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红与黑的碰撞
    “喂你好是特朗斯飞艇吗?我的老板想表演高空坠落。嗯对,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牧苏撇嘴,十分自然地转移话题问:“尤金他们还没到吗?”

    从事务所出来后,警方和牧苏两边便分头行动。

    按照大纲,这里会分为两条故事线。菲尔德会在那边诉说一些隐情,并猜测有嫌疑的人。而这边则会对凶案现场进行调查,经过剪切后成为交叉蒙太奇。

    那边留有一台摄像机便足够了。另一台摄像机和蜻蜓型摄像机负责跟拍。

    就比如一直跟拍,目睹方才全程的工作人员。他正跟随完全没打算听石岐回答的牧苏钻入浴室。然后用摄像机和眼睛同时注视着牧苏伸出食指,缓慢向马桶内排泄物伸去……

    工作人员欲言又止,想告诉他那不是道具,是真的屎。

    “如果那么做就请您以后不要再回事务所了。”外面卧房的石岐冷冰冰说。

    牧苏当然没丧心病狂到那种“看到路边一坨东西像屎,拿手蘸着尝了尝真的是屎!”的程度。他这么做完全为了引诱石岐对这番行为吐槽。

    计划成功,他也不必恶心自己了,收回手面对镜头斩钉截铁道:“这是男人拉的。”

    尤金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您是如何看出的。”

    他与菲尔德和两名扮演警察的新演员刚刚赶到,正巧听到了牧苏恶心人的发现声明。

    他这么问也说不清自己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想法。

    牧苏口沫横飞高喊着:“女人的屎都是草莓味的,你当我不知道吗!”

    没人理他,因为不知道如何回答。

    “请问尸体哪去了。”比起不靠谱的牧苏,石岐提出一项颇为专业的质疑。

    尤金看了一眼身旁的菲尔德说:“菲尔德先生与他的妻子感情非常好,看到尸体他一直会精神崩溃大喊大叫,所以我们警方进行全面记录后暂且将尸体运送走。如果牧苏侦探需要记录的话我们可以提供。”

    “需要。”石岐回复的很简短。

    尤金点点头,让身后手下去楼下取来一叠纸质资料递给石岐。

    正常情况通过视界就可传输,但这种形式主义是必须的。否则观众只会看到两名演员相互傻站一会儿,然后一人说发过去了,另一人回收到了。

    毫无氛围可言。

    石岐阅读资料期间,牧苏假模假样摇头晃脑装作在找线索,实际是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闲。

    哗啦——

    石岐合上资料递还给尤金,眼眸一一在警方调查过的地方扫过。

    “啊,石岐酱的眼神犀利起来了!这是她灵感泉涌的表现。”

    牧苏跟个捧哏似得一旁惊呼。

    不管自己的没用老板,石岐提出几点质疑:“受害人死亡时没有挣扎痕迹,这表明三点:事发突然;凶手是她熟悉之人;凶手在杀害受害人后对其进行一些微调让其看上去很正常。”

    尤金将石岐的质疑一一驳回:“主体死亡后视界仍会保持运转1~2周时间。我们调查的结果是受害人失去生命特征前后没有任何人影,卧房只有她一人。并且被害后也没有出现挪动现象。”

    石岐薄唇紧抿,冷眼回视尤金:“既然这样,那么只剩两种可能:有某种特殊团体与菲尔德先生的妻子有仇并用一种价格高昂手段杀害了她。”

    她看向菲尔德:“您认为谁会下如此大手笔对您妻子下手。”

    菲尔德愣愣摇头。这个情节剧本里可没写啊。没写……就是没有吧……?

    “那么这点我们暂且排除。还剩下一点就是……你们警方在刻意隐瞒什么。”

    “你这是什么意思。”尤金皱眉沉声,有明显的表演痕迹。

    倒是他身后两名警察隐隐带上几分怒意。

    石岐冷眸微不可查在二人面庞扫过。

    似乎是真的警察?

    她平静开口:“只是推测罢了。”

    牧苏挑起左眉看着尤金,又缓慢挑起右眉看了看石岐。

    这俩人……怎么有点针锋相对的意思。

    “咳哼……”牧苏故意咳嗽吸引来注意力,摆出一副架子对尤金等人道:“你们暂且出去吧。我通灵受害者亡魂问问她。”

    “通、通灵?”菲尔德说得磕磕绊绊。

    牧苏斜眼:“没看我这事务所带着灵异二字吗。”

    “可是又没人……”死字将脱口而出时,菲尔德连忙捂住嘴巴,瞪大的眼睛转了转。

    牧苏提出要求,尤金等人相继离开卧房,并顺手关上房门。只留下一位拍摄的工作人员以及不知道在哪飘着的蜻蜓型摄像机。

    “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目送尤金等人离开后,牧苏沉声开口。

    “可您到现在为止一件正事也没办。”

    不是讽刺,石岐只是在平静地阐述一个事实。

    牧苏假装没听到,继续故作沉声说:“凶手就是……尤金!”

    一旁拍摄的工作人员手上一抖。

    “他是警察。”

    “对哦……”牧苏挠了挠头,居然忘了这一点。

    “那凶手是菲尔德!”

    “所以您是随机抽选一人指认为凶手吗?”

    “嘿嘿嘿……”牧苏没有正面回答,只是阴测测的笑了几声。

    工作人员忽然浑身有些发冷。

    ……

    “尤金警官,麻烦你进来一下。”

    在外等候不久,门内传来牧苏呼唤声。

    尤金推门而入,便见牧苏站在门边,堆起假笑热情替他关上门。

    心中虽然疑惑,但他没有怀疑牧苏的必要,便背对他走入卧室。

    牧苏这时陡然露出獠牙,阴笑着竖起手刀砍在尤金后颈。

    尤金一个踉跄,回头怔怔道:“什么……?”

    “什么?”牧苏愕然看着手掌,见尤金正看自己,连忙指向窗外:“有飞碟!”

    尤金下意识转头,牧苏原地挑起,带动全身重量一手刀砍下!

    嘭——

    一声闷响,一声轻哼,尤金腿弯一曲,将将站直。

    “牧苏先生您……?”他望向牧苏目光满是不解。

    “电影里果然是骗人的。”牧苏暗骂一声,对石岐喊道:“愣着干嘛,把他打晕!”

    尤金目光一凝,如毒蛇般阴冷扫视向还未动的石岐。

    他对牧苏客气,不代表会对这家伙忍让。

    嘭——

    牧苏跟个熊孩子似得,趁机又跳起来给他一个手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