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名侦探牧苏登场!一章完成副本!
    嘀嘀嘀嘀——嘀嘀嘀嘀——

    闹钟吵闹。

    睁眼的牧苏忙去摸自己嘴唇。

    所以不是她被丧尸感染,而是她变成了丧尸啊……

    牧苏一副被玩坏的样子。

    死了这么多次,居然还是没占到便宜。

    那么……换个妹子试试吧……

    他想到了过场动画中惊为天人的新同事。

    ……

    与此同时。

    五人聚在一起,倚路边墙角而坐,无神盯着人来人往。

    喀秋莎没有同流合污,依旧站立,那双棕色眸子透着暴躁。

    连续不断的重来,起初他们还会抱怨大骂,几次过后已经懒得那么去做。

    “你们说……他到底在做什么……”后脑勺贴着冰凉墙壁,深海侧头问道。

    路人经过,好奇看着这几人。

    “传递信号?”风随影问。

    深海打起哈欠:“更可能是发泄不满吧。”

    惊鸿说的犹豫道:“或许在尝试什么,他死亡间隔一次再比一次长。”

    懒散问答中,惊鸿看到对面街道,一道人影向前飞奔。

    惊鸿手扶墙面站起。

    “怎么了?”

    几人抬头看他。

    惊鸿目光越过车道,跟随人影移动:“是牧苏?”

    “是他吗!”几人激灵,连忙站起。

    性情急躁的喀秋莎已经横穿车道追去。

    “我们跟上!”

    惊鸿转头说了一声,穿过拥堵车道。

    按照记忆中路线奔跑,牧苏冲入一栋大楼,保安诧异中钻入电梯。

    紧随其后的喀秋莎与惊鸿等人只看到电梯门关闭。

    上升箭头中,电梯停在五层。

    “走楼梯。”惊鸿当机立断。

    另一边,牧苏走出电梯,推门走入公司。他看到了站立前台的她。如过场动画一般惊艳。

    牧苏做作深情:“伊丽莎白……我终于再一次见到你了……”

    一招鲜吃遍天。

    “这是我们业务主管。”前台为她介绍牧苏。

    天使粉唇微张,带着微笑弧度:“您可能认错人了,我是这里的新员工,您可以叫我珊迪。”

    “明白。”牧苏一打响指。

    后方,走入公司刚听到交谈的众人便见牧苏一头冲向落地窗,撞碎玻璃。

    ……

    惊鸿于垃圾桶边睁眼。

    十几秒后,众人聚集站牌前。

    “他还会来么。”深海眺望远处。

    喀秋莎也不见身影。

    “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他在做什么。”惊鸿眸中迷茫,叹了口气:“完全看不懂啊……”

    “像个精神病。”深海啐道。

    不多时,脚踏长靴的喀秋莎出现。绑缚大腿上的枪套枪柄露出。

    她去了趟枪店。

    “希望你不会对他开枪。”惊鸿轻笑一声。

    众人等待间,不多时,牧苏身影出现,并与上一次如出一辙,于街道奔跑。

    “跟上。”

    ……

    牧苏推门走入公司。做作深情:“珊迪……我终于再一次见到你了……”

    “这是公司的业务主管。”前台为她介绍牧苏。

    珊迪美眸带着诧异:“您认识我?”

    牧苏做作情深:“珊迪,我是你未来的男朋友。我跋山涉险九死一生,终于回到过去找到了你。”

    前台惊愕,珊迪亦是茫然:“您说什么?”

    牧苏情深做作:“我没骗你!我还记得……你最喜欢吃的是西瓜沙拉汉堡……”

    “我是素食主义者的。”

    “这样啊……”牧苏若有所思,边摆手道别边走向办公区落地窗。

    门外目睹全过程的惊鸿等人当然不允许牧苏再来一把,撞进公司低喝:“把他绑起来。”

    喀秋莎已经在这么做了,并比这要过。

    她冲到身后,抓住牧苏肩膀反身过肩摔,膝盖顶住后心,抓住双臂向后一扭。

    双臂登时变形脱臼。

    脸颊贴地的牧苏大嚷:“我全都招,是丁顿放我出来的!”

    “现在怎么办?”深海走到惊鸿身边。

    公司内的员工被动静惊动,远远聚集看来。

    前台女子正拨打报警电话。

    只是不会有警察来了。

    那位天使则不知所措。

    这时,丧尸嘶吼着门外冲来,喀秋莎挑开枪套,抽出手枪抬臂开火。

    砰——

    员工尖叫蹲下,丧尸倒下不再动弹。

    惊鸿在死尸上扫去一眼,回答深海:“开始进行能让导演满意的剧情吧。”

    ……

    获悉了通关要素并暂时解决掉牧苏这个捣乱的隐患。众人便开始行动起来。

    将牧苏绑住关入杂物间,他们先是告诉员工们外界已经被丧尸袭击,让不信者去窗前看。再收拢信得过的人。那些执意要离开的任由他们走。

    临时将公司员工拧成一股绳,喀秋莎与深海开始逐渐往上清理楼层的被感染者,并让临时组建的搜索小队去已经清理过的楼层,搜集食物与水与幸存者,随后想办法联系上军方。

    转眼,时间来至深夜。

    喀秋莎与惊鸿立在落地窗前。

    夜色中,远处浓烟火光。隐隐枪声荡来。密集黑点在楼下街道游荡。

    “我们被困在这里了。”惊鸿注视街道上游荡的丧尸们:“它们到底还算是人吗,是否还能治愈……”

    喀秋莎将最后一把弹匣换上。

    “治疗感染,一次一颗子弹。”

    00:01

    时间跳动。

    众人长舒口气。绑在杂物间堵住嘴的牧苏发出呜呜声。

    花费近五个公计时,终于完成了这一副本。虽然是有一半时间都浪费在第一回——他们枯等了一天。

    清晰海浪透过木板钻入耳中,玩家回归聊天室。

    牧苏(全体):喀秋莎你等着!我君莫笑明人不说暗话,今日之仇我君莫笑要十倍奉还!

    惨遭全程控制并把妹失败的牧苏立刻放出狠话。

    喀秋莎(全体):可以,地址给我。

    牧苏(全体):我去要!你等着!别跑!

    他忙切出游戏,向君莫笑发出消息。

    “小叹啊,你住哪里呀?”

    等待回复中,他顺便上ehmo看了看,不知何时多了一堆回复。

    大意是求牧苏继续更新,没有《牧苏苏传》看他们要死了云云。

    牧苏被他们劝得精虫上脑,忍不住又更新了一章。

    几分钟后,牧苏见君莫笑还未恢复,便悄悄切回游戏,然后长舒口气。

    还好,喀秋莎已经离开了聊天室。

    他才不会承认是怕她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