是其他可能。”

    “不过总之,那只苍蝇意外逃走了,并在马桶里将变成蛆的九个青年生下。而之后就是我们需要做的了。我们决定了剧情最后的走向。”

    “在被抓住后发生了一些插曲……”说到这里她着重看了打哈欠的牧苏一眼,继续道:“使我们无人伤亡并达成了一个相对完美的结局。主线任务奖励的五颗牙齿很可能就是根据我们幸存人数发放的。如果九人都存活最后,应该会给九颗牙齿。”

    “那个系统提示……又是怎么回事?”

    透明桥简略讲了一遍整体并没有完全解除闻香和君莫笑的疑惑。

    “系统提示声音与黑衣人的声音一样,但不可能巧合到数次与主线任务一起响起吧?”

    “这个就是系统挖的陷阱了。”透明桥叹了口气,又想起了那不愿意回忆的经历:“关于这一点我已经有经验了。上一次噩梦难度比这更甚。这次稍好一些,系统只是有意混淆我们的视听。”

    透明桥说的很含糊,闻香勉强听懂,疑惑问:“你的意思是……主线任务是有意和黑衣人声音混在一起的,让我们误以为这是系统提示增加游戏难度?”

    透明桥点头:“所以这一次更新增加系统权威和删除部分随机副本的行为,恐怕就是为了避免这种事发生。”

    目睹透明桥全程推理的牧苏心想。

    这孩子……或许能骗去事务所当苦力。

    闻香认同点头:“连系统的话都不能完全相信,那游戏体验就太糟糕了。”

    “我觉得带上牧苏……才是糟糕的游戏体验吧……”君莫笑偷偷撇了眼牧苏。虽然这么说可能遭到报复性的打击但他仍不吐不快:

    谁又能想到牧苏会突然策反了两只老鼠。不然按照正常剧情,副本起码还需要持续一段时间。

    牧苏这时坐了起来。

    牧苏的突然坐起让君莫笑心中一惊,暗骂自己招惹这祸害干嘛。

    不过抢在牧苏说话前,透明桥一双眸子忽然盯紧牧苏的死鱼眼:“你其实早发现了吧?”

    “啊?发现什么?”那双死鱼眼带上茫然。

    “你早就发现系统提示是伪造的这点,所以一直在避免黑衣人找到我们。比如故意脱离黑车。但我们阻碍了你的计划,或者说我们导致你的计划没有认真实施。”

    这个话题实在惊人,以至于其他三人纷纷惊讶看去。

    “所以——你认为我装疯卖傻的表象下,隐藏着细腻的本质?”那双死鱼眼渐渐恢复如初,黑眸染着古井无波,注视同样平静的透明桥。

    透明桥没有说话,表示默认。

    “哼,果然被发现了吗……”牧苏冷哼一声,中指推了推鼻梁并不存在的眼镜,黑眸深邃。“凡人的智慧啊,我以为你们能早些发现的。”

    “……”透明桥眼神不再如最初那么坚定。如果牧苏矢口否认,透明桥充分怀疑他在故意装疯卖傻。但他这般犯病似的承认……她反而怀疑自己的思路是否正确了。

    就在这时,牧苏身子忽然一震。

    “石岐来了。我先溜了,不能被发现在玩游戏,我要在她面前树立我威严满满的形象。”他匆匆说着站起身。

    “别回柜子。更新后还要继续的。”透明桥嘱咐一句。

    “知道啦。”牧苏头也不回应答,跑回崖上小屋下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