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不过上架之前还会更新一些杂七杂八的,比如标题党和上架感言
    咚咚咚——

    洗漱完毕,换上一身西装的牧苏显得挺拔而又朝气。尤其是在他将死鱼眼瞪大不那么死鱼眼后。

    他站立走廊尽头一道房门前,伸手敲动。

    混乱吵闹声从外界传到走廊,他依旧如商业精英,笔直站立。

    无人应答,他再次伸手敲动房门。

    吱呀——

    房门微微敲开一道缝隙。

    门并未关上。

    略一犹豫,牧苏推开房门,明媚阳光与街上更加清晰的尖叫声传入走廊。

    黑色连衣裙身影背对他,坐于客厅地板上,上半身微微摇晃。

    “witch?”牧苏小声试探。

    青筋血管毕露的狰狞脸庞倏然转头,嘶吼扑来。

    牧苏懊恼一拍脑袋。

    磨蹭太久来晚了,人已经尸变了。

    ……

    牧苏于床上睁眼。

    简单套上裤子,着白背心的牧苏直奔走廊尽头房门而去。

    伸手推开半掩房门并转手关上。

    砰。

    关门声惊动正在客厅进食的女人。她倏然站起望向玄关突然出现的人影。

    “你是谁……?”

    “是你……呃……”牧苏脑袋一抽,好在急中生智搬来状态栏队友的名字,做作深情:“喀秋莎,我终于再一次见到你了……”

    “抱歉,我不是喀秋莎。请你离开不然我要报警了。”女人缓慢移动到餐桌前,背后牧苏看不到的手握住桌上餐刀。

    牧苏咆哮:“不可能!我记得你喀秋莎!”

    “我是伊丽莎白。”为了让这个神经不太正常的男人确信,她又补充一句:“伊丽莎白欧文。”

    “哦哦。”牧苏记下,在伊丽莎白警惕中走向窗户:“借你家窗户一用。”

    接下来一幕令她惶恐不安。

    这个奇怪男人高呼着艾米莉亚,撞碎窗户跳下。

    ……

    关门声惊动正在客厅进食的女人。她倏然站起望向玄关突然出现的人影。

    “你是谁……?”

    牧苏做作深情:“伊丽莎白……我终于再一次见到你了……”

    她秀眉微蹙,不记得自己有亚裔朋友:“我认识你吗?”

    牧苏做作情深:“伊丽莎白,我是你未来的女朋友……啊说错了重来重来。”

    然后就一点也不管伊丽莎白怎么想,在后者惶恐不安中他高呼蕾姆,撞碎窗户跳下。

    ……

    关门声惊动正在客厅进食的女人。她倏然站起望向玄关突然出现的人影。

    “你是谁……?”

    牧苏做作深情:“伊丽莎白……我终于再一次见到你了……”

    她秀眉微蹙,不记得自己有亚裔朋友:“我认识你吗?”

    牧苏做作情深:“伊丽莎白,我是你未来的男朋友。我跋山涉险九死一生,终于回到过去找到了你。”

    他不太会讲故事。

    背后手掌悄悄握住餐刀,伊丽莎白冷声答:“不好意思,需要我帮你叫医生和警察吗?”

    牧苏情深做作:“我没骗你!我还记得……你最喜欢吃的是巧克力蛋糕……”

    “呃……我并不喜欢。”

    牧苏神情一敛,正经道:“那你喜欢吃什么?”

    “西瓜沙拉汉堡。”

    牧苏瞪大眼睛:“那他妈是啥黑暗料理!?”

    “请您离开。”伊丽莎白死死攥着餐刀,语气满含警惕。

    “好吧好吧。”牧苏摆着手:“我走窗户。”

    ……

    牧苏情深做作:“我没骗你!我还记得……你最喜欢吃西瓜沙拉汉堡。”

    伊丽莎白微怔,眼眸带着不可思议:“你怎么会知道?”

    牧苏深情做作:“还有,你最喜欢的明星是莱昂纳多。”

    “我喜欢贾斯丁比伯。”

    “啧。”

    ……

    牧苏深情做作:“你最喜欢的明星贾斯丁比伯。”

    伊丽莎白手中餐刀微松:“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她很确定知道自己这些事的人只有寥寥几个,尤其是喜欢吃的东西。

    牧苏深情不做作:“我说过,我是你未来的丈夫,回来救你。”

    “噗……这个玩笑并不好笑。”伊丽莎白轻笑,紧绷起的身体放松许多:“不过……既然你说你是从未来来的,那么猜猜我背后竖起了几根手指?”

    她松开了那柄始终握住的餐刀。

    牧苏想了想,试探问道。

    “十一根?”

    伊丽莎白无言将竖起两根手指的右手伸出。

    “明白。”

    牧苏一打响指,飞扑向窗户。

    ……

    “不过……既然你说你是从未来来的,那么猜猜我背后竖起了几根手指?”

    伊丽莎白话落瞬间,牧苏目光灼灼应答:“两根,食指和中指。”

    她略有苍白的双唇因为惊讶而微张,长长睫毛眨动几下,脸颊升起一抹潮红。

    伊丽莎白呼吸有几分急促,上前几步凝视着牧苏双眸问道:“我在心里想了一个数字,你知道是几吗。”

    就见,牧苏那张强行英俊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深邃若海洋般浩瀚的黑眸转变为无甚情感的死鱼眼。轻抿嘴唇上裂开,俨然化为抱怨本身,怨气泄漏:“哇大姐你就不能一口气说完吗,一个一个往外蹦玩儿呐这是。”

    “没、没有了。”伊丽莎白愕然,不理解他为什么突然这样。

    “呐!你可说好了你!”牧苏边走向窗户边对伊丽莎白指指点点:“这摔来摔去的我不要面子啊。”

    “你要做什么……”伊丽莎白见牧苏打开窗户,而后竟是跨坐上面,忍不住担忧出声。

    “你心里想的是十一。”跨座窗台,半身悬空的牧苏转头问。

    伊丽莎白轻摇头,上前几步:“你快下来!”

    “不告诉我我就不下。”牧苏抱起窗框耍起小孩脾气。

    “我心里想的是01。”

    “了解。”牧苏后仰。

    ……

    伊丽莎白呼吸有几分急促,上前几步凝视着牧苏双眸问道:“我在心里想了一个数字,你知道是几吗。”

    “是01。”牧苏迈动步伐走到伊丽莎白面前,情深不做作轻声开口:“zero和one。”

    伊丽莎白目光迷离,抬头轻轻抚摸牧苏脸颊:“真不敢相信……我未来的丈夫会是个中国人。”

    “我好想你……”牧苏低头轻道,见到伊丽莎白仰头闭眼,如在索吻。

    他闭眼缓慢凑近伊丽莎白。

    突然,嘴唇传来剧烈疼痛。

    牧苏猛然瞪大眼睛。

    就见伊丽莎白正撕咬着自己嘴唇。

    外国人都这么接吻的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