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绝境
    她在微微晃动,仿佛脚下不稳。

    但随即众人发现晃动的是小船上的他们。

    透明桥站的很稳。脚踝之下没于水面,她堪堪松了口气,薄唇紧抿向前淌出一步。

    荡起波纹惊扰了海面的平静,众人目光心惊胆战随她走出两三米远。

    炽神略一犹豫,同样迈腿踏入水里,淹至脚踝。被响声惊动的透明桥回头,彼此相视微微点头。

    透明桥计划中,他们会往东航行,到达最近一处望海崖。

    小船本该往那里去才是,如今却停在这里。

    透明桥已走出七八米,与她路线错开,往另一侧走的炽神也走出四五米远。

    不知因何,仍在前进的透明桥微微一顿,随即压低身形原路返回,并对众人做出一道手势。

    那代表着发现异样。

    “你们下来吧。”退回三米时,她压低声音开口。

    余下几人相互对视,挪到船头迈出腿。

    冰凉海水渗入鞋中,令人忍不住寒颤。伸出的那条腿仿佛正向无底深渊试探。还好很快——脚踩到了硬物。

    站到雾海上的他们不敢乱动。另一边的炽神也在退回。

    “前面雾里出现轮廓,我分不清那是什么。但理智值没有下降。”透明桥简短说道。

    她发现理智值在踏上这里后已经不再降低。虽然也没有恢复。

    炽神蹲下摸索水底,不多时站直,甩掉手上海水“船送我们来总有理由的。”

    透明桥目光下意识落在众人身后木船,却见木船摇晃着正远离他们。

    心中一惊,透明桥前冲想要抓住木船,却是突然脚下一空整个人扑入水中!

    牧苏心灵手巧心直口快,伸手将她拽回。

    其余几人如梦方醒,怔怔望向悠悠远离消失在薄雾的小船。

    “我的门闩……”牧苏耿耿于怀。

    “我想回去了。”闻香抱起双臂,情绪低迷。

    君莫笑想到另一条小船,急忙出声“后面的人或许能帮我们?”

    透明桥回答“他们未必活到现在,即便可以,看到我们的空船返回他们也会止步的。”

    无论如何,他们被留在了这里。

    而且可能会死在这里。

    “走吧,看看轮廓是什么。”透明桥随意拧去衣服上的水分,说了一句,走在前面。

    薄雾弥漫的海面,孤零零一排身影向前行走。

    众人都看到了几十米外的轮廓,随着向前轮廓显现。

    不是想象中的某种存在的巢穴或是遗迹。是一栋木屋。

    浸泡在海面的木质小屋。

    几人相互对视,看到彼此眼中的惊诧。

    闻香问道“所以……这是被遗弃的望海崖?”

    “应该说是淹没。”

    走在最前的透明桥头也不回说。她脚下突然一绊,踉跄向前跌去。

    队伍顿时停滞脚步。

    “没事……”透明桥站稳说道。蹙眉转身在被绊到的地方伸手入水摸索。好像抓住什么东西般发力提起。

    一块腐烂发黑,如泡发尸体般肿胀的木板被她撑起,大量海水从木板中低淌落下,像沾水的海绵。

    这确定了他们刚才的推测,这里很可能也是望海崖。

    避免溅起水花动静太大,透明桥缓缓放下木板。

    “走吧,我们去小屋。如果那里能恢复理智值的话起码有栖身之处了。”

    知道脚下便是望海崖,原本排成一线害怕踩空的队形逐渐散开,围到木屋前。

    门边窗户灰蒙蒙,看不清昏暗里面。

    望海崖木屋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长屋,走廊左右有数间或者十数间房间。另一种便是单独木屋。

    这里的木屋属于后者。

    地基与根部浸泡水下。透明桥伸手用了几分力气推动。小屋没有明显摇晃,但底部荡起细小涟漪。

    她微微松了口气。起码不用担心它会塌掉了。

    来到门前,透明桥伸手拽动,见门纹丝未动又反力推开。

    依旧无用。

    她心底微沉。难道这里的木屋也属于独立空间,不允许进入吗……

    “让我来。”炽神沉声。

    透明桥点头让出位置。炽神上前双手握住门把,肌肉发力。

    泡胀卡死的木门被缓慢拉拽开。

    海水被搅动,泛着浑浊的幽黑夹杂着碎絮。

    一股难明味道钻入众人鼻中,算不上好闻。

    “尸体腐烂的味道。”牧苏黑眸眯起,眸光锐利扫过房间。

    众人一惊,登时不想踏入。

    透明桥叹了口气,撇下一句话迈步淌入木屋“是封闭空间木料腐烂的味道。”

    一张木桌摆在窗下,一旁油灯早已干涸,脏兮兮的餐盘呈着一堆毫无价值的黑渣。角落摆放歪斜椅子,已经不能坐了。

    小屋最里面是一张木床,床褥长满霉斑。床脚处的衣柜冲着门口。

    “理智值在上升。”

    透明桥转头说。随即发现他们驻足门外没有进来。

    “怎么了。”

    牧苏努嘴,示意她抬头。

    心声不详的透明桥抬起头,一只无形手掌倏然攥住她的心脏,寒意直入脑海。

    无数道黑影趴在天花板上窥视,头顶上方,几只黑影伸长手掌向透明桥抓握。

    “只是霉斑……”

    透明桥恢复知觉,依旧紧张的薄唇轻抿道。

    她刚刚真的被吓到了。

    黑色霉斑遍布木屋的天花板,如扭曲挣扎的怪影。因为长时间的肆意滋生而有几公分厚,显得突出立体。

    任何人第一眼都不会将之与霉斑联系在一起。

    犹在后怕的透明桥注意状态栏,理智值没有减少。

    这时,炽神迈进木屋,并直走向衣柜拉开。

    衣柜内空旷,底部一层积水,只是普通的衣柜。

    从被淹没开始,这间小屋就失去了原本的作用。

    除了理智值。

    几人陆续进入木屋,闻香嫌恶捏起发霉被褥丢到床角,坐到还算干净的床板上。

    透明桥呼出口气,看着房间内的众人“严格来说小船并没有带我们来错地方……”

    “我们要在这里呆多久。”君莫笑显得有些焦躁。

    透明桥回答“呆到有玩家路过,并可以好心帮助我们。”

    “如果我们改造这里呢?”闻香出声。带着她独有的乐观。“一个被淹没的望海崖能碰到的几率很小吧。你之前也说过时间越久,越可能因为某人有事而导致队伍减员。我们出海的最初目的不就是要在海外找到避难处。倒不如……我们将这里打造为一个避难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