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我不会因为情人节而对你们这些单身狗大肆嘲讽的
    “牧苏去的话我就——”卡莲张口便说,被闻香轻捅一下方才反应过来,生硬改口:“我、我就考虑一下……”

    闻香作为透明桥好友,自然会去。炽神先前便同了意。牧苏则是无所谓的态度。

    不一会儿,便只剩君莫笑未做回复。

    蹲坐木桌旁的他犹犹豫豫抬起头:“如果小屋中的东西不会遗失的话,带我一个。”

    “哼,男人可悲的自尊心啊。”牧苏中指推着鼻梁上并不存在的眼镜,冷哼评价。

    “你这一副把着自己排除在外的语气……”君莫笑槽吐得有气无力。似乎决定出海真的下定了莫大决心。

    浓雾已散,众人便不需要再挤在小屋中,陆续出门通通过走廊来到空地,已经有不少玩家出现在外面。

    按这种速度下去,望海崖早晚会容纳不下这么多人。

    死掉的速度可比不上玩家增加的速度。望着这幕,透明桥心想。

    不知道制作商——或者说分子和智子会如何处理。

    那些提早出来的玩家有一些手上拿有东西,各自找一处地方后便吆喝了起来。

    “纯手工二手牛皮坎肩,无异味,保暖防水,仅要120先令。”

    “10先令,用过的毛巾,清理安全屋利器。”

    “一整块木板,想做什么都可以,5先令。”

    “乌鸦羽毛,属性是稀有,有看上的吗?”

    先令目前有何用暂无法知晓,是交易货币这一点可以确定。但问题是目前还没有玩家找到主世界原住民。虽然游戏部落充斥为数不少,但再没有录像图片的情况下做不得真。

    因此先令暂时只能在玩家之间流通。有拿装备道具换先令的,也有按兵不动的,也有趁机将先令全部花掉的。

    就比如牧苏此时站在一名玩家前久久逗留。

    那名玩家手里只有一件道具。

    是一副眼镜。

    “要吗……?”这名叫风随影的白人女性试探问了一句。

    牧苏摇摇头,他身上没有带钱。

    何况只是一副普通无框眼镜。

    如果那副眼镜是黑框,他不择手段也会买下的。

    ……

    作为一支开荒小队,想在海上飘荡足够久而不死亡便需要从长计议。

    以在不远处欢呼乱跑在犯病的牧苏为背景,五人围坐沙滩,讨论起各自需要注意的地方。

    首先是船。每个望海崖都标配有三艘小船,每天也都有玩家乘船出海,然后空船而回。时间不定。短则一小时,长则十几小时。

    但它们总会回来的。

    针对木船,玩家们进行过很多行为。

    有想要将船拖上岸,结果发现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它离开海水。宛如下方牵连着什么。

    有想要将木船破坏。结果木船破损处流淌漆黑如墨,令人不寒而栗的液体,并让所有在周围的玩家理智值狂跌。

    有将空木船推离沙滩的,然而它总会在海面飘荡一圈,原路返回。

    有将船堆满杂物,然后同归于尽般乘船离开。再回来时上面空空如也。

    又或者将船弄翻。结果一夜后浓雾褪去,三艘木船仍完好无损搁浅在沙滩。

    在通过调查判断船无问题后,透明桥便将木船作为出航工具。否则自己等人制造要花费太久了。

    游戏没有饥饿值、口渴值等生存类设定。这减轻透明桥所要顾虑的地方。而出航工具已经定下,接下来便只剩如何在死海上生存这一点。

    “啊哈哈、啊哈哈哈——”牧苏这时傻乐着从众人身旁跑过,途径君莫笑时故意脚下一刨,仰起大团沙子笼罩君莫笑。

    坐她旁边的炽神和闻香憋着笑意侧身避开。

    “你他娘——”君莫笑腾起怒目而视,而牧苏早已傻笑着,双臂向后平伸,以这种古怪姿势跑远了。

    “我忍不住啦!”卡莲脆声喊着,站起来不顾闻香阻拦,从后面追上牧苏纵身扑了过去。

    后者被扑倒,两个笨蛋幼稚鬼登时在海滩边闹作一团。

    沙滩上玩家诧异望去,看到二人是在打闹又笑着移开视线。

    “真是个笨蛋啊……”

    闻香忍不住扶住额头,却怎么也藏不住嘴角那抹笑意。

    众人转回头,艰难回归正题。

    “炽神,你的称号属性是什么?”

    透明桥问询。离开小屋后名字与称号都会出现众人头顶。所以他们同时看到炽神名字前醒目的称号。

    生存本能

    单是名字就透露着霸气,比起牧苏监守自盗的掘墓者和透明桥自寻死路的掌灯人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这个称号……”透明桥呢喃,露出一丝喜色。

    “一个惊喜。”炽神平和笑道。

    喜色褪去,透明桥蹙起眉头:“你确定要随我们出航吗,这种称号会有大用的。如果死亡,获得的称号也会一同消失。”

    “如果不出航它永远也用不上的。”

    透明桥不语。她仍觉得这种称号陪他们葬身海底太浪费了。

    坦白来讲,她不对第一次航行抱有期望。准备做得充足不代表就能活下来。

    悲观一些的说法,她希望第一次他们能活得足够久,而不是活下去。

    她正欲劝说,就听不远处牧苏一声惊叫。

    “哎呀——”

    奔跑的他踢到什么,跌倒在地。

    “你没事吧……”卡莲急忙跑过去,然后又开始了诡异的傲娇:“我、我才不是在关心你呢……”

    “大概是踢到头盖骨了。”牧苏说着恶劣的笑话,伸长脖子去看绊倒了自己的东西。

    “这是……”

    他的眼睛顿时发直,坐起身,动作小心翼翼将绊到他的东西挖出。

    一枚不足巴掌大,周身淡紫的海螺被他托在掌心。

    他用一种近乎朝圣的声音呢喃自语。

    “神奇的魔法海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