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标题真的真的要开始正经起来了
    再没什么比死海这个名字更适合它。

    拥有令人皱起眉头的苦涩与腥咸,只要超过一指深,便如无底一般幽深不可测。不见活物,没有生机,刻着深渊烙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拍打着望海崖。

    临近主世界上午10点,理智值恢复满值,透明桥等人将木板搬到船上,准备出发。

    围观玩家有认出他们的,提议要一行,被透明桥婉拒。

    航行绝非人越多越好,固然人多能让理智值减少速度降低,甚至让理智值不再降低乃至恢复,但目标太大是个大麻烦。

    小鱼从嘴边经过或许懒得张嘴。一大群就是另一说了。

    而且并不保证玩家们会听指挥。

    君莫笑对于她拒绝有些不满。在他看来人多总是好的。至于添麻烦……谁能比牧苏惹得麻烦更大?

    木板放置船头,随炽神推动迈上船,两艘小船并肩摇晃着漂离沙滩。

    起伏海面明明在将船往岸上推,然而两条船依然向一个方向前进。

    离岸几十米后,透明桥等人发现最后一条木船跟随出海,于不远处坠在后面。

    “他们在跟着我们。”闻香注意到后方那条离岸不远的船。

    船上坐着六名玩家,以稍慢一筹的速度跟随着。

    炽神头也不回“腿长在他们身上,想跟就跟吧。”

    君莫笑则倍感开心,终于不用跟牧苏同一条船。

    上船前,位置被重新分配。君莫笑与透明桥互换了座位。

    绝不是为了平均一下智商。

    离岸百米后,木船逐渐转向左前方。直到船头直指正东。

    接下来是一段相安无事并枯燥的旅途。只是后面那条船并不那么认为,航行半个小时,那边开始隐隐有争吵声传来。

    同时前方视线尽头,薄雾出现于海面。

    相比第一次的惊慌,众人镇定许多,也更有心情观察雾海区域。

    以雾为边界,近海与雾海出现一条分割线。分割线这一边,死海微掀波浪。虽死气沉沉但总有些海浪声。

    另一边,幽暗如深渊的海水平静泛不起波澜,静谧薄雾笼罩海面之上。

    那里属于另一个世界。

    随之靠近,跟着他们的那条船骚动变大。那边显然第一次见到薄雾。

    君莫笑莫名有了几分优越感,连腰板都挺直几分,转头望向身后,却看到旁边船上的牧苏在用一种揶揄贱笑看着自己。眼神仿佛在说我都知道哦,你的想法。

    他涨红着脸转身僵直坐着。

    “你们说……这水有多深……”闻香趴在船沿,伸出手掌,指尖触碰海水,随船划过分界线。

    牧苏随意应道“你倒不如问问这水里有什么东西。”

    “诶?!”闻香吓得缩回手,几分娇怯“里面有东西吗……”

    “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这下面起码几千米,说没东西你信吗?”

    “是鱼还是……”

    牧苏耸肩“谁知道,底下暗无天日的,怕不是随便长着玩。”

    鉴于牧苏说的有一定可信的,透明桥与炽神都没有出声辩解。这无疑助长他的气焰,嚷嚷着就要讲故事。

    透明桥忽然挑高眉头“再不老实就把你的地址告诉卡莲。”

    这比什么都管用,牧苏登时捂住嘴并做出拉拉链的动作。

    “啊……?在说我吗?”睡眼朦胧的卡莲怔怔抬头。

    插曲过去,小船上空重归寂静。

    无声之中,薄雾之中,两条船只并列。尾迹悄无声息向外荡着波痕。

    透明桥担任警戒。每隔一阵便要扫视一周,注意周边是否有让理智值加速下降的存在。

    另一条小船或许还跟在后面,但他们已经看不到了。薄雾笼罩周围,能见度不足五十米。

    一刻闲不下的牧苏拿出门闩无聊划水玩。

    于安静中向前飘荡。感到无所事事的透明桥托着下巴,下意识将目光落在牧苏水中划动的门闩,并随之移动。

    直到——

    手上湿滑的牧苏一下没抓稳,门闩滑落入水,连水花都没溅起转眼消失。

    “吭……”透明桥嗓子传出抑制不住的吭声,她唇角轻扯,眼眸微弯带上笑意。

    然后便见牧苏瞪着死鱼眼望来。

    笑意微敛去,透明桥说道“你不会要怪在我身上吧。”

    “嘁……”牧苏一副被看破的样子,将富江斧从腰间抽出。

    让我们来砍点什么吧!

    富江斧欢呼中,牧苏拿起它半身探出船沿。

    “你想用斧子把门闩捞上来?”透明桥好奇问,顺着牧苏的思考方式她想到了这种可能。

    “你没睡醒吧?”牧苏一副看白痴的眼神,晃了晃手中富江斧“拿斧头捞门闩?你给我表演个试试?”

    牧苏牧苏,我有点头晕

    透明桥唇角轻扯,微微平复心情后问“那你要做什么?”

    牧苏重新探到船外,用富江斧在船舷上门闩掉下去的位置刻了一道潜痕“门闩是从这里掉下去的,只要我在船上刻下痕迹,等到岸后下水去捞就能找到了。”

    “……”

    透明桥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最终只能眼睁睁目睹牧苏得意洋洋刻完,将富江斧揣回腰间。

    算了。他没想要跳海去找已经算最好的结果了。

    透明桥如此安慰自己,环视一圈检查周围。

    望向前方时,理智值忽然发生变化。

    不是陡然减少,而是……理智值下降速度在回升。

    怎么回事?

    她第一时间想到是否遇到了其他玩家。而紧接,船身猛地震动打消她的这道年头。

    另一条船如出一辙,仿若撞上什么,从船头水底散开涟漪。

    或打瞌睡,或切出游戏的其余几人惊醒,慌乱望向四周,随即将目光落在趴在船头,伸手触摸的透明桥。

    短发垂下,死海不见倒影。透明桥手掌沁入冰凉海水缓慢向下,手腕即将陷入时,她摸到了坚物。

    是岩石。

    “摸到什么了?”闻香小声问,她看到透明桥手臂一滞。

    “岩石。”透明桥吐出口气,撑起身子眺望前方。

    雾海依旧死寂。没有阴影在薄雾中若隐若现。

    她想了想,缓慢挪动身子到船头,双脚探入水下。

    “等……”闻香焦急,正欲出声劝阻。

    就见闻香已经双脚踩在水下,双手缓缓平伸向两侧保持平衡。

    她的身体完全离开木船,站在水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