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等下这个标题我以前用过吧?
    牧苏起身就往门外冲。

    闻香心急手快拉住牧苏:“你跑什么。”

    牧苏震声:“我都快把小丑和弗莱迪坑到它奶奶家去了,不跑等着被肢解吗!”

    “原来你有自知之明啊!”闻香大声吐槽。

    慌乱的不只是他,其他玩家同样举止失措,只是不知道该往哪里逃。

    炽神站起身:“别急,先听透明桥的推断。”

    办公室忽然暗下几分。炽神神色一动,走到窗前望向天空。

    刺破乌云的光束正逐渐消散,天空重新变得阴沉。

    淡淡雾气笼罩这片围起的院区。

    “时间不多了。”

    他提醒众人。

    透明桥环视众人一眼:“分开躲藏吧。人越聚在一起越可能被一网打尽。”

    话音落下,就已经有名女玩家冲出门,争分夺秒寻找躲藏点。

    有人起头,其余玩家陆续匆忙离开办公室。只剩两名玩家还未离开,似乎在等透明桥他们。

    闻香这时问:“我们也要散开吗?”

    “我们也要。聚在一起的目标太大了。”透明桥往窗外望去一眼,雾气正逐渐浓郁,已经如阴天般见不到阳光。

    她收回目光,开始往门外走去:“散开吧。有情况在聊天组里说。”

    卡莲要跟上牧苏,被闻香拉住:“我们两个一起。”

    陆续快步下楼,走到门口时,外界已然阴沉如傍晚。昏暗中浓雾弥漫,可见度不足数米。

    她不确定浓雾只对玩家单方面有影响,还是同样会影响怪物视野。

    身后脚步声传来,炽神他们跟随出来。

    透明桥不再犹豫,孤身走入浓浓白雾,身形淡去。

    ……

    浓雾包围的灰蒙蒙的校园。

    透明桥沿着小径前行。她记得小径尽头是角落,同时有一片齐腰深的花草。

    花草可以提供藏身。靠近院外或许也能让怪物不敢靠近。禁止离开学院这一条不会只指他们这些玩家。

    “啊——”

    尖锐惨叫于雾中传来。

    好快!

    透明桥微惊,加快步伐沿着小径走往花草处。

    几片雪花悠悠飘落。

    不知何时,视线内,周围有雪一样的碎絮飘落下来。落在透明桥头发、肩膀上。

    透明桥微怔,情不自禁伸手接住一片雪花,手指轻碾。

    灰烬……?

    她下意识想到阿蕾莎。

    透明桥在聊天组发去一条消息:你们那里下“雪”了吗?

    在没有遮挡的空地等待十几秒没有回复,透明桥便不在逗留,加快脚步。

    一分钟后,她看到了那片依旧盛开,灰蒙蒙浓雾中死气沉沉的花草。

    ……

    名叫古天乐的玩家肚子于浓雾中游荡。

    他神色惊慌步伐急促。不知道该往哪里躲藏。远处不时传来的惊叫令他也随着一惊一乍。

    就在此时,他看到前方浓雾中一道人影朦胧。他面色一喜,很快笑容又僵在脸上。

    人影披散长发,一身破旧大衣带着口罩。

    腿仿佛不听使唤,古天乐眼睁睁看着这个女人走到面前,阴测测问:“我美吗?”

    古天乐怔怔点头:“美……”

    “这样呢……”女人忽然摘下口罩,露出两侧直裂到耳根的血盆大口。

    他露出好似哭一般的笑容:“也……也美……”

    “那我就让你变成……”裂口女掏出大剪刀,倏然扑上前。“和我一样美!”

    ……

    牧苏在空旷走廊上行走。

    他又回来了。秉持着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一点,牧苏推开教室房门。

    雾气弥漫的空教室透着冷清。

    牧苏轻车熟路躲到讲台下方空间。闲不住地开始幻想:自己在讲课,女同学躲到讲台下方然后……

    就是人选有待商定。异形女皇哪凉快哪呆着吧。沙耶那副模样实在享用不来。

    纠结之中,一张惨白怪脸突兀占据整个视野!

    “嘻嘻嘻……找到你了。”小丑嬉笑着,目光怨毒:“我们飘起来吧……!”

    牧苏不慌不忙闭上眼,扯着嗓子大喊:“096!快上!”

    小丑一慌,下意识跟随闭起眼。

    牧苏趁机睁眼,双脚发力蹬出。小丑踉跄后退中牧苏飞快爬起,嘴唇紧抿逃到窗前跳窗逃生。

    嘭!

    一声闷响,牧苏重重砸在松软泥土上。转身逃入浓雾之中。

    ……

    牧苏在空旷走廊上行走。

    他又回来了。秉持着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一点,牧苏推开教室房门。

    雾气弥漫的空教室透着冷清。

    牧苏轻车熟路躲到讲台下方空间。闲不住地开始幻想:自己在讲课,女同学躲到讲台下方然后……

    就是人选有待商定。自带体香的禁婆似乎是个好选择,但那张脸实在是不堪入目。安娜贝尔体型太小。

    纠结之中,一张狰狞怪脸突兀占据整个视野!

    “嘿嘿嘿……找到你了。”弗莱迪嘿笑,目光阴冷:“噩梦开始!”

    牧苏不慌不忙,扯着嗓子大喊:“阿蕾莎!快把三角头弄出来!”

    弗莱迪一慌,下意识转头看去。

    牧苏趁机双脚发力蹬出。弗莱迪踉跄后退中牧苏飞快爬起,嘴唇紧抿逃到窗前跳窗逃生。

    嘭!

    一声闷响,牧苏重重砸在松软泥土上。转身逃入浓雾之中。

    ……

    牧苏在空旷走廊上行走。

    他又回来了。秉持着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一点,牧苏推开教室房门。

    雾气弥漫的空教室透着冷清。

    牧苏轻车熟路躲到讲台下方空间。闲不住地开始幻想:自己在讲课,女同学躲到讲台下方然后……

    就是人选有待商定。裂口女外表姣好,但那张四处漏风的嘴谈不上享受。

    纠结之中,一张狰狞怪脸突兀占据整个视野!

    “捉迷藏到此结束。”弗莱迪丑陋面孔满是胜利者的笑容:“我又抓到你了。”

    “哦?是吗?”牧苏眼眸低垂,轻笑着望向弗莱迪身后,似乎在与何人对视。

    右手铁爪轻轻摆动,弗莱迪哼笑:“我看起来会那么蠢,同一个当上两次吗?”

    “你真的那么蠢。”牧苏目光挪动到“他刚才说你坏话,我全听见了。”

    “嗯。”

    另一道轻嗯声清晰无比。

    弗莱迪悚然回头,只看到空空如也——

    牧苏趁机双脚发力蹬出。弗莱迪踉跄后退,牧苏飞快爬起,嘴唇紧抿逃到窗前跳窗逃生。

    嘭!

    “该死,要换个地方藏了。”

    爬起的牧苏低声暗骂。

    这地方水不了字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