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日渐正经的标题
    比起询问君莫笑为何之前不理自己,透明桥的优先级更高。牧苏带上面罩,嘟囔着退出游戏时好像没发现啥,登陆游戏。

    短暂失去身体感知,面罩接入神经,进入游戏的牧苏操控身体睁开眼。

    沉重呼吸与闷哼在狭小幽黑的空间传来。

    “你们在做什么不可描述的事吗?”看不见物的牧苏下意识将猥琐心思透露。

    “发生什么了?”君莫笑稍晚一步进入游戏,忍不住问。

    牧苏急忙跳出捣乱“我一进来就看到常威在打来福。”

    君莫笑还未反应过来,唤回几人的透明桥切回游戏,对炽神道“闻香正在登录。”

    炽神一旁沉声“扣住门板,别让外面的东西进来!”

    “啊……哦。”君莫笑反映过,抬手在透明木板摸索,吃力抠住突起纹路。

    牧苏则鬼使神差抱住一旁透明桥。

    “诶?你做什么?”透明桥心中颤了一记,羞怒难明。

    牧苏也不知道自己刚刚抽什么风,不过反正是常有的事,便胡搅蛮缠“拔河没玩过吗!”

    “天怎么没亮。”

    突兀一道声音狭小沙坑响起,闻香上线。

    透明桥说“看你理智值。”

    闻香看向左上角,随即惊呼“不到一半了!”

    同样后来的牧苏与君莫笑不约望向各自理智值。不知何时已经下降到一半。

    “我们被投影攻击了。”透明桥说,她发觉外面拉拽的力度不大。或许与理智值没有太低有关。

    “那它现在在干啥。”牧苏又问。

    “它在挪开门板,试图侵入藏身处。”

    透明桥知道牧苏的它指的谁。

    “为什么?”

    透明桥眉头微蹙,不解道“什么为什么?”

    “这不是脱裤子放屁。”牧苏一副不可理喻的语气“它直接进来不就好了,跟木板置什么气。”

    话落瞬间,外面拉扯力道忽然消失。

    四周一下恢复安静,透露着令人不安的死寂

    本能感觉到不对的透明桥忍不住对牧苏咆哮“真是谢谢你了啊!”

    “谢谢就谢谢,那么大声干嘛!”牧苏假装听不懂嘲讽回吼。

    炽神一口气叹出,抬起双臂紧绷着,却又很滑稽的有几根手指轻捏木板“现在怎么办?”

    “为什么……我们不问问神奇的魔法海螺呢?”卡大莲喏喏道。

    “……”

    还不待另外三个正常人考虑,牧苏已经掏出魔法海螺并问“魔法海螺,告诉我们该怎么办!”

    女声从魔法海螺内传出。

    推开木板

    “魔法海螺让我们推开木板!”卡大莲是个笨蛋,高喊着就要伸手。

    “等等卡莲!”知道自己的好友脑袋一根筋,闻香连忙摸黑抓住卡莲双臂。

    但她抓不到牧苏。

    “珊迪、派大星、珍珍、章鱼哥、虾霸,我们一起推开它!”

    牧苏高喊出什么不得了的话,双手抬起奋力向上推动。

    所有人反应不及中,木板被强行推开,向下翻动。

    亮光从外渗进沙坑。

    习惯了漆黑的众人被光芒刺得无法睁眼。他们微眯着眼,看到牧苏笨拙爬上沙坑,叉腰居高临下望着他们。

    “你们对魔法海螺的话语还存有质疑吗?”

    同时响起的还有日夜响彻不停的海浪及耳边充满恶意的祷告低语。

    几人惊觉,先前居然没有听到丝毫海浪声。

    “怎么回事。”炽神微微松了一口气。推开另一扇木板从坑中站起。其他人陆续爬出沙坑。

    浓雾似乎退去不久,沙滩上暂只有他们。

    “我想——”透明桥握住炽神伸出的手掌,借力上来,环视一圈吐出口气。“可能因为我们理智值恢复了吧。”

    天空依旧阴沉。透明桥就地坐下。

    “我进来时大致是公计时18点18分,当时察觉木板在挪动,有沙落下,就伸手抓住。过不多久炽神上线,我便去喊你们。至于我们收到的袭击,应该属于两个阶段。”

    孙牧空又跑到那颗石头上蹲着,其余几人或站或坐。

    “第一阶段是理智值低于五十以下时。投影出现,并对我们进行袭击。它在尝试拉开木板就是最好的佐证。”

    “第二阶段是理智值恢复到五十。投影消失,或者说它无法直接接触到我们。这也是为何那时拽力突然消失——当然也可能是被牧苏的话启发想要直接进入。”

    透明桥耿耿于怀,斜眼冷瞪仰头望天的牧苏一眼。

    “这时我们理智值已经回到五十以上,它只能在精神层次影响我们。比如让我们以为外面依旧是黑的。也是在这时,牧苏的魔法海螺让我们推开木板。”

    牧苏傲然仰头。

    与此同时,众人忽然感觉身下沙滩在细微颤动。

    这种变化令他们忍不住惊愕起身。

    沙砾欢呼雀跃着,如潮水般涌动分开,一颗占据整个海滩的巨大眼珠从中突显。

    透明桥等人踩在眼珠边缘。

    “啊——!”

    卡莲与闻香忍不住尖叫。

    这似乎惊动了眼珠,亦或它本就为他们而来。

    眼珠转动,直径十几米的瞳孔落在众人脚下,近在咫尺凝视它身上的不速之客。

    那种被紧盯的重重恐惧难以名状。

    “是幻觉。我们理智值还在恢复。”透明桥眼眸紧缩,心中发寒。

    君莫笑头皮发麻“可是……也太夸张了吧……”

    “一点也不夸张,别忘了我们理智值只剩下一半。用非数据模式来形容,这时候的我们已经精神崩溃,持续产生幻听幻觉无法分辨真假,不去管它就好。”

    她合上长眸“闭眼吧。不去看能缓解很多。”

    “可它如果是真的……”君莫笑迟疑。

    “所以我说无法分辨真假,越在意越容易被它拖下深渊。”

    关闭视觉,那种被注视感稍稍减弱。

    透明桥琼鼻忽然微嗅。

    “你们闻到了吗?”

    “什么?”

    “没什么。我闻道了腥味,或许是幻觉。”

    “呃……应该不是幻觉”牧苏语气羞赧。“我刚放了个屁。”

    气氛为之一静,只剩窃窃私语在耳边回荡。

    他们不知道改以何种表情面对。

    “在游戏中还可以这么做吗?”这是卡莲提出的问题。

    答案是当然不能,牧苏一贯的嘴贱而已。

    透明桥生硬将话题转移“我们需要两个半小时让理智值恢复满。那么在此之前,我们要做出选择。”

    “是继续航行,还是逗留一天。”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