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哦对了,别用增币!
    从天命之子副本出来,他被动患上一种多疑症。另有卡莲珠玉在前,他自然而然将透明桥当做一丘之貉。

    换而言之,他始终认为透明桥是男性。基于此,牧苏目不斜视克制住。

    他错过了这辈子唯一可能与女性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忽然,有什么在孔洞外闪过。

    魔法海螺瞬间暗掉,黑暗包围狭小沙坑。

    沉闷呼吸中,床板外传来声音,有什么踩动了沙子。

    天已经黑了。

    浓雾笼罩着漆黑望海崖,空地木屋的窗内皆亮着油灯,映照昏黄氤氲。

    绝不会有玩家在这时找死跑出。

    “有人吗……”

    轻声细语隔着床板问询。

    “没有!”牧苏大嚷。

    他忽然想起头顶就有一处孔洞。若是发现他们便糟了。于是连忙抬手要堵住孔洞,举起时又一僵。

    万一外面的东西咬自己手怎么办?

    牧苏心生急智,抓过透明桥手腕,掰开自然蜷缩的柔软手掌便将指头塞进孔洞,并当机立断选择下线。

    眼不见心不烦。

    ……

    牧苏取下头盔。

    沙发上工作的石岐抬眸看了他一眼,随即移开。

    望着这幕,恍惚了一下,才看到时间已经快早上7点。

    她已经来了一阵了。

    牧苏下床光脚走到沙发一屁股坐下,带起风势吹动对面石岐额前发丝。

    他忽然注意到她手边的那半杯水。

    不好的记忆涌入脑中。

    “拿走!把那该死的水拿走!”

    石岐眸光平静注视牧苏一眼,起身拿起那杯水便要出门。

    “等一下!”

    牧苏忽然叫住她,心思急转。

    游戏这边主世界无法活动,但可以进入梦境。可现在是白天,为在石岐面前保持威严满满的形象,他不能在上班时间玩游戏。

    那么老老实实上班?

    这不符合他的作风。

    若想在白天摸鱼玩游戏的话……

    牧苏视线落在水杯中微微晃荡的清水上。

    这水倒不得。

    他支吾道:“我……有些渴了,不用倒了。”

    “不需要倒掉么。”

    牧苏恨铁不成钢嚷道:“败家娘们,非洲的小朋与都没水喝,你居然要将一杯干净的清水倒掉!”

    “请喝。”

    水被放到身前。

    流露出阴谋得逞笑容的牧苏拿起水杯递到嘴边时,动作忽然一顿。

    这水被自己下了药,真喝了还怎么去玩游戏?

    他眼睛一转,一指窗外浮夸大叫:“快看!有飞碟!”

    石岐不为所动,狭长冷眸注视着他。

    真是鸡贼……

    心中暗骂,牧苏迫不得已喝下一大口,鼓起嘴眼睛一瞪:可以了吧。

    石岐移开视线,坐回到全息屏前不想再理他。

    “哼。”

    鼻子发出轻哼,牧苏坐起转身,背对石岐张开嘴,含在口里的水流满下巴与衣领。

    “突然有一点困了呢。”

    背对石岐的牧苏做作哼唧着,摇摇晃晃走到床边一头扑上去,挣扎着拿过游戏面罩扣在脸上。

    “哎呀怎么不小心带上面罩了?算惹不管惹,我好困……呼噜——”

    很好,很自然。

    趴在床上的牧苏侧耳倾听,全息屏操控声不减。

    石岐没发现。

    他成功了。

    带着胜利者的微笑,牧苏选择载入游戏。

    ……

    相隔几分钟回来,沙坑内依旧漆黑,海浪声透过木板。

    牧苏先是伸手摸了摸,透明桥的手指仍堵在孔洞。

    他还是有些良心的,探手去摸透明桥看身体凉了没。

    摸到脸庞他顺手捏了捏脸颊。

    死娘炮,皮肤居然这么好。

    心里嘟囔,牧苏将手指探到鼻下。

    微弱气流吹动,还有气。

    牧苏这才放下心,阖目小憩,默念进入梦境。

    牧苏无视提示,选择继续。

    嘎吱——

    头顶木板突然被挪动一下。

    牧苏失去了意识。

    ……

    一双迈动,踩着黑色高跟的白嫩长腿出现过长动画中。

    画面上移,这是个靓丽女人,戴着墨镜在人行道行走。

    周围行人车辆络绎,初升太阳在两栋高楼间升起。

    她走到快餐车前,排在队伍后方。

    似乎看前面还有几人,女人取下墨镜,抬眸注视餐车上的菜单,从钱包内取出零钱。

    一枚夹在纸币中的硬币被女人忽略,下场便是在她拿出后硬币滑落,脆声中落地滚下车道。

    穿着时尚靓丽的她当然不会去追着一块钱。

    懊恼片刻,便将这事忘在脑后。

    这枚硬币落下路沿,晃晃悠悠横穿过车辆往来的马路,滚出十几米后撞上对面路沿停下。

    银色反射着阳光,正好晃在路旁一名等待公交的黑人青年左眼。

    他微眯眼,弯腰将硬币捡起。

    “好运气。”他吹了个口哨,将原本准备的纸币放回口袋。

    红色公交车慢悠悠开来,停在路牌前。黑人随队伍上车,将得到的那一枚硬币丢入投币箱。

    他抓住扶手向里走去,忽然听到有喊声从正关闭的车门外传来。

    “嘿!等一下!”一名匆忙套上西服外套的中年白人冲出公寓楼,却只能看到公交理也不理慢悠悠驶离,堵在拥挤的路上。

    他焦急看了眼手表,从公文包取出车钥匙快步走出十几米,坐上路边停放的一辆黑色高级车。

    “一定会迟到的。”

    公文包放到副驾驶,白人发动汽车,打方向盘拐上街道。

    吱呀——

    尖锐刹车声,后方一辆商务车险些追尾黑色高级车。

    商务车驾驶座上是名黑发黑眸,肤色异常苍白的青年。

    滴滴——

    他不耐按了几下喇叭。

    车流前近一点,再次停滞。前方似乎发生什么事故,堵得水泄不通。

    没了耐性,他一打方向盘,转向一条颇为幽静街道,驶出一段距离在人行道停下。

    “谢谢。”拉着小女孩手掌的白人少妇柔和笑道,走过街道。

    拉着女儿,她走进一条小巷,经路一名垃圾桶旁躺在报纸上的流浪汉时微微驻足。

    “妈妈。”小女孩抬头看她。

    少妇打开购物袋,取出一袋面包放在流浪汉身前。才牵着一步三回头的女儿离开。

    过场动画进行到现在,仍让玩家们一头雾水。

    直到下一幕,转折点出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