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名侦探推理开始!
    “开始摄像吧。”尤金温润一笑,毫不在意地放下手掌对身后的人说道。

    一名工作人员点头,将蜻蜓型摄像机激活。只见其光芒流转,随即与背景混为一体。

    它会先行进入,拍摄众人进入时的画面。

    在两台摄像机启动后,尤金几分歉意对石岐说:“还需要麻烦你再重复一遍刚才的话。我们需要拍摄这一段画面。大纲你应该看过,没有剧本,所以按照平时那样就好。注意不要看摄像头。”

    两名摄像师后退,将委托人与警官、助手纳入画面。

    拍摄开始。

    ……

    “菲尔德先生,就是这里了。”尤金警官眉头紧锁,对身后微胖发福的中年男人说。

    “请进。”

    石岐开口,言简意赅。

    二人跟随石岐上楼,穿过一条长廊,来到紧闭的房门前。

    叩叩叩——

    石岐轻轻敲动。

    “进。”低沉声线穿透房门。

    石岐轻轻推开门,束手立于一旁。

    门后空间浮现众人眼前。

    窗外斜照的晨光穿透缭绕的雾气,化为光束,如圣光倾洒周身,为那道椅子上的人影镀上几许朦胧。

    那双深邃有如深渊的黑眸似乎可以穿透一切。

    尤金十分有职业素养上前一步,主动迈入事务所。菲尔德后知后觉惊醒,脸上肥肉一颤,跟着迈入事务所。

    尤金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您是牧苏侦探吧。我是瓦伦坦警局的警……”

    “你们发来的资料我已经看过了。”桌后人影低声打断尤金警官,深邃目光转向菲尔德:“你是委托人吗?”

    菲尔德正欲开口,尤金插话。

    “严格来说委托人是我们警方。”他说。“我们在调查一起凶杀案时遇上一些难题,所以来向事务所求助。菲尔德先生是被害者的亲人。”

    话落他往一旁站了站,将话语权交由菲尔德。

    菲尔德畏畏缩缩开口:“您好,我遇上了一些事。今晨回家的时候,我看到我的妻子……倒在浴室门边,后心那里插着一柄匕首……血、到处都是血!”

    他情绪不太稳定,浑身剧烈颤抖着。

    尤金按住菲尔德肩膀帮他冷静下来,并接过话茬:“受害者是在方便完之后从卫生间出来时遇害。我们在之后调取了周边监控与受害人视界,一无所获。并且凶手在现场留下了排泄物。说明他动手时游刃有余。”

    “这世上不存在毫无痕迹的作案。”椅后那道人影站起,从圣光中走出,如坠落于凡间的谪仙。

    高大而挺拔的身形犹如一尊石雕,纯白衬衫贴身包裹出那窄腰宽肩,结实均匀的肌肉。黑色西装裤勾勒出一双修长双腿。坚定而沉稳带着节奏踏在地毯,也踏在众人心尖。

    人影更近了一些,看清那双眼眸的众人猛然撞进了一片无边无际的深渊之中,深邃而广袤。那挥散不去的睿智与迷离犹如深渊的低语一般,充斥着致命吸引力。

    他宛如竹节的袖长手掌微微平伸,示意他们坐下。并率先坐在他们对面。

    沙发欢呼着将他宽阔背脊包围,修长双腿叠在一起,让众人心头猛跳的幽深目光环视一圈,唇角勾起弧度,对拘谨坐到对面的菲尔德微微开口。

    “找我们事务所你还真是瞎了眼啊。”

    “……?”两名拍摄的工作人员相互对视一眼。

    一句话,先前铺垫的气氛瞬间破坏无疑。

    没听清的菲尔德下意识谦虚一声:“您客气了,我们是慕名……啊?”

    牧苏连忙补救:“啊我的意思是,你真是不长眼呃……没长眼……睁眼瞎……”

    想了几个词都不对劲,牧苏求助似的望向一旁石岐。

    “他的意思是您慧眼识珠。”石岐冷冰冰的解围。

    “对对!”牧苏一拍手掌,将桌上半杯水推向菲尔德:“请喝。”

    尤金这时开口插话:“牧苏先生,我们已经将现场保护起来。请您尽快去现场协助我们警方。”

    “这样啊……”牧苏沉吟一声,望向石岐:“那么我们出发吧。”

    ……

    瓦伦坦大街·别墅区178号。

    大门外被围上了警戒线。警用飞行器停在一旁,其中无人。

    牧苏抬腿迈过警戒线,走到大门前伸手推动,后者纹丝不动。

    他又用了几分力,依旧没有推开。

    “门被锁上了?”他轻咦一声。

    牧苏黑眸渐渐眯起,意识事情绝非这么简单。

    ……

    闪烁红蓝光芒的警用飞行器停在一旁。警戒线围住门口,无人看管。

    牧苏目光审视扫视一圈,长街空旷,竟无一人。

    他眉头微微蹙起,贴上大门,细心聆听。

    半晌后离开,眉头蹙的更深。

    他没听到声响。这意味无论墙内亦或墙外都没有人……

    警察哪去了?

    牧苏快步走到飞行器前,透过舷窗望向内部。

    杯中咖啡升腾热气,似乎刚沏泡不久。咖啡需趁热引用,说明车内人员走的匆忙……

    紧蹙眉毛下的深邃眼眸掠过几抹恍然。

    “难道说……”

    “你在外面警戒,注意安全。我去里面看看。”牧苏轻道,解开黑色西装衣扣,挽起袖子,在石岐欲言又止中攀上别墅外墙。

    强劲臂弯撑住全身重量,脚下一蹬,牧苏身形灵巧翻上两米高的外墙。

    锐利双眸扫视一圈园内,随即纵身一跃落入草坪中,双腿弯曲卸去力道。

    他并未立刻起身,而是全身紧绷,留意周围响动。

    咯噔——

    身侧传来声响,牧苏瞳孔骤缩,倏然望去。

    石岐从敞开的大门走进来。

    “诶?”牧苏呆愣着站起。“你怎么进来的……”

    “拉开门走进来的。”石岐说着,冷漠穿过前院进入别墅内。

    牧苏悻悻跟了上去。

    凶杀现场是在二楼卧房。石岐在前牧苏在后,二人上到二楼,一眼便看见敞开房门上勾勒出的人形白线与散落各处的血迹。

    这里依旧没有人,甚至连尸体也没有。

    尸体不见了。

    牧苏神情一凛,快步走到近前蹲下,探手在白线内轻轻摩挲,站起身沉声道:“给我追,尸体一定还没跑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