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炽神还是灼神来着……?总之,他归来了.
    “啊好无聊啊……”

    牧苏趴在茶几上,也不顾得什么威严了。

    处理密室杀人事件看似漫长,实则不过一个上午。二人回来时太阳还没滑到正上方。

    游戏更新结束要到下午6点。

    一直以来吃了睡,睡了玩,玩了睡,睡了吃的忙碌生活让他很难有空闲时间。

    如今难得的体验到了。

    不出一会儿,无聊的牧苏将主意打在石岐身上。

    她仍然坐姿笔直,操控全息屏忙碌牧苏看不懂的事务。

    “石岐娘娘,你平时工作时间是几点啊?”牧苏脑袋歪斜,问已经来上班三天的石岐。

    “日升之后,日落之前。”

    “哦。”牧苏老实应了一声,转回脑袋,想了想又问:“休息呢?”

    “日落之后,日升之前。”

    言下之意就是没有休息日。

    “你老板太过分了!”牧苏一拍桌子,引得全息屏荡起涟漪。

    发作后他又悻悻趴下,他想起来自己就是老板。

    “你住哪里呀。”没过一会儿,闲不下来的牧苏又问。

    “郊外。”

    牧苏挠了挠嘴角,有点腼腆问:“你有男朋友吗?”

    “没有。”

    “你看我像你男朋友吗?”

    石岐素手一顿,居然真的侧头看了牧苏一眼。

    牧苏怀揣不安期盼与她对视。

    “您先喝水吧。”

    石岐微微偏开视线,似害羞般不敢去看牧苏,玉指拿起水杯递与牧苏。

    直接展开攻势果然对三无属性效果拔群啊!

    牧苏神情振奋接过水杯,正当将水杯递到嘴边时他忽然轻咦一声。

    牧苏黑眸渐渐眯起,意识事情绝非这么简单。

    ……

    杯中水微荡,一如他的心情。

    波澜渐起,目光微不可查在石岐淡漠眼眸一扫而过。

    向来性情冷淡的她会递水这件事本就令人疑惑,先前又发生两次喝水导致自己昏睡。

    他自然会怀疑石岐。

    这其中……是否有什么隐情。

    她图谋什么?

    为事务所?如今事务所上下全交由她管理,自然不会因此。

    为自己?想至此处,牧苏流露几许苦笑。要这样哪还用得上迷晕自己。

    他重新将目光移到杯中。

    杯中清水已经渐渐恢复平静,仅有半满。杯底隐约有一些细小碎末。

    难道这水是……

    牧苏恍然,陡然想起石岐最初来时,自己要迷晕她的举措。

    心念至此,牧苏心中有了判断,问向石岐:“这是我昨天给你的那杯水吗?”

    “不是。”

    牧苏这才放下心,咕咚喝下去一大口。

    “是你前天给我的那杯。”就听石岐补充了一句。

    “干什么呀这是。”

    只来得及放下水杯抱怨一句,牧苏双眼一翻,昏睡倒在沙发上。

    ……

    望海崖,透明桥等五人聚在小屋中。

    没错,是五人。炽神也在。

    作为第一个副本遇到的玩家,闻香自然向所有人发送了好友请求,并在之后与炽神进行了两次副本。

    不过他与透明桥和卡莲碰面是头一次。

    壮如熊的他盘坐在不碍事的角落。

    窗外泛起蒙蒙亮,浓雾还未散去,但已经不远。

    透明桥熄了油灯,小屋骤暗几分,冷清晨雾取代先前昏黄灯光。

    几人依然守在屋里,现在还不是出去的时候。

    “窗户不是正对空地真是遗憾。”君莫笑讲着,牧苏不在时他话很多。但当牧苏出现,为了保护自己,君莫笑需要将自己的存在感降低。

    不说话、不做多余的事、不靠近牧苏。

    “还好吧。”坐在床上的透明桥说,抬手拍了拍身后木墙。“起码听不到外面吵闹声了。”

    叩——叩——

    两道缓慢而沉重的敲击声透过木板传入小屋。

    坐她身边的闻香猛地弹起,惊魂未定与其他几人对视一眼,看向墙壁。

    “那些东西进不来的。”透明桥安慰有些紧张的四人。

    “雾里面有什么?”没好意思坐到床上的君莫笑蹲坐餐桌旁,小屋被透明桥打扫过很多次所以不是很脏。

    “什么都有。”透明桥说了一句在场四人没太明白的话。

    “你们应该知道黑山科技为了保持神秘,屏蔽了官网上有关主世界的所有讨论,同时禁止游戏自动拍照和录像功能。不过也只能管一管自己的地盘。玩家自发在其他地方商讨就无可奈何了。”

    “浓雾里的东西算是讨论最多的。我之前整理了一下这些玩家的说法。有真有假,有人还说在里面看到了乔治华盛顿。”

    “快讲讲都有什么。”脱了鞋的卡莲盘坐到床上,赤足晃了晃。

    闻香不太想听这些,又不想扫了卡莲君莫笑兴致,便起身抱着双臂走到窗前。

    玻璃上倒影出闻香半透明身影,她在倒影上看了几眼,便将目光落在外面。

    浓雾如水流板涌动,不时被卷动幻化几点旋涡。不知是有什么存在经过还是什么。

    透明桥的说话声刚刚开始。

    “首先站在浓雾中后,理智值就会以一种缓慢的速度下降。嗯……我好像还要说一下理智值增加和减少的形式。”

    透明桥轻笑一声,便简单说了下。

    理智值属于隐藏属性,如果不算疯人院获得的属性点,每个人都是同等的100点理智值。

    增加减少时,理智值栏右下角会浮现细节,计量单位为秒。比如在小屋中理智值缓慢恢复,右下角就会浮现+0.01,满值后不再显示。

    所以这让主世界有一种奇怪的平衡性。无论屠夫还是学生,看到尸体后理智值都会以同样的速度下降。

    毕竟只是款游戏,不可能真的分析出玩家情绪并进行反馈。

    简单描述完理智值,透明桥回归正题:“浓雾中降低速度大致是-0.1,也就是每秒减少0.1理智值。而当玩家听到奇怪声响或有什么存在身边经过时,理智值会短暂剧烈减少。”

    “为了确认浓雾中的东西是发帖玩家随口所说还是真实发现。我进行了一些对比,统计出目击数最高的东西。”

    听到此处,窗边闻香回头看了她一眼。

    事事巨细,还真是透明桥作风啊。

    “那么首先是……”透明桥这时身体一僵,切出游戏翻找资料。

    很快她切回来:“奇怪的低语呢喃声。大多数玩家会在陷入浓雾的数十秒后听到。他们对此描述大多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