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真的,标题真的要开始正经了
    “为什么这么问。”闻香紧贴透明桥才稍感安心,闭上的睫毛不断颤动,不敢睁眼问道。

    “以目前来看,躲藏点只能说成功一半。它让我们活到天亮,也让我们陷入困境。从稳妥方面来说,我们更应该逗留一天改造躲藏点,直到确认何种躲藏点能让我们无忧撑到浓雾散去。”

    “就这个就可以了。”被嘈杂低语声折磨的君莫笑大喊。

    “但问题是我们分属于不同地区,时差不同。我与卡莲闻香在火星,牧苏炽神君莫笑你们在太阳环——”

    牧苏暗自记下。

    “——终有一天会因有人无法上游戏而面临队伍减员。拖得越久这种可能越大。我们要在这种情况发生之前,找到可以让我们真正生存下去的躲藏点避难处。而且我们不能确定之前投影明晚会不会再次来袭。它显然记住了我们。”

    “那么出海?”闻香问。

    听到有人在耳边大声哭喊的透明桥微微提高声音“出航同样有缺点。雾海充满未知。那些吊诡的存在,不确定的航行时间,如果航程稍远,我们就会陷入在浓雾中航行的困境。即便及时赶到望海崖,不知道如何正确搭建躲藏点的我们必定会碰的头破血流。”

    “所以我们需要做出决定。”

    最后一句话落,气氛微微一静。

    同时被幻听侵袭的他们艰难思考着。

    牧苏趴在石头上听它的心跳。

    一无所有的人不会怕失去什么。所以君莫笑卡莲闻香都选择了继续出航。

    精神病人不会怕失去什么。所以带上全部身家及上个副本所得的牧苏也选择了出航。

    决定已下,接下来便是等待理智值回满。

    随理智值逐步回升,他们所受到的幻觉不断变化。当恢复至55左右时,它们身下凝视的眼珠逐渐合上淡去,取而代之是沙滩上看不清面容,身体焦黑的人影们。

    它们拖着缓慢诡异步伐,如被鱼饵吸引的鱼群走向众人,将他们重重包围,而后站定凝视。

    就像那句话你能看到它们,它们现在也能看到你了。

    无论眼珠亦或焦黑人影,都可以理解为另一个地方投影到主世界的幻象。只有理智值降低时,才会与那片正常人感受不到的另一个地方接触。

    透明桥在与其中一道人影对视几秒后便承受不住闭上眼睛,心中庆幸,之前遇到的投影起码不是它们。

    无论是眼珠还是人影,如果它们真的投影出现……

    这种事恐怖的令人不敢去细想。

    “你妈贵姓?”

    “你们咋长的这磕碜”

    “你们能相互认出彼此不?”

    “哎呀你们咋不穿衣服呢”

    “你没有小勾勾,是烧焦了还是你是妹子?”

    “你们那嘎达谁长的最漂亮啊?是不是越黑越美咦嘻嘻嘻……”

    牧苏丧心病狂开始与站在石头旁的人影对话。

    众人听得脸颊抽动无力吐槽。

    透明桥忍不住眼眸睁开一道缝隙,就见一道焦黑人影嘴型在动。

    他们在对话!?

    透明桥心底冒出莫名。

    理智值恢复到60之时,焦黑人影身形淡去,与之前眼珠消失如出一辙。

    牧苏挥着手道别。

    这时候的幻象只能通过低语与一闪而逝来惊吓他们了。

    众人陆续睁眼。直到这时闻香才有胆子问牧苏“它们跟你说了什么啊……”

    “它们希望我去做客。我说在考虑一下吧。”

    作为极擅长背后说人坏话的牧苏,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大概是它们羡慕我有光滑皮肤和清晰五官吧。呵呵呵我的天生丽质你们这群木炭怎么学得来啊。”

    “……”闻香不知该以何种表情面对。

    君莫笑叹气走到闻香身边“我想你明白了吧?”

    感同身受的闻香微微点头。这种事情旁人觉得有趣,只有发生在自己身上才知道会有多难受。

    “你一般怎么应付他。”闻香真的很好奇。

    “不要说话,不要问他。如果可以——最好连看他都不要。”

    “不是吧……”

    “你不知道他的恐怖!”深受其害的君莫笑下意识声音大了几分。

    “你们在那嘀咕啥呢?”

    听到声音的牧苏转头看去。

    这种场面无异于被怪物追杀躲入衣柜,憋住呼吸目睹怪物从衣柜外走过,然后突然转头看来。

    被盯住的君莫笑浑身一僵,关键时刻闻香出来救场“君莫笑在夸你能和幻象交流,真是厉害。”

    “噫,这君莫笑说好话咋还没好脸呢。”

    几人紧绷的精神逐渐放松。虽然耳边低语长吟,不时有道阴影一闪而逝。但比起之前经历这些已经能让他们暂时免疫。

    大概跟肚子剧痛,过一阵疼痛减轻一些,非但感觉不疼还觉得有点舒服。

    透明桥与炽神商讨第二次出航计划。余下无事可做的四人。

    笨蛋卡莲在发现爬不上岩石,求助望切出游戏的牧苏而得不到回复后,便闷闷不乐起来。

    “有一项新的委托。”

    视界,石岐发来消息。

    “终于有案件发生了吗!”牧苏兴致勃勃回复。

    “不是案件,有委托人让我们照看一名孩子。”

    “不接!当我这里是育儿——”

    “报酬很丰厚。”

    “——给多少钱?”

    “您要多少,委托人会尽量满足。”

    “这么大口气啊”牧苏沉吟。“……委托人是谁?”

    “避风港。”

    牧苏大惊从早到晚失色“这孩子不会是你们避难所拐来的黑货吧。”

    “您果然知道我的身份了。”

    “你这么久没要工资我当然知道啊糟糕说漏嘴了。”

    石岐无视牧苏故意制造的槽点“我们迫不得已,而且那孩子只有在您身边才是安全的。”

    “先说好,我不带男的!”

    “是女孩。但她程序出错,因此会表现有些异常,大致可以认作俗称的熊孩子。”

    牧苏不怕,因为没人比他更熊“还有其他要说的吗。”

    “没有了。”

    “那我玩——工作去了,每天你下班后我就要开始工作,哎真是累啊……”

    说着大言不惭的话,牧苏关闭讯息切回游戏。

    海浪钻入耳中,牧苏突然懊恼。怎么就忘了说报酬改成让自己爽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