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怎么样!上一章标题正不正点!
    “先确定能不能撑过夜晚吧。”

    与之对应的是透明桥的悲观。

    死海中的浓雾……

    她望向窗外,流露几许顾虑。

    不过除了她,其他人都很感兴趣,即便牧苏也是如此。

    没什么比在主世界建造一个避难处更能令人跃跃欲试的了。虽然材料是个大问题。

    “我们方位在哪。”

    “正东。”炽神回答。

    “我们离前一望海崖2个小时海程,大概10千米。”透明桥沉吟。“我先查一下有关淹没望海崖的资料吧。”

    她走到床边坐下,头倚靠闻香肩膀切出游戏。

    闻香窃喜,将透明桥脑袋微微扶起,让她姿势更舒服些。

    在此期间,炽神走出小屋,回到透明桥被绊到的大概区域伸手摸索,找出那跟木板后拖回倚在门外。随即又返回屋外,开始收集水下木板。

    君莫笑跟去帮忙,牧苏想了想,也跟出去看守木头,以免被不法分子盗取。

    或者直白说为什么也不做。

    见人都离开,卡莲嘟起嘴“你说的根本没用嘛。”

    “啊?诶?失败了吗?”闻香怔然,随即才想起卡莲指的什么。“你那个鲁莽样子……谁会喜欢上你啊!”

    卡莲缩起肩膀,神情怯怯。

    “真拿你没办法。”只有在这个笨蛋面前闻香才会做出一副家长模样。她大开大合坐着指点风云“呐,我给你出一招,你假装是女人。”

    “诶……不好吧……”卡莲迟疑。

    “先把他骗到床上再说啊!”闻香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你都自称能让男人爆弹连发了,区区一个精神呃……”

    精神病几乎脱口而出,闻香觉得这么说有点难听,又改口“区区一个牧苏怎抵抗得了。我教你,你对他说……”

    几十秒后,卡莲扭扭捏捏出门,转向牧苏,吹弹可破肌肤带上红晕,声若蚊呐“牧苏,其实我……”

    卡莲忍不住抬起头,目光一触牧苏那双死鱼眼,轻呼一声忙低下头,只敢透过睫毛偷看自己喜欢的人。

    “我……我是……”卡莲脸色绯红,喏喏出声“我是男的。”

    嗡——

    卡莲脑海嗡声一片。

    说错了!

    就见牧苏点头附和“真巧,我也是。”

    “我……我是说……”卡莲几欲害羞昏迷过去“我是……女……女人。”

    话语钻入耳中,沿着耳道抵达耳蜗,再被传入精神病独有的病变大脑。

    死鱼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睁大。

    “啊……是嘛,真好啊。”牧苏干笑回答。瞬间感觉索然无味。

    ……

    不多时,卡莲进屋,神情委屈。

    “诶?不会失败了吧。”闻香惊异轻呼,又有些尴尬。毕竟主意是她出的。

    卡莲点头,几欲哭出“我跟他说我是女人,然后他一副很失望的样子……”

    听完叙述,总之闻香也不知道这算怎么情况了。

    “所以这家伙是有心无胆吗。”

    透明桥声音响起,睁开眼眸,带着笑意说。

    小屋外。

    炽神用一种试探性步伐前进,也就是重心靠后,伸腿迈出看脚下是否空的。君莫笑东张西望跟在后方,沿炽神脚印而行。

    然后听到卡莲在门边呼喊他们。

    “情况怎样?”炽神一进入,他与透明桥同时问对方。

    炽神和君莫笑身上微微散发热意,换来的收货是门外多出三条长短不一的木条木板。

    门边牧苏也擦着额头,看了这半天可把他累坏了。

    “我先说。”炽神开口“外面直径大约八十米,边缘不规则。参照其他望海崖,我在其他可能有木屋的地方搜索,发现水下有废墟残骸。那里的木头可以暂时为我们所用。”

    “已经都泡发了吧……还能用吗?”闻香一副向老师提问的姿态。

    炽神看向她“如果打算改造这里,我们可以用它们围起望海崖,圈出活动区域。我没有要说的了。”

    话落,他望向透明桥。

    透明桥接过话“没有找到相关资料。可能没人遇到,也可能遇到的人没有说。总之……这种情况说明我们很可能已经在望海崖外圈了。”

    “所以从某种程度来讲,我们已经完成了此行的目的?”炽神问。

    透明桥很少有判断错误的时候。众人不疑有他。

    想到航行已经结束,他们心口落下一块大石。

    他们都不是职业玩家,有各自的学业与工作。固定时间并且长时间进行游戏对他们是一种压力。

    现在,这种压力以一种并不圆满的方式解决了。

    透明桥点头,神情说不出遗憾还是轻松“并且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东西。”

    “不用说出来。”牧苏立刻插嘴。

    奇怪看了眼牧苏,透明桥说“有人用噩梦难度通关比例大致统计了每座望海崖的人数,并根据现有玩家数计算出望海崖的大致数量。”

    “说了不要说了,会被喷水字数的……”牧苏苦着脸。

    连续被打断,透明桥笑着“我会告诉卡莲哦。”

    “你告诉卡莲那你你就随便说吧……”牧苏还是认怂了。

    卡莲更迷糊了“到底什么嘛……”

    透明桥言归正传“那名玩家得出140~160个望海崖的结论。也就是平均每个望海崖有十万左右的玩家。”

    牧苏问“消息来源可靠吗?”

    惊异于问话的居然是牧苏,透明桥还是回答“不确定,可以勉强拿来作为参考。”

    “但还是没价值。”炽神摇头“我们不清楚望海崖的平均间距,也就无从得知这个望海崖圈有多大。”

    闻香托起下巴问透明桥“游戏部落没有信息吗?还是说我们是第一个?”

    “我们肯定不是第一个。”透明桥并不觉得晚了近两个星期的他们能从1500万名玩家脱颖而出。“但正和我们的行为一样,抵达其他望海崖的玩家不会将这点秘密说出。”

    “那我们接下来做什么?”君莫笑问。

    “将这里改造为新避难点。”“但在此之前我们要进行一把噩梦难度。具体事项可以在梦境讨论。并且无论输赢我们我们都能获得随机道具。一件有用的东西在这里至关重要。”

    闻香带着担忧“可是你说会加深注视……”

    透明桥看向她“先活下去才是重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