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and i will kiss you
    这是个被薄雾包围,灰蒙蒙的海域。

    压抑,寂静,就仿佛死了般。

    两艘木船一前一后闯入,短暂打破死寂与清冷,而很快又融入其中,成为这里的一员。

    理智值0.0004的下降速度缓慢加速,在到达0.0006后稳定不动。

    能见度只有几十米远,或许更低。

    令人煎熬难耐的不是危险,而是等待。忐忑不安中,众人保持着平静。

    木船不知要飘往哪里,透明桥拉了拉炽神衣角,后者指了一个方向,示意他们还在正确航行,没有偏离方向。

    她开始后悔为什么不准备船桨了。

    她又看向落后半个身位,间距不足两米的另一条木船,就连牧苏也相对保持着安静。

    气氛透露着危险即将来临的死寂。

    直到——

    闻香拉了拉她的衣袖,眼神透着惊慌。她没说话,只是伸手指向自己那一侧。

    再微小的动作也能引起小船的摇晃。虽不至于掀起浪花,但足以让其他人注意到。

    她那一侧是牧苏三人的船。牧苏三人那一侧是另一条船。

    一条从薄雾钻行,并向这边的船。

    -0.5

    在注意到它的那一刻,理智值缓慢一跳。

    -0.7

    “闭上眼睛。”透明桥低喝,并立刻阖目。

    闭上双眸的最后画面停留在视网膜。短暂而又深刻。

    那是一条……像纸一样的船。

    它相距这边二三十米,于灰蒙蒙薄雾中并列航行,周身惨白如一张白纸,

    不……比白纸更白……

    就像一张灰蒙蒙的素描画中,留下一片空白船型。

    画面逐渐淡去,透明桥发现自己遗漏了很多细节,比如船的大小,谁在船上。

    她按捺不住自己好奇心,又或者97的理智值让她有资格去好奇。

    所以她睁开了眼睛。

    惨白船体近在咫尺。

    它就穿插在两条木船中间!

    透明桥头皮发麻,在刹那闭上眼睛。

    理智值如心脏般重重一跳。

    -2

    它是被吸引来的!

    正心想,她感觉肩膀相贴的闻香一颤。急促呼吸中,握住自己手臂的手掌逐渐攥紧。

    闻香她睁眼了。

    透明桥缓慢抬起手,掌心盖住闻香眼睛。

    她应该是会意了,睫毛划过透明桥掌心,闭上了眼。

    小船忽然微微一晃。

    随即几秒钟内,本在0.03上下起伏的理智值骤降为0.006。

    似乎……没事了?

    透明桥小心翼翼地,试探着缓慢睁开一只眼睛。

    她没看到近在咫尺的纸船。

    正常睁开,透明桥环视一圈,便看到缓缓隐于白雾的纸船。

    她长舒口气,正欲开口,忽然发现理智值再变。

    -0.012

    怎么回事?

    透明桥蹙眉,接近什么海域?亦或又有什么出现?

    这时,她感觉袖口被人拽动。闻香朝炽神身旁空位努了努嘴。

    那里空无一物。

    透明桥不解看向闻香,她神情更加急切,又不敢做过大的动作。

    隐隐意识到什么的透明桥下意识观察周遭,发现木船吃水线沉下一截。

    船上多了些东西。

    意识到这点的透明桥重新看向炽神身旁空位。

    那里依旧空无一物,真正意义上的空无一物。连雾气也都被排开……像是有什么东西坐在那。

    每当望向那里,理智值都会加速下降。

    炽神似乎也发现了,频频偏头,又恐动作太大惊动对方。

    透明桥侧目,另一条船境遇相差无几。有什么东西坐在君莫笑身旁。

    几道目光交叉,透明桥向众人使眼色示意。不要动弹,不要说话,不要去看。

    大部分人都读懂了他的意思。

    除了牧苏。

    “你好,我是牧苏。”

    牧苏打招呼声在寂静海面荡开。他友善向对面透明存在伸出右手。

    众人心底当啷一声,暗道不妙。

    伸出的右手僵在半空,无人理睬。牧苏脸色一沉,双眸逐渐眯起:“这是不给我面子咯?”

    众人使来的眼色被犯病的牧苏视而不见。等了许久仍未得到回复,他眼眸满是冰冷。

    哗啦——

    牧苏舀起海水,众人瞠目结舌中毫不客气泼向透明存在!

    失传已久的掀桌子绝技。

    它的身形被海水隐约勾勒,如海葵般粗大主干上无数触手挥舞。

    这么半天没碰到君莫笑也算颇有技巧。

    这吓不到牧苏。他重新伸出手掌,如狼锐利眼眸紧盯着它:“这是我的船,你们上来连招呼都不打一声也就罢了。我好言相待还施以脸色……别给脸不要。”

    它挥舞的触手明显一顿,随即一只粗大触手探出,与牧苏掌心一触。

    “算你识相。”鼻子喷出两团气流,得逞的牧苏趾高气昂抱起双臂。

    其余人面面相觑。保持着诡异的死寂于薄雾航行。

    “这算什么事……?”

    视界,切出游戏的闻香向透明桥发送消息。

    牧苏敢说话不代表他们同样敢。他们连呼吸都要尽量平和。

    “牧苏总能带给我们意外。”过不多久,透明桥回复了消息。

    “希望带来的只有意外吧……”闻香关闭消息,回到游戏。

    不速之客们仍在船上,它们似乎真的只是搭个便船。尽管正在让众人的理智值以每分钟0.36的速度下降。

    直到牧苏再次开口。

    “诶……你这个触手,游泳会很快吧?”沉寂许久的牧苏突然出声。

    正通过不去直视来减少理智值降低速度的众人一惊。

    不好!牧苏又要搞幺蛾子了!

    君莫笑与它紧邻,似乎清晰感受到它颤了一下。

    不是吧……开玩笑的吧……它是在怕牧苏……?

    就在这时,众人同时感觉身下木船略微往上一抬。

    薄雾亦被搅动起来。

    透明桥环视一圈,最终落在右后方,只有望向那里理智值才会加速下降:“它们在那里下船了。”

    牧苏站起来挥舞手臂:“再见啊,下次记得带着礼貌出行,不是所有人都像我脾气这么好!”

    这番拉仇恨的举动让众人都看向他。目光埋怨,却一句话没能说出。

    埋怨什么?牧苏不靠谱?他一直这样的。

    反正也没惹祸,就这样吧。

    众人心累的想着。

    “刚才那是什么?”闻香才有心情去问。

    “应该是种不会对我们造成威胁,性情温和的……主世界生物……”

    透明桥说的很犹豫。

    不过被牧苏那样对待也不发作,应该不是危险生物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