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到时躺着收钱岂不美哉
    “我就知道……”

    “唉……”

    众人摇着头各忙各的。

    已经收尾,如今要做的只不过是将坑底踩平和将一侧土堆压实。除了炽神,其他人已经爬上沙滩。

    闻香长舒口气:“时间快到了吧……雾会不会从其他地方来?”

    透明桥道:“浓雾只从海滩那一面涌来。”

    闻香惊讶:“诶?不是从一个方向将望海崖区域笼罩吗。”

    “那样时间就对不上了。”透明桥摇头,连续挖掘近四个小时她也没了科普的念头:“去洗一下吧,不难受吗。”

    闻香低头看了看蔓延到手肘,被体温烘干成泥壳的黑泥。唯有手上稍稍湿润一些。

    耸了下肩膀,闻香走向海边。经过牧苏时突然将脏手擦泛黄的脏衬衫上,笑着跑开。

    “幼稚鬼。”牧苏嘟囔了一句。

    “你最没资格说这话了。”薄唇微弯,透明桥笑着跟了过去。

    卡莲也想这么做彰显亲密,被牧苏一瞪后低着脑袋委屈走掉。

    在君莫笑一声不吭跟过去后,这里边只剩下炽神与石头上的牧猴子。

    将沙泥拍平,炽神爬上一米多深的藏身处,搬起一旁床板,正要放上时侧目望向牧苏。

    “要试试吗。”

    “好啊。”

    牧苏应声,从岩石下来跳入藏身处。

    藏身处大致为倒放的等腰梯形,正好可以让后背可以倚靠,腿曲起待在其中。

    底部与坡度铺了层沙子,用来吸收潮湿淤泥的水分。

    虽然不会生病,但那种感觉真的很难受。

    在牧苏贴着左侧靠坐好后,炽神将床板横放在藏身处上,随即又将另一床板盖上。

    藏身处登时陷入昏暗。

    呼吸声在不大空间清晰的刺耳。

    只是在牧苏头顶正上十几公分有一处拇指大小孔洞。

    测试完稳定性,炽神将两扇床板挪开,粗剑眉皱着,有几分不满意。

    其余人回来,便看到牧苏慵懒靠在沙坑,心安理得享受着不劳而获的成果。

    透明桥注意到炽神的心情。

    “有什么问题吗?”

    炽神抬目凝视她一眼,思虑着说:“太明显了。”

    “时间紧迫只能如此了。”她知道炽神说的什么,转头望向视野尽头,海面上若隐若现的白线:“人事已尽,接下来该听天命了。”

    炽神还是在将木板覆盖一层薄沙,起到微不足道的掩盖作用。

    “你块头太大,坐下去吧,我和卡莲来弄。”透明桥道。

    炽神点头,带起一片沙子跳进沙坑。与牧苏一左一右贴边而坐。

    “你们也下——”

    透明桥话至一半,远处忽有喊声传来。

    “喂,你们还不走吗,大雾来了!”

    转头望去,是名走到小径前的玩家。他注意到几人具在那里,好心出声提醒。

    牧苏好奇起身,趴在地上好奇张望。

    在这名玩家视角,便是石后沙滩突然窜出一颗头颅,对这边阴恻恻一笑。

    他神色惊恐,跌撞快速跑上小径,消失嶙峋岩石后。

    这哥们儿可能要留下阴影了。

    透明桥下意识低头去看牧苏,后者无辜抬头看她,眨了眨眼。

    让君莫笑和闻香进入沙坑,二人搬起木板铺在众人腿上方,抓紧时间将边缘覆盖沙子隐藏后,又将另一木板叠上。

    “我们也进去吧。”

    透明桥说,默念着浓雾将达的倒数,绕到后面划入沙坑。

    先一步下来的卡莲便要扑到牧苏身前,被闻香拉住拽到身边。

    最后下来的透明桥则夹在牧苏与卡莲之间。

    几双手伸出,撑起木板横拉,沙子摩擦声中,木板覆盖住头顶。

    咚——

    哗啦——

    微震的木板倾泻小片沙幕。

    最终,两片木板严丝合缝对齐。

    此地重归平静。

    ……

    杂乱呼吸声在沙坑响起。

    “接下来做什么?”伸手难辨五指的昏暗中,响起闻香有意压低的声音。

    “为什么我们不问问——”

    “什么都不做,等待吧。”透明桥出声打断牧苏。“连续精神紧绷十一个小时,我快撑不住了。”

    她声音带着难掩的疲倦。也只有这种环境才能清晰听出。

    就听闻香另一侧的君莫笑低骂:“该死,这样玩下去我会早衰的。”

    “我确定如果撑过今晚,以后会经常出现这种情况的。”透明桥回答。

    这时,本就昏暗的沙坑突兀暗下一度。

    难辨五指的手掌成为一团漆黑阴影。

    “雾来了。”

    与此同时,沙坑中众玩家的理智值开始逐步降低。

    死寂无声的等待中,理智值最终滑落至-0.001,并维持不动。

    “之前你们恢复理智值满了吗?”透明桥低声询问。

    在得到是的回答后,她继续说,声音压得更小:“如果速度不再下降。到明天浓雾退去前我们还能剩55点理智值。”

    “所以无论入夜后发生什么,当做幻象、幻听。它们影响不了你……我先下线了。我建议你们也如此。你们相互加了好友吧?”

    “加了。”

    “嗯。”

    “君莫笑还没加我!”

    “都在列表。”

    应答中有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

    “可恶……”

    君莫笑暗骂,不情愿的切到阀门平台选择同意。

    立刻有一条消息发来。

    君莫笑装没看见下线。

    过了一会儿,牧苏再切回游戏。

    沙坑内只有一片死寂漆黑。

    “你们还在吗?”

    没有应答。

    牧苏从怀中取出魔法海螺。

    “魔法海螺,你可以发光吗,这里很黑。”

    它没回答,而是散发出柔和紫芒。

    借着魔法海螺亮光,他侧头看其他人。

    他们如活死人般,仍在呼吸,但没有意识。

    透明桥安静倚靠身旁,黑色短发将将盖住耳朵,柔和紫芒柔软轻盈地描绘出那精致五官,轻抿唇瓣泛着紫意,勾人心弦。一抹若有近无的弧度如在浅睡美梦。

    牧苏心头一跳。

    但随即,一股更强大的力量阻止了他。

    他开始默念钢铁直男宣誓。

    “我是黑暗中的痴汉,工口的守卫。”

    “我是抵御腐文化的厚墙,破晓时分的用过纸团,唤醒眠者的晨[哔],守护异性恋的钢铁坚盾。”

    “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萌妹,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默念完,牧苏死鱼眼中多出一抹坚定。

    他不知道透明桥是女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