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名侦探牧苏侦破案件!
    尤金吃痛回头,见牧苏抬手还欲打,情急中一把握住牧苏手腕。

    牧苏挣扎几下,见挣脱不开,色厉内茬大嚷:“干、干什么!”

    一道幽影从尤金身后浮现,修长玉指并起在其侧颈轻敲。

    扑通——

    尤金失去意识,跌倒在地发出响动。

    瞅着石岐手掌束刀,意犹未尽的模样,牧苏莫名打了个寒颤。

    自己不会激活了石岐什么奇怪的癖好了吧……

    他情不自禁脑补出一副画面。

    自己双手双脚被绑缚床上,石岐一身黑色紧身皮衣,修长双腿抵着高跟,冷漠一甩长鞭,红唇轻启:“你这只下贱的公狗。”

    感觉……似乎还不错……?

    “所以现在要做什么。”

    石岐的问询将牧苏从臆想拖回。他啊了一声,然后如梦方醒的将昏迷的尤金拖到沙发处放下,然后如人偶般摆弄起来。

    工作人员手足无措的跟拍着,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不过既然负责人临死啊不,临昏迷也没有喊cut,那么拍摄应该要继续下去吧……

    为尤金摆好姿势,牧苏示意石岐站到沙发旁,自己一个翻身跃到沙发背部,试音般咳了几声,后用一种与尤金声线相似的低沉嗓音道:“让他们进来吧。”

    门外,听到卧房突然爆发响动,又紧接消失的菲尔德等人正感到疑惑,就听呼唤声传来。

    菲尔德与两名警察推门而入。便见到尤金警官坐在沙发前,头深埋着看不到面孔。

    他低沉的声音在卧房回荡。

    “菲尔德先生。或者也可以叫你……凶手先生。”

    “什、什么?”菲尔德脸上肥肉一颤,神色惊慌。

    沙发上的尤金一动不动,唯有胸膛在微微起伏着:“我很费解。你与你妻子的感情那么好,为什么你会想要杀掉她。”

    “尤金警官,我不懂您的意思……”

    也不知菲尔德是从哪找来的演员,短短两句话就已经冒出冷汗。

    “好,既然你不说的话我也不能逼你。把他带回警局查证吧。”

    两名守在门口的警察点头,一左一右走到菲尔德身边便欲将之带走。

    “等一下!”菲尔德忽然大喊一声。

    他嘴唇喏喏,剧烈喘息,肥肉堆积的脸庞带着挣扎与犹豫。最终他好似下定决心,抬起头,吐出一口浊气。

    “没错……是我做的……是我请人杀了……我的妻子。”

    卧房一片死寂。

    菲尔德脸庞的悔恨与快意夹杂一起,勾勒出一种复杂的表情。

    脸颊微微颤抖着,他低下头,缓慢诉说:“我和她相识是在十五年前——”

    “好了不用说了。”牧苏突然从沙发后站出,扯掉衣领处用纸捏出的蝴蝶结。“还愣着干嘛,把他带走啊。”

    “诶?”菲尔德小眼睛带上惊愕:“不、不用说了?”

    “你以为拍电影啊,确认凶手后还让凶手述说一下前因后果。这种事你交代给警察就行了。”牧苏挥挥手,一副不耐烦模样。

    “可、可是……”菲尔德看向沙发上低垂脑袋的尤金,想说这和剧本上写的不一样啊。

    尤金自然不会回复他。而以为尤金默许的两名警察押住不甘的菲尔德,转身下楼。

    “等等。”牧苏叫住一人,绕过沙发来到正面,轻轻一推低头的尤金。

    他向一侧倒下,扑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把你们长官也带走吧。”牧苏对诧异的警察说道:“可能昨天熬夜了没休息好。刚才说完就睡着了。”

    “是……是这样么。”警员恍然,上前扶起昏迷不醒的尤金。

    完全不是啊!是这些人把他打晕了啊!

    目睹全程的工作人员内心疯狂大叫。却只能任由警察将尤金带走。

    负责人离开,工作人员则和不明所以的同伴硬着头皮继续拍摄牧苏正脸画面。

    反正他只负责拍摄,大不了都录下来交给后期头疼去。

    “您是怎么看出他是凶手的。”石岐问向坐到沙发上的牧苏。

    “排除法。”牧苏双腿交叠,神秘一笑。

    “主要角色只有你我,尤金,菲尔德四人。你我不是,尤金是警察,那凶手只能是菲尔德了。”

    原来还可以这样吗!工作人员恍然大悟,紧接心中吐槽。但是这样真的好吗!这不是推理,这是钻漏洞吧!

    牧苏利索起身,目光深邃,带着一抹弧度笑容缓慢走向镜头。

    略带磁性的声线响起:“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打晕尤金。猜对了我们破案。猜错了,尤金背锅。”

    砰——

    离得太近,撞到镜头的牧苏捂着脑门后仰。

    “你离我那么近干嘛!”

    ……

    尤金醒来时,牧苏与石岐已经回到事务所。而他被送回频道总部。

    台长室。

    他揉着似乎已经泛青的后颈从靠椅坐起。

    落地窗被调节为墨色,房间很昏暗。这也是为什么早该醒来的他又多躺了半个小时。

    “你不该和他接触的。”

    死寂房间响起平和嗓音。

    尤金眼眸微凝,望向声音发出的地方。

    办公桌后,一道人影坐在椅子上,椅背对他。

    警惕化开,尤金吐出口气:“那些铁家伙已经开始调查他了,我担心被他们抢先。”

    “我们和它们不同,也和它们没有利益冲突。”

    “我们需要他的帮助,也只有一次机会。”

    椅后身影说了两段话。

    尤金沉默。

    “怎么样?”

    他又问。

    尤金想了想:“那家伙……很厉害。”

    “你怀疑他装傻?”

    “我不知道。但他好像知道一切,知道那个女人和我的身份。”

    “很正常,毕竟是那个组织的守墓人。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不要妄动,安心等待。”

    尤金欲言又止。

    “你似乎还有疑问?”转椅微微晃动,展露人影的侧颜轮廓。

    他依然望着窗外。

    “我……无法理解他的举动。”

    “比如?”

    “他似乎什么都不打算做,又似乎什么都有兴趣。玩游戏,参加节目,创建事务所……毫无目的,毫无头绪。”

    那道人影的目光转向了他。

    “如果你出现在四百年后,物是人非,你会想什么?”

    尤金摇头:“我不知道……”

    “他也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