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明天中午上架,下午1点开始更新
    几分钟前。

    掀开被子,牧苏痴汉笑容僵在脸上。

    原本姣好面容爬满鼓胀青筋血管,浑浊眼珠看不见瞳孔,蜡黄肤色若病重之人。嘴大张嘶吼,血丝与粘液从咧起牙齿滴下。

    “下、下不去dio啊……”牧苏面露难色,哀愁着重新蒙住它的头颅,这才感到内心冲击减弱一些。

    长舒口气,牧苏目光下移。

    它着黑边蕾丝连衣裙,纤细双腿套着过膝棉袜。鞋子不知何时甩丢,黑袜勾勒出细足轮廓。挣扎中,连衣裙已上翻至一个很轻松就可以看到美杜莎的程度。我说的不是心情。

    牧苏开始脱去长裤,在脱掉内裤时卡在这一环。

    他想起我还能活多久副本境遇,与现在何其相似。

    牧苏再次懊恼起不能脱底裤的游戏设定。

    正此时,身旁一道腥风扑来,将猝不及防的牧苏扑倒。

    牧苏楞了一下,才想起刚刚自己似乎忘记关了门?

    血盆大嘴咬来,牧苏回过神便挣扎大嚷。

    “我还没摸——”

    牙齿撕开气管,血液喷涌中声音戛然而止。

    连给牧苏写凶手是谁的时间都没有。

    ……

    “你们收到提示了吧。”车上,后座惊鸿摆弄着手枪。

    牧苏死亡重来后,他们再一次洗劫枪店,并选择换上手枪。

    如今正前往实验室。

    “嗯,牧苏在上一回死亡。”驾驶座的深海头也不回,意有所指。“起码说明他不是躲起来的怂包。”

    红唇鲜艳的喀秋莎如若未闻。

    “如果……”风随影犹豫道:“如果没有疫苗怎么办。”

    “不可能吧。”话多的深海再一次开口:“所有线索都指向实验室了……”

    “如果呢?”风随影就如外表,时常愁眉多虑。“所有可能我们总要考虑到。”

    “难道要我们阻止病毒扩散?”深海又提出一项可能。“比如避免丧尸离开实验室。”

    惊鸿驳回:“这根本不可能。早上八前已发生的事为既定事实。我们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

    “啧。”

    深海轻啧一声结尾,车内重变为沉默。

    ……

    砰!砰!砰!

    枪声接连,喀秋莎在头,三人紧跟一路冲入实验室办公室。

    踹开杂物间门,便见那名科研人员死死抵抗身上撕咬的一只丧尸。

    砰!

    枪响,丧尸后脑炸开血花,一动不动。

    惊鸿上前推开丧尸,露出身下脖颈中弹染红白袍的科研人员。

    几人无言,抬头看向枪口袅袅青烟的喀秋莎。

    “手滑。”喀秋莎面无悔意说道。

    惊鸿望了一片尸体的办公室一眼,叹气道:“自杀重开吧,谁来?”

    风随影迟疑说:“等等,如果牧苏那边在进行什么……”

    “我们做的事更重要。”惊鸿说了一句,见没人站出便开口:“那我来吧。”

    枪口抵在太阳穴,惊鸿深吸口气,手指微动脸颊一抽。

    半晌下不去手的惊鸿看向喀秋莎。

    “呼……你帮我吧。”

    后者应声抬手。

    惊鸿匆忙开口:“等——”

    砰——!

    惊鸿于垃圾桶边惊起。

    手掌即将触细嫩丝足的牧苏于床上坐起。

    ……

    砰砰砰!

    枪声接连,喀秋莎在头,三人紧跟一路冲入办公室。

    踹开杂物间门,便见那名科研人员死死抵抗身上撕咬的一只丧尸。

    避免上一次惨剧发生,惊鸿率先冲入拽开丧尸,枪抵其下颚连开数枪。

    科研人员喘着粗气,惊慌望着门口几人:“你们是警方的人?”

    “疫苗在哪。”惊鸿见他身上无伤,便从头详细问起。

    “没有疫苗……”他惊魂未定扶墙站起,心脏剧烈跳动:“病毒昨夜送来实验室的,连名字都是临时起的。结果……外面怎么样了!”

    说到最后他想到什么,焦急喊道。

    惊鸿几人对视一眼,如实回答:“半个城市都被感染了。”

    科研人员怔住,失魂落魄蹲坐到地上。

    惊鸿追问:“对付这种病毒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埋在双腿间的头颅微微摇动。

    “走吧,去其他地方看看。”见已经得不到有用信息,惊鸿转身对同伴说。

    堵在门外的风随影与深海转身走开。

    啪。

    一把枪丢到科研人员脚边。

    喀秋莎头也不回从微微侧目的惊鸿身边经过。

    可在众人即将走出办公区时——

    砰!

    枪声在背后响起。

    几人步伐一顿。

    “我们方向错了,这是死路。”

    惊鸿不愿去想发生了什么,任命般叹气:“病毒的确是从这里爆发,但这里不能让我们通关。”

    “不如换个思路想?”风随影开口。“比如为何是我们拥有了回溯能力?”

    停顿的队伍重新前进,众人往外行去。

    深海反问:“因为我们是玩家?”

    “不是因为我们是玩家就能回溯。而是因为我们能回溯才是玩家。”

    风随影说的拗口。花费时间理解他的意思,惊鸿若有所思:“你的意思是……通关关键在我们身上?”

    “假如……我是说假如,不确定是否正……确……”风随影磨叨的声音渐小,他看到喀秋莎正逐渐失去耐性。

    他定了定神重新说:“打比方,我们在真人扮演一部电视剧的主要角色。电视剧第一集内容是危机爆发,要求我们扮演主角在末日第一天挣扎……时间回溯可能是‘导演’不满剧情发展,比如玩家扮演的主角死亡。我想有没有这种可能:我们需要开始精彩的第一集,然后导演才会通过,到达第二天。”

    风随影一如既往表达紊乱,勉强让人听懂。

    “奇怪的想法。”惊鸿说了一句,心中思考可能性有多少。

    风随影挠了挠头:“我之前试过一次噩梦难度,和这个有点像……”

    惊鸿停在玻璃门前,伸手推动:“我们可以验证一下。”

    “如何验证。”喀秋莎开口。

    “做出格的举动。”

    “比如?”

    ……

    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

    床头闹钟无休止发出噪音,显示着当前时间:am08:00。

    前一秒正伸手掀裙的牧苏平静躺在床上。

    “三番两次坏我好事……”

    一双黑眸逐渐缩起。

    “当我是泥捏得不成……”

    没有人可以得罪牧苏。

    没有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