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大哥大嫂过年好!你是我的爷我是你的儿!
    “魔法海螺……”卡莲眨了几下眼,好奇瞅去。

    它就像个普通海螺,要说奇特的地方就是海螺表面纯粹的淡紫色,粘着沙粒的外表没有杂色与破损。

    很难见到如此完整的海螺,还是在这个世界中。

    “……是什么?”

    “这是个什么都知道的海螺。”牧苏用轻柔好似抚摸恋人的动作拂去海螺上的沙粒。

    “可是并没有属性。”卡莲轻轻用手指触碰,并没看到属性。

    无论主世界还是梦境。拥有属性的道具才是玩家追求的。

    关于道具,就是在梦境可以存放进包裹,并可以自由带到主世界,拥有属性的物件。

    道具获得机制不明,来源不明。这一点上制作商依旧弄得迷雾重重。往往会发生本该必定有属性的道具没有属性。莫名其妙的道具拥有属性。比如门闩和有属性的木板。

    是bug的可能不大,所以玩家们便将之理解成制作商有意设置。目的……不明。

    但哪怕如此,玩家们仍然病态追求着属性道具——虽然事实证明有属性的木板并不能比普通木板更坚硬。

    “你不能对魔法海螺产生质疑!”将海螺内的沙子倒出的牧苏大声说

    闻香的谆谆教诲在正要开口的卡莲脑海响起,他试着按照闻香的方式,改口问:“我们可以向它提出问题吗?”

    “现在还不能。”清理完沙子,牧苏爱不释手将它抱在怀里:“我有主意了派大啊不,卡大莲。”

    “是什么?”卡莲现在有点像在陪小孩玩的家长,还很有耐心。

    牧苏没说,而是跑回众人那边,表示要回自己小屋拿东西。

    “牙齿的话我还剩一颗,但你确定要拿东西吗。出航死亡后所有东西都会遗失的。”

    “真男人就该把最值钱的东西放在身上然后笑着去死!”

    牧苏说着令人无法反驳的话。

    透明桥叹着气站起身,对其他人道:“你们先聊,我去陪他回小屋。”

    “我也去。”卡莲摇着并不存在的尾巴跟上去。

    三人来到小屋。透明拉开衣柜,并目送牧苏钻进衣柜顺手拽住想跟着混进去的卡莲。

    解下来二人开始了等待。

    牧苏没让二人等太久,不一会儿他通过视界发来消息。

    [快将我拉近那个温暖潮湿深不可测的地方噜,靴靴惹]

    透明桥便将写了牧苏名字的牙齿抛入衣柜。

    牙齿进去,牧苏出来。

    裤腰左右各别着一根门闩与斧子。

    “那是斧子吗?”透明桥好奇问牧苏那把比寻常斧头长出一截的富江斧。

    “我要打败舅舅,救出被压在山下的母亲!”比起正面回复,牧苏更愿意玩梗。

    “你玩梗到现在我终于听懂了一个……”透明桥面无表情点评一句。“那么,能告诉我你回去一趟是为了什么吗,不单只是为了拿那两件道具吧。”

    “这个。”牧苏骄傲平伸出手掌。

    在他掌心,静静躺着一枚巴掌大淡紫海螺。较之前没有什么不同。

    然后牧苏展示出属性。

    *它或许知道很多事情,但它不会说话。

    蛆蛆大冒险梦境给予的黏土眼球牧苏用在了海螺上。

    “它拥有了属性……?”透明桥掩盖不住语气中惊诧。

    牧苏将下巴抬得更高以示回答。

    鉴于过于惊讶会让牧苏骄傲得撅着个腚飞了,透明桥敛去惊诧,点点头说:“我们先回沙滩吧。”

    三人回到沙滩,透明桥将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众人,牧苏同时将属性展示出来。

    他们的表情与想法与透明桥一致,就是居然还可以这么做。

    “看来我们不能用常理判断这个游戏了,牧苏。”炽神思虑一阵,沉声开口。“我那里有一个道具你的海螺可能用得上。”

    透明桥尴尬插了一句:“可我没牙齿了……”

    “我有啊。”

    牧苏掏出来一把牙齿,手掌倾斜哗啦啦落在沙中。又拿出一把先令当扇子摇着。

    “你还真的全拿来了啊……”透明桥一副拿他没办法的语气,懒得劝说什么:“给我一颗就好。”

    炫富成功的牧苏收起先令和牙齿,将留下那一枚拿起。

    他并没给冲自己伸手的透明桥,而是高举起来大喊:“发起交易!”

    “……”

    “……”

    沙滩其他玩家的窃窃私语让透明桥等人无地自容。

    “直接给我就可以了。”透明桥捂住脸。

    “啊这样啊……”牧苏悻悻一笑,就像摔倒后假装在跳舞的尴尬行为一样开始强行转移话题:“现在的因特网真是先进啊。咦你也在网上冲浪啊,你是gg还是mm啊,我倒!”

    碎碎念了一阵,终于意识到自己行为很丢人的牧苏终于闭上嘴巴,老实将牙齿放到透明桥掌心然后将头埋进沙子。

    过不多久,透明桥和取完东西的炽神回来,感受到地面震动的牧苏拔出脑袋。沙子如雨幕从他黑发中倾泻落下。

    卡莲想要去清理,被闻香瞪了回去。

    随意拍打两下,牧苏接过炽神递来的道具同时将属性亮出。

    *某只乌鸦身上的器官,它的主人或许已经死了。

    “我不确定这能否让你的海螺说话,也不确定是否会有副作用。是否使用的选择权在你。”炽神一如既往地将事情利弊摊开。

    “试试又不花钱。”牧苏说着,十分粗暴将乌鸦喙塞进海螺,过了一会儿拿起晃了晃,没东西掉下。

    本该令人期待的环节就这么草率的完成了。

    随即牧苏亮出称号。

    *它或许知道很多事情,并且它也能说话了——但它未必想说。

    “问它点什么!问它点什么!”卡大莲迫不及待催促。

    “魔法海螺……”牧苏怀揣满满期待,羞涩问道:“我会结婚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