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来不及想标题了,先这样凑合下
    它身形佝偻着,捂住脸,游荡般回到座位坐下。

    视线被遮挡的裂口女不得不侧过身体才能看到讲台上的牧苏。

    牧苏走到敞开门边,探头左右看了看没发现有玩具熊弗莱迪和小丑的身影,便嘟囔着关上教室门回到讲台。

    “096啊,我个人呢,是极其不推荐这种私下解决的。”牧苏故作腔调:“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跟老师我说啊,这件事下不为例。”

    他也不管同学有没有在听,取出粉笔转身在黑板上写划。

    “我是牧苏,你们可以叫我——”

    写完牧字的牧苏忽然僵住。

    苏字怎么写来着……

    轻咳一声,牧苏写划不停,在黑板重重一点后转身。

    “你们可以叫我牧八老师。那首先,我给同学们讲一个雨后小故事吧……”

    ……

    咚——

    塔楼古钟响动。

    众人眼前浮现崭新的字幕。

    30分钟。

    透明桥心道。一节课的时长是30分钟么……

    古钟犹如下课铃。响彻之后,办公室外的走廊开始传来杂乱脚步声——绝不是一个人能做到的。

    那么唯一可能就是……那些怪物出来了。

    咔——

    门把手转动,众人瞳孔随之一缩。

    牧苏出现在门外。

    众人松了口气之时,不由好奇打量这个跟那群怪物解除三十分钟还存活的玩家。

    该说不愧是称号玩家吗?

    至于他的同伴就是五味杂全了。透明桥的秒死已经说明难度,偏偏牧苏不仅没死,还成功上完一节课。

    “你怎么做到的?”

    神色臭屁,满嘴杂修的牧苏刚一坐下,闻香迫不及待问询。

    牧苏正欲开口,办公室房门忽然被敲响。

    办公室原本还算热络的氛围瞬间僵硬。

    11名玩家都在办公室,那么敲门的……是谁?

    他们身形僵住,脑海一片空白……

    “进来吧。”就听牧苏说。

    嘎吱——

    原本近乎无声的开门声此刻无比清晰。众玩家似乎看到有浓郁无边际的黑暗从缝隙滚滚渗入进来——

    “老师……”喏喏声中,一名穿着旧大衣,面容姣好的女人站在门外:“我来取回我的剪刀……”

    裂口女有心竖立恶鬼的尊严,却因惧怕牧苏而不敢抬头,浑身散着纠结的气息。

    这么多老师在,牧苏想给裂口女同学一些颜面,便什么也没说站起身,将怀里放热的剪子交给她。

    裂口女接过,就听牧苏半责备半关心低声说:“女孩子有防备心是好事,带着武器防身也是好事。但那是对付坏人的,老师我是坏人吗?嗯?”

    裂口女轻轻摇头。

    牧苏伸手揉了揉裂口女脑袋,将她本就很久未曾梳理的长发揉得更乱,柔和笑道:“好了回去吧。其他老师都是新来的,上课时别欺负他们,去吧。”

    “嗯。”裂口女乖巧点了点头转身离开。走到楼梯前时忽然回头看了一眼,那双眸子正巧与牧苏对视上。

    如触电般移开,裂口女忙低下头快步走下楼梯。

    目光跟随裂口女身影消失在楼梯口,牧苏推了推鼻梁上并不存在的眼镜。

    没有谈过恋爱的老剩女就是好攻略啊。

    “所以你是怎么做到的?”透明桥踮脚,下巴几乎搁在牧苏肩膀上边往外望边问道。

    “什么怎么做到的?”牧苏不解扭头。

    二人鼻尖轻轻触碰,相距近在咫尺。透明桥有些不适退开,红晕一闪而逝说:“殴打弗莱迪。我看到你在和他打架。”

    听到这话的玩家瞪直了眼睛。

    这位之前是玩格斗游戏的吗?

    牧苏关上门:“狗仗人势听过没?”

    强忍住吐槽牧苏的用词,透明桥顺着他的说法思考下去:“你借用了某种让弗莱迪惧怕,或是让它不敢造次的存在的势?”

    这的确是个好办法。

    “牧苏,麻烦你将发生了什么跟我们说一遍吧。”透明桥微微抿唇。

    “我有些不好的感觉……如果其他玩家撑得时间很短的话,势必会多出大量空余时间,余下的时间会发生什么……”

    牧苏乐于分享他与他曾经的朋友们的故事,于是开始述说。

    “学不来。”

    几分钟后牧苏讲完,炽神摇着头。

    牧苏的把戏很简单,与虎谋皮狐假虎威。激发这些怪物的矛盾来让自身处于安全境地。

    可就算知道牧苏怎么去做的,他们也无法模仿着做出。

    趴在桌子上的闻香长叹一声:“我有时候真感觉你和我们玩的不是同一款游戏啊。”

    这句话她想说很久了。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的大智若……

    “没错,本大爷这就是大智若愚哈哈哈哈哈。”牧苏叉腰大笑。

    闻香一翻白眼,懒得理他。

    咚——

    此时此刻,古钟再响。

    炽神拉开门缝往外窥探,学生们正陆续回来。

    “10分钟。”透明桥粉唇微启,将心算的课间时间说出。

    接下来该轮到卡莲上场了。

    她不敢一人去,便请求望向牧苏。后者自然不会拒绝,向其他人打过招呼后陪卡莲一同走出办公室。

    教室门推开,牧苏出现门前。

    卡莲怯怯走进,不敢拿正眼去看下方学生。

    牧苏才没这么拘谨,半倚门边,歪头看向重新出现在座位上的小丑。

    小丑感到不适地微微移开视线。

    “好好上课吧。”牧苏说,便要离开。却发觉一颗硕大脑袋不知何时贴在面前。

    破损皮套露出其后狰狞面容。猩红双瞳透着怨毒。

    牧苏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伸手薅着玩具熊弗莱迪脑袋便往门内拉,临了还补了一脚。

    “上课了不待在教室乱跑什么!”

    连打带踢将不知所措的玩具熊赶回座位,牧苏这才关门离开。

    砰——

    门被关上。

    卡莲缩起肩膀,偷偷看向这帮学生。

    ……

    托牧苏的福,卡莲撑了10分钟。

    接下来名为利维坦的玩家就没她那么走运,一分钟后匆忙逃回。

    五节课结束,时间过去却还没到一个小时。

    透明桥忧心忡忡,而在这时——系统提示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