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啊不行啊想不出正经标题
    五节课程与四次课间休息,总计三小时十分钟。

    透明桥心沉入谷底,她知道一直以来惶惶不安因何而起了。

    牧苏拖的四十分钟与自己四人加起来还不足一小时。

    接下来他们要坚持二个小时才到午饭。

    他们很可能会在这两小时内团灭。

    惨叫间隔很短。躲在此处十三分钟,她已经听到两声惨叫。

    想了想,她将这些发到聊天组。

    随后又发出一条消息:“我如果早发现这点就好了……”

    刚要关闭聊天,闻香发出讯息。

    “我不知道下没下雪,我在室内。”

    “没事的啦,仔细想想,如果没有你提供的资料。恐怕就牧苏那家伙能通关的样子。”

    透明桥:“你们还在办公室?”

    闻香:“我和卡莲躲到……应该是食堂,这里有很多的桌椅。很安全。”

    透明桥:“那你们小心。”

    发完这句话,透明桥切回游戏。

    窸窣——

    花草拨开声入耳。

    有什么在接近。

    透明桥眸光微深,将身子压得更低。

    来者的目标明显,直冲透明桥而来。

    稀稀疏疏——

    浓雾中,一道身影摇晃而来。

    她身体不着片缕,这一幕与香艳无关。

    泡在水中不知多少年的皮肤肿起层层褶皱,近乎透明。无眼白的双瞳黑暗深邃。头发长及拖地,在身后披洒在花草上。

    若有似无的香气开始弥漫在四周。

    禁婆。

    透明桥泛起苦笑。

    来的快了点,她还以为这个藏身点能持久一些。

    ……

    君莫笑已经快被逼疯了。

    他在伊始便跑到校舍后方,一片茂密树林中的一颗大树上。

    很聪明的想法。无论是小丑还是弗莱迪亦或玩具熊,看起来都不像会爬树的家伙。

    但他还是被盯上了。

    他发现一只玩偶不知何时正坐在相邻的树杈上,淡绿瞳孔紧紧注视着他。

    这是一只名为安娜贝尔的娃娃。

    君莫笑被吓坏了,从树上坠下。正要逃进树林深处,惊悚发现她不知何时坐在一棵树根下,仰头望着自己。

    君莫笑开始往另一个方向逃,随即发现不管往哪里逃,它总是会出现在自己目光注视的地方。

    如果这样还好,起码只是如勺子杀人狂般给人心理上的压力。然而很快,事情开始向不妙的方向发展……

    ……

    圣月光小心翼翼沿墙而行。他是没有找到合适藏身处的那几名玩家之一。

    他聆听着周围动静。他很怕玩具熊弗莱迪会从某处突然窜出。

    前方,浓雾中一道轮廓显现。

    圣月光脚下一顿,死死凝视那道迈步接近的身影。

    轮廓中等身高,既不臃肿,耳朵也不在头上。他长舒口气,不是玩具熊。

    人影接近到几米外,显现面目。

    是弗莱迪。

    ……

    其余玩家或躲在角落,肾上腺分泌祈求别被找到,或逃离怪物的追杀,或是警惕周遭寻找安全藏身点。

    牧苏双手插着口袋,如闲庭漫步般于浓雾中闲逛。

    不知身处何处的牧苏走上一条小径。他突然微微仰头,鼻子嗅动。

    一股禁婆的若隐若现香味钻入鼻中。

    “说起来我还没找过禁婆的晦气啊……”牧苏嘟囔着,顺着香气弥漫的方位走去。

    香气渐渐浓郁,加快步伐的牧苏终于看到与禁婆缠斗一起的透明桥。

    花草被压倒一片,黑长头发将二人身体束缚一起。

    牧苏忙冲上前,一脚踢在禁婆胸口将二人分开。拉住透明桥略显冰凉的柔软手掌转身便跑,口中犹在大嚷:“你放心,禁婆的弱点是火!等我们找到点火工具就来烧禁婆玩!”

    另一边,透明桥从缠绕的发丝挣脱出来,捂住被踹动而隐隐作痛的胸口坐起,就见牧苏拉着禁婆钻入浓雾。

    “……?”

    透明桥呆滞。

    他不是来救我的?

    拉着禁婆乱跑的牧苏犹不自知,横穿过前院,不知觉闯入另一处战团。

    勺子杀人狂压在名叫摸鱼的玩家身上,挥勺便打。后者拼命挣扎不让勺子落下。

    突然闯入的牧苏惊动二人。他们动作一滞,扭头望向牧苏。然后很快,目光不约而同落在身后被牧苏拉着手的禁婆。

    “啊!!!”牧苏看清二人,大喊着拉着禁婆往另一方向逃离。

    目光跟随身影消失浓雾,摸鱼和勺子杀人狂相互对视一眼,然后如梦初醒继续厮打起来——

    ……

    炽神喘着粗气,躲藏在墙后。

    他在第一时间跑到塔楼,这里似乎是宿舍。沿着旋转楼梯上楼时,他意识到有什么东西跟在后面。

    趁机从二楼窗口跳下,炽神留意到门口有被腐蚀的痕迹。

    是异形女皇。

    正欲逃开,炽神突兀听到前方有杂乱脚步声靠近,而紧接,牧苏拉着禁婆冲出浓雾。

    “你……”炽神目光不可抑制落在牧苏身后的身影身上,正欲开口说话,就见牧苏脚步急停,换个方向逃去,低声急骂。

    “该死,这里有异形女皇!”

    炽神瞳孔一缩,微微转动头颅——一只狰狞金属般银白色的头颅从门内钻出。

    ……

    “牧苏不会有事吧……”食堂最角落,窃窃私语声传出。

    重重桌椅挡住了窥探,昏暗的食堂似乎是个很好的藏身处。

    “放心吧。你什么时候看那家伙失手过……”闻香轻声安慰。她不愿承认这点,但这是事实。“琉璃也说过牧苏那家伙不是普通人,说不定他是什么神秘组织的成员,跑来装精神病呢……”

    话音落下,闻香听到脚步回荡,连忙闭口不谈,紧紧盯向食堂门口。

    不多时,两道人影出现门前。

    “牧苏,这里!”

    卡莲起身挥手喊,闻香已然来不及拉住。

    身影注意到这边,快速跑到二人面前。

    见来人是牧苏,闻香松了口气,而很快……

    “你……”

    闻香与卡莲眼睛发直看着禁婆,卡莲更是缩到闻香身后。

    牧苏喘着粗气,咧嘴一笑回过头:“我把透——”

    入目的是那张半透明的面庞以及全黑眼珠。

    牧苏愣愣看着她:“您哪位?”

    “是禁婆。”躲到闻香身后的卡莲小声提醒。

    “我知道!”牧苏又不傻:“你怎么会跟着我!”

    “不是很明显吗。”闻香叹着气拉起卡莲往后退却:“你把她拉来的。”

    “可恶……”牧苏恨恨咬牙,松开手转身就跑。

    他毫无节操的把禁婆留给闻香和卡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