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也就是下周五
    众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有泛着波澜的死海与稀薄雾气。

    透明桥转过头问他:“那是什么?”

    牧苏没理她,开口对空气说话:“啊,诶……你好。是吗?嗯啊再见。”

    说了些意义不明的话,他目光跟随着什么移动,良久后收回。

    透明桥又问:“你看到什么了?”

    牧苏语气轻松道:“啊~我还以为这小谁是蘑菇之神呢,但它其实似乎是俳句之神啊。”

    “俳句……”透明桥若有所思。

    而牧苏则在那儿一副猥琐笑容冲着君莫笑:“俳句之神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对你很中意啊伊嘻嘻嘻。”

    君莫笑不寒而栗,求助似望向透明桥。

    “你的理智值是多少?”透明桥开口解围,她想到一种可能性。

    “还剩十分之六~七的样子。”

    全程没闭眼+直视+接触的真男人牧苏还剩下六十多点理智值。

    透明桥长舒口气,不知道该说什么般说道:“难怪……你已经出现幻象了。”

    “是因为理智值过低?”炽神开口问询。

    透明桥颔首默认。

    小船仍在雾中正常航行,闻香继而问:“理智值降低……都会看到什么……?”

    透明桥看了眼双手伸出,对着空气五指收拢揉捏做痴汉笑容的牧苏。

    “你确定要让我告诉你们吗?这样会缺少很多乐趣。”

    “唔……那就透露一点点?”闻香被好奇折磨得不行,小声扯着透明桥衣角求饶。

    “好吧……”透明桥薄唇弯起:“理智值70以上时我们属于正常状态。当下跌到70以下将开始出现幻象。”

    “就是牧苏那个样子吗。”卡莲托着下巴,粉唇微张目光迷离盯着伸出舌头不断抖动,舔弄空气的牧苏。

    “呃……”透明桥感到身心不适,移开目光微定心声:“总、总之,理智值从50至70这一阶段,将会产生各种幻象幻听。理智值越低越严重,那时候玩家听觉视觉将会产生严重偏差。”

    “在外人眼中,他已经是疯子了。这也是为什么叫理智值的原因,理智值越低,人被动变得疯狂。”

    “而当低于50以下,看到的便不是幻象了。是那些存在的真实投影……所有理智值降低到50以下的玩家对此都有一个评价:变成恐怖游戏。”

    闻香缩起肩膀,颇像害怕而又要看恐怖片的观众小声问:“那是什么样的……”

    “低语在耳边絮绕,眼球于天空凝视,床下利爪缓慢探出,阴影躲在角落伺机而动。回头时一张怪脸贴面消失……最能引起人类内深处的恐惧都会出现。那时候将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是安全的。”

    话落,气氛暂时凝结。

    片刻后,君莫笑忍不住问:“所以牧苏看到了什么。”

    “他什么都没看到。只是在犯病吸引我们吐槽。”

    正装神弄鬼引诱他人吐槽的牧苏吓得大惊从早到晚失色:“居然被你发现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透明桥始终在向众人普及相关内容。到最后似乎无话可说,就这般突兀的停顿下来。

    死寂重新笼罩两条小船上方。其余几人微微不适,但在熟悉这份雾蒙蒙与宁静后又习惯下来。

    唯一不安分的牧苏东瞅瞅西望望,或仰头抬颚怔怔看被雾笼罩的阴沉天空,或低头对死海竖出中指,嘴上还骂骂咧咧的。

    可以证实的是他的确看到了某些存在的幻象与投影。

    唯独不知他与那些存在进行了什么恶劣的互动。

    “我听到bgm了。”

    只做动作不出声的牧苏忽然开口。

    其余五人下意识看去,牧苏微微侧头,耳朝向前方眉头蹙起。

    他看似不是玩笑,虽然牧苏一本正经犯病也不少,不过众人还是下意识选择相信同伴,同样凝神细听。

    海浪声钻入耳中。

    连同的还有若隐近无的轻吟。

    “是谁在唱歌?”闻香听到些许,压低声音问。

    “温暖了寂寞。”牧苏接道。

    轻吟在他们耳中逐渐清晰。

    轻灵幽静的轻吟,孤寂雾海中远远传来。

    “看来我们运气实在很糟。”炽神吐出一口气。

    他们在接近声源。不断降低的理智值证明这点。

    “透明桥,你有歌声的资料么。”

    “没收集全,现在看来不及了。”透明桥神色焦虑,压低声音急急道:“牧苏,拜托你件事。”

    “我会让它爱上我的!”牧苏信誓旦旦拍着胸脯。

    “不……是一定要保持安静,拜托了。我们不能失败。”

    牧苏烦躁挠了挠头发,有死不让作简直等同于有死不让作。

    “好吧好吧。”

    不稳定因素暂时解除。透明桥如释重负,压低声音急急道:“闭眼堵耳,时刻观察理智值。”

    众人纷纷照做,牧苏也不例外。

    轻吟已经到了不许细听便能听到的距离。透明桥环视一圈,最后一个塞住耳朵,白噪音充斥脑海。伴随闭眼,漆黑笼罩一切。

    理智值数值始终在变化。

    长长睫毛微微抖动着。渐渐地,捂耳白噪音中,多出抹心脏跳动。

    心脏跳动中,轻吟若隐若现。

    透明桥不知其他人如何,她只能死死捂住耳朵,不让那歌声传入脑内分毫。

    不知过去多久。可能是一分钟、可能是十分钟。

    理智值开始了降低。在花费几分钟后,降为0.001并保持不动。

    捂住耳朵的手指微微松开,低音歌声消失,理智值没有变化。

    缓缓落下双臂,被她动作带动的闻香也睁开了眼,迷茫抬头,下意识看向透明桥。

    坐在对面的炽神低垂着头颅,发丝挡住眼睛。

    透明桥伸手去碰炽神,想要提醒他过去这一环了。

    ……

    君莫笑叫醒挨在一起,紧紧闭眼塞耳的牧苏和卡莲。

    他睁眼时,周围海域只有一条船孤单飘荡于雾海。

    他们和透明桥三人失散了。

    听到消息的牧苏想了想,从怀中拿出魔法海螺。

    “不用担心。为什么我们不问问神奇的魔法海螺呢?”

    ……

    “别回头。”

    手还未触及之时,透明桥闻香同时收到炽神发来的消息。

    来不及好奇,第二句话紧跟出现。

    “它在你们后面。”

    透明桥与闻香僵住动作,寒意上涌。眼神望向彼此,看懂了各自眼中的含义。

    她们开始怀念牧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