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但什么时候就不一定了,还有我才不给你们地址!
    有玩家死亡会全体回溯吗……

    惊鸿爬起,没像前两次那样,而是走向另一个方向。

    枪店

    稀少行人的街道让它看上去无人问津。

    甚至还没先前满地死尸热闹。

    惊鸿穿过街道,推门迈入。

    叮铃铃——

    门上风铃清脆晃动。

    火药武器摆满货架,空气充斥淡淡枪油味。

    “伙计你来错地方了。我这里只有枪子给你吃。”

    讥讽声由柜台后传出,那是个巴尔博式胡须,头发蓬松戴着墨镜的中年白人。

    他将惊鸿当做要食物的流浪汉。

    叮铃铃——

    风铃晃动,又有人进来。

    惊鸿侧目,一道高挑人影擦肩而过,带起香风。

    高跟踏在地毯上悄无声息,单薄紧致套裙紧贴身体,结实修长双腿迈动,纤细腰肢没有半分赘肉。披肩火红长发即代表热情又代表暴躁。

    “嘿小妞,你是要枪还是要另一把枪。”白人吹起口哨,轻佻打量喀秋莎高山般挺立浑圆的胸部。

    喀秋莎走至柜台前,纤手伸出按住毫无征兆的白人脑袋,在惊鸿心头一跳中重重砸在玻璃柜台。

    如丢垃圾将满脸是血昏迷的中年男人松开,喀秋莎嗤笑:“真是柔弱。”

    她微转头,露出侧颜问惊鸿。

    “还有多少时间。”

    惊鸿将心中变动的数字说出:“一分五十秒。”

    “抓紧吧。”

    惊鸿点头,从柜台抓起几把冲锋枪丢到地上,跑去寻找弹药。

    喀秋莎则将死鱼般白人的腿部枪套解开系在大腿,又利索打开柜台下方弹药箱,取出几盒手枪弹药压入空弹匣。

    另一边,配好弹药,吃力捧起枪支弹药的惊鸿便见喀秋莎穿戴整齐走来。

    套裙侧边撕开,更利行动。腿部枪套紧贴黑色短裤,亮银手枪与备用弹匣套在其中。

    “三把?都是手枪?”惊鸿目光在腿部枪套和她手中微一停顿。

    “足够了。”

    惊鸿心中一动:“你是军人么。”

    回答他的是武器上膛声。

    ……

    骚乱来临倒数十秒,惊鸿与喀秋莎出现汇合点。等得焦急几人快速迎上,

    “不上楼,直接出发。”惊鸿沉声,有行人恐慌从身旁跑过。

    “她怎么办……”米多勒低头,为难看着因害怕紧贴自己的小女孩。

    “一起带上。”

    深海拿过钥匙打开车门低喝:“快上来。”

    惊鸿将枪械丢入,随即钻入车内,其余人陆续。

    一名行人尖叫跑过,身后血肉模糊丧尸穷追不舍。

    喀秋莎抬臂扣动扳机,火舌喷涌,丧尸应声倒地。

    枪声激发现场混乱,尖叫车鸣声更甚。

    喀秋莎最后上车,坐上副驾驶。

    深海发动汽车,钻入那条小巷。

    “还记得路吗。”后座惊鸿问询。

    “忘不了。”

    “这次如果失败,下一回武器店汇合。深海你们随车一起开过去。”

    “好。”

    接下来深海开始横冲直撞往目的地接近。

    与此同时。

    有过一次经验,牧苏故技重施套住女丧尸并将之绑起。再绕到后方将它拖到椅子上,绑缚固定。

    一切稳妥,长舒口气的牧苏换上猥琐笑容,如揭露惊喜般掀开被子。

    ……

    “我们去实验室真的有用吗。”后座,怀抱m16民用版的风随影问。

    “起码这是现有唯一线索。”惊鸿将碍事冲锋枪杵在脚下。他明白喀秋莎为何选择手枪了。

    “妈妈……我们要去哪。”小女孩担忧开口。

    “一个安全的地方。”米多勒安慰了一句。

    她很听话,所以只是懵懂点头,坐在米多勒怀里不动。

    半小时后。

    “就是这里。”

    深海出声,车速减弱停在一栋建筑前。

    周围是成片林海。

    熄火之后,车内外同时陷入令人不安的死寂。

    “有些太平静了啊……”深海前倾,伸长脖子左右张望。

    这里是一处停车场,不见丧尸。唯满地血污与碎肉痕迹告知众人此地发生过什么。

    “看来我们没找错地方。”惊鸿将枪拿起。

    “等等……”稳重起见的风随影开口:“如果病毒通过空气传播怎么办。”

    “来都来了。”惊鸿将备用弹匣塞入口袋。“不过我们可以先商量策——”

    车身微震,喀秋莎迈步下车,走向建筑。

    惊鸿苦笑,对其余人说:“我快点说。”

    高跟鞋点地,修长圆润双腿迈动走至玻璃门前。

    门上一道血手印醒目。喀秋莎眸光微凝,推门而入。

    大厅空旷,左右有两条岔路般长廊,一眼可望到头。光滑白净的地板与墙壁如被孩童用红漆涂画。

    但这里没有孩童,也没有油漆。

    一只大厅游荡的丧尸被响声惊动,转头冲来。

    砰!

    枪响,丧尸眉心炸开血雾。

    与此同时,喀秋莎忽然听到无数杂乱脚步。

    啪。

    修长指尖挑开左腿枪套,双枪平举。

    简单商量结束,米多勒留下看车。而听到密集枪响的惊鸿三人快速冲入门内。

    战斗已经宣告尾声。

    十几只着研究服的丧尸成扇形堆积于大厅,无一例外头部中弹。

    硝烟于枪口缓缓升起。喀秋莎换上弹匣,迈动高跟走到一只没有下半身,爬动拖行的女丧尸面前。

    砰!

    枪响让几人忍不住眨了下眼。

    他们相互对视,看到了彼此的想法。

    可怕的女人。

    “接下来呢。”喀秋莎走回,将手枪收回枪套。

    “找办公区,见丧尸就杀”

    惊鸿回神:“枪声吸引丧尸,同样吸引幸存者。”

    众人找到分布图,来至办公区,最终在杂物间发现一名手臂受伤的科研人员。

    “你们是特工……?算了,不用管我了,我被抓伤了。”他脸色苍白的吓人,喘着粗气:“所有人都死了,这是一种传染性极——”

    “别废话,说疫苗在哪。”喀秋莎眸带不耐。

    “没有呃啊……疫呜……疫苗……”他眼珠开始变得浑浊,口齿不清说话。

    “是还未研制成功还是没有疫苗。”惊鸿蹲到近前急问。

    “是——”

    青筋浮现他的脸庞,眼珠化为一片浑浊。他开始变得和其他丧尸一样。

    喀秋莎当机立断开枪解决尸变的他。

    “我们来晚了。”惊鸿呼出口气,站起身说道。

    系统提示突兀,还来不及反应——

    惊鸿第三次于垃圾桶边睁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