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或者说是初八
    孤零零小船漂泊于雾海之上。

    三道人影相对而坐。保持诡异的沉默。

    “它是什么?”透明桥将闻香邀请进聊天。

    “理智值下降很厉害,或许是歌声的主人。”炽神回答。这便是他低下头的原因。

    闻香:“有没有可能是被吸引来的。”

    “牧苏在另一条船上。”透明桥说,只有牧苏的理智值最低,如果是被吸引来,出现在这条船上并不合理。

    随即她又揶揄一句:“你要的气氛来了。”

    闻香发了一个翻白眼的表情:“我宁愿牧苏回来。”

    炽神:“查下资料吧。”

    透明桥:“嗯。”

    ……

    “魔法海螺,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呢?”

    牧苏拿出魔法海螺,带着虔诚轻声问道。

    低语声由海螺中传出。

    “魔法海螺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卡大莲抬起双臂欢呼。

    “什么都不做?我们真的要就这么——”

    说到一半,他就看到牧苏与卡莲目不斜视,笔直坐着。

    “好吧。”他泄了气,一双眼睛不安地扫来扫去。

    三个笨蛋没一个想到要切出游戏向透明桥等人发消息。

    ……

    “查到了。但其他玩家只是听到声音。我们很倒霉,被它缠上了。”不多时透明桥回来,带着坏消息。

    炽神:“也就是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么。”

    “嗯。”透明桥回答,又发送一句:“我先把牧苏他们拉进来,不知道他们那边怎么样了。”

    ……

    君莫笑的耐心在陪这两个笨蛋枯坐几分钟后便消失殆尽。透明桥等人的离开让他无所适从,尤其是在牧苏和卡莲一个比一个不可靠的情况下。

    “我们真的要听那个海螺说的,坐在这里傻等吗!”

    卡大莲大声辩解:“君莫笑,你不能质疑魔法海螺的权威!”

    君莫笑不管卡莲,紧盯着牧苏:“让我来问魔法海螺可以吗!”

    后者不情愿的拿出魔法海螺,递到君莫笑面前让他说话。

    “这真的很蠢……好吧。魔法海螺,我们要怎么才能和透明桥汇合。”

    君莫笑腾然而起,引得小船一阵晃荡:“你们真的相信一个海螺说的话?”

    就在此时,有消息发来。

    君莫笑忍住怒气,重新坐下打开视界消息。

    透明桥:“你们那边怎么样。”

    “好得很!”君莫笑没好气回了一句。

    卡莲:“我们没事,但是和你们失散了。”

    透明桥:“没有东西跟着你们吗?”

    卡莲环视作为一圈,回复道:“理智值很稳定……应该没有。”

    “很好。”透明桥长舒口气。“你们呆在船上不要乱动,也不要做多余的事。只要默想靠近附近的望海崖,木船会带你们前往目的地的。如果我们没有离的太远应该会到达同一处望海崖。”

    牧苏:“看到了吗,魔法海螺是正确的!”

    加入聊天后一直沉默的牧苏忽然发出一条消息。

    透明桥大致猜到了事情发展。她想了想,将这边发生的事说出随即问道:“你们有什么主意么。”

    总有种声音在脑海告诉她,牧苏或许会有解决办法。

    牧苏:“你们理智值掉的很严重吗?”

    “比之前一起时稍快些,正常情况。人数越少理智值下降越快。多则反之。”透明桥回答,顺便讲解一番。

    从出海后她就经常科普相关知识。好听点叫填充世界观,难听点就是水字数。

    牧苏:“那就不要管啊!”

    牧苏回答不出所有人意料。而他们很快发现,为今之计似乎只能如此。

    炽神:“看来找不到比这更好的办法了。它或许能让我们因祸得福。”

    透明桥心中一动:“你的意思是其他存在可能会因为它而不找我们麻烦?”

    炽神:“这只是猜测。”

    商讨一番,两边都得到了“什么都不做”的结果。

    魔法海螺成为最大赢家。

    ……

    无风浪的平静雾海不会让人晕船。亦或是比起主世界的存在,晕船实在微不足道以至于被众人忽略。

    现在公计时01:33。

    意为他们已经漂泊了六个小时。

    同时离浓雾来袭还有不足五个小时。

    航行方向在发生变化,从正东转向东北。

    如果不是有某种存在作祟改变方向的话,那就说明他们在向望海崖移动。

    如果可以让后面的东西离开就更好了。

    闻香心想。

    她在之前询问炽神那是什么,得到了奇怪的回答。

    “一大片海藻一样的黑发,其中包裹着什么。”

    在她还想细问时透明桥拦住了她。

    “它在我们身后,再问下去只会加深恐惧。”

    所以透明桥三人被迫与后面的东西相处近一个小时,并相互之间保持某种互不接触的合作。

    直到她的手碰到一团潮湿冰冷的东西。

    湿腻触感令她打了个寒颤,险些要缩回手掌。

    她第六次后悔起为什么自己要使用游戏仓玩游戏了。

    她很确定自己从始至终也没有动过。

    而她没有动的话……在动的只能是后面的东西。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她确定了这番推测。

    理智值开始以一种恐怖的速度递减。

    湿滑东西沿着她的小臂,向上蔓延。那种直入骨髓的冰冷与恐惧让她几乎忍不住站起来甩开。

    于是她这么做了。

    她惊叫着起身,于透明桥炽神惊愕之中。于小船剧烈晃荡搅动雾海宁静之中,将身后存在甩开。

    扑通——

    落水声中,匆忙一瞥,一大团漆黑毛发滚入死海。黝黑与浪花混在一起,黑发中,十几只混黄恶毒眼珠一闪而逝,缓缓沉入水底。

    -10

    理智值剧烈跳动。

    “我看到你了……”

    有人趴在闻香耳边,窃窃私语。

    “谁!”闻香悚然回头,却忘记身在船上,脚下不稳向船外跌去。

    一只手臂将她拽回,透明桥拉住她喝道:“那是幻听,看你的理智值。”

    闻香下意识看向左上角,理智值仅剩三分之二。

    身边雾气开始变得稀薄。

    “它离开了。”透明桥望着黑发消失的位置。理智值恢复如初。

    “我们离开了雾海,正接近望海崖。”

    闻香看向前方,弥漫的稀薄雾气逐渐消失,四周正逐渐清晰。

    他们安全了。

    暂时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