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看到那个千层冲盟的帖子了吗,水一万楼榨干她!
    “它这么内向,怎么看都是因为你欺负它!”牧苏装作义正言辞的指责小丑。

    “我没有,我不是……”小丑连连摆手,却见scp096重新捂住脸,陷入严重的情感失控中,发出呜咽哭泣与意义不明的喊声。

    小丑惊恐地不断后退,从敞开的窗户飘出。

    096缓缓从座位上立起。它开始尖叫。声音不大却令人难以忍受。牧苏忙赶在前面拉开门,缩起脖子闭上眼,任由096带起劲风与尖叫冲出门外。

    声音愈来愈远,确认096是真的走了,牧苏小心翼翼睁开眼睛,重新关上门。

    他长舒口气,望向教室内剩余的九名学生。它们也在望向他。

    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才第一把。

    牧苏将被096推开的桌椅摆回原位,开始如视察考场般慢步而行,打量第二把火该烧谁。

    “我的剪子……”裂口女小声喏喏问。

    “我没收了。上课时间不允许拿出这么危险的东西。下课后来我办公室去取。”牧苏轻声训斥道,转身看向身后小丑空座的后面。

    阿蕾莎坐在那里,她也在抬头望他。

    身着深蓝色连衣裙,小女孩模样的她大抵是这个教室里唯一像是学生角色的。

    “王耀?”他试探着问了一句。

    小女孩只是歪头,那双如深渊般深邃的黑色眼眸望着他。对牧苏说出的词汇人名无动于衷。

    牧苏摇着头叹气走过,来到后排。

    阿蕾莎后座是勺子杀人狂。这货一见他,就如示威又似威胁般从黑袍怀里抽出一柄银白勺子。

    ……

    走廊杂乱的奔跑声与尖叫惊动办公室,余下玩家面面相觑,惊魂未定听着尖叫接近,又随即远离。最后从地板下的一楼传来又在窗外响起。

    哪怕如此也没有玩家敢去看一眼发生了什么。仿佛只有这里才是安全的。

    虽然这里与安全二字毫不相干。

    炽神与透明桥相视一眼,二人站起,前者来到门边,将门拉开一角向走廊张望,后者走到窗边向下望去。

    彼此都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回到座位,闻香追问:“勺子杀人狂又是什么?名字比096还奇怪。”

    “顾名思义。一个致力于用勺子杀人的家伙。”透明桥说。

    办公室的玩家正思考勺子怎么杀人,就听她继续说:“它会不断用勺子敲击目标,直到目标忍受不了折磨精神崩溃被敲打而死。它的由来是用勺子追杀一个男子十二年。同时它无法被杀死。意为被他盯上只有死才能解脱。”

    “完全是精神上让人感受绝望啊……”君莫笑十分到位的作出感叹。

    ……

    牧苏面无表情掏出剪子。

    这个从精神层次上让人崩溃绝望的存在看了看牧苏掌中的大剪刀,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调羹,羞愧地收起低下头颅。

    鼻孔喷出两团热气,得胜的牧苏扭头看向裂口女后座的弗莱迪。

    没有玩具熊前缀。

    他套着一件红蓝横条纹毛衣,右手的金属锋利铁爪一下下敲击着桌子。黑色礼帽下是一张满是烧痕的狰狞身体。那张同样狰狞可怖的脸庞上双目阴冷凝视着牧苏。

    牧苏居高临下望着他,眸中满是不屑:“一个样貌丑陋欺软怕硬的恋童癖也配坐在我的教室?”

    ……

    “和玩具熊弗莱迪重名的另一个弗莱迪是什么……?”

    问话的不是闻香,是语文课老师圣月光。

    鉴于他死于玩具熊弗莱迪之手,那么对另一个弗莱迪充满好奇理所应当。

    “一个会潜入我们睡梦中,然后袭击我们的怪物。因为这是游戏所以它似乎无法伤害我们。只是我不确定系统会不会强制我们进入睡梦并被它袭击。”

    “但是有一点……”炽神开口:“别忘了我们进入梦境是通过睡觉。所以它可能随时可能袭击我们……”

    “牧苏很久没回来了。”托着下巴的卡莲忽然说。

    气氛一静。

    是啊。牧苏已经去了五六分钟了。

    这个笨蛋别死了没逃回来……透明桥神色担忧,决定去看一看。

    “注意点。”闻香提醒。

    点头回应,透明桥开门迈入走廊。

    嘭——

    轻关上门的声音在寂静走廊很响。透明桥轻声走动,来到走廊另一头的教室门外。

    奇怪的声音混杂着桌椅在木板上挪动的声响从门内透出,透明桥紧贴木墙,探头透过木门上的窗口向教室内张望。

    牧苏压着一道身影,挥舞拳头用力下砸。

    “……?”

    透明桥转回头,使劲揉了揉眼睛。

    她吐出一口气,重新从窗口望向教室。

    这回她看得更加清晰。牧苏绕到弗莱迪身后,臂弯死死锁住他的喉咙。

    怀揣着莫名与紊乱,透明桥往回走去。

    她心中胡思乱想着。可能是弗莱迪露出怯态,牧苏看它好欺负就……?要知道那家伙向来欺软怕硬的。

    但她更觉得这件事匪夷所思。

    推门回到办公室,众人望来。

    “怎么样?”卡莲迫不及待追问。

    透明桥回过神,欲言又止,随即摇头:“等他回来让他告诉你们吧。”

    ……

    “我有……话……”弗莱迪艰难开口。

    牧苏臂弯微松:“说什么?”

    弗莱迪难喘息几口,感觉脖间再次勒紧忙不迭大嚷:“该死的,你以为我想陪一群疯子在这里上课吗!”

    “如果你只是要说这个的话——”牧苏重新收紧。

    弗莱迪这一刻福至心灵,突然大叫:“我会老实的我会老实的!我不会惹事的!”

    这样很屈辱,但总比被这个小心眼老师借刀杀人弄死好。

    牧苏看这货很识时务,便松开弗莱迪往讲台走去。

    几步迈出,他倏然目光一凛回身一脚踢去!

    噗——

    闷响中,弗莱迪被踢得连连倒退,重重撞上墙壁引得头顶吊灯一晃。

    “我说了我不会惹事的!”弗莱迪屈辱大叫!

    “我以为你会趁我背对你的时候偷袭。”牧苏轻咳几声化解尴尬,回到讲台,在余下几名同学身上扫过。

    竖锯比利和安娜贝尔两个玩偶老实坐在座位。沙耶除了挥舞触手阻挡身后禁婆视线再没其他。异形皇后的口水将木桌腐蚀的很严重。

    三把火烧完。

    咔嚓——

    门被推开,096出现门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