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
    “你能往外捅点正常的词吗!”君莫笑忍不住插嘴打断。

    意外摆脱安娜贝尔后,君莫笑看到聊天组透明桥留言便赶了过来。

    经历安娜贝尔带来的种种精神上的折磨,他心态濒临爆炸。

    “俺是乡下来的,没那文化咧。”牧苏操着一口大葱味说,接着语气一转突兀回到正题:“把scp173放出来,让它们狗咬狗。可以的话我们再找到scp096,撑到午餐到来十拿九稳。”

    几人望向透明桥,于是透明桥简单说了一下scp173的特性。

    “一种混凝土结构的类人雕像。会在没人注视的时候进行接近瞬移的速度快速行动,并移动到生物身后扭断脖子。但当有目光接触时就会保持不动。牧苏的意思可以利用它们。scp173会狩猎所有生物,scp096能避免怪物肆意接近。营造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

    就听君莫笑抱怨:“那时的人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鬼东西,一个比一个古怪。”

    牧苏眼睛一瞪:“怎么说你祖宗呢?没大没小的玩意儿。”

    君莫笑哑口无言,那张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

    闻香见君莫笑可能要炸,忙出声打圆场:“173……我记得是被关在禁闭室了吧?我们要将它放出了来吗?”

    牧苏侧目,心想这么别扭的话她怎么说出来的?什么叫‘我们要将它放出了来吗’应该是‘我们要将它放出来了吗’。

    等等……‘我们要将它放出来了吗’也不对啊!

    正纠结着,牧苏感觉有人在叫他,忙回过神,就见所有人都瞅向自己。

    知道他一定没听见,透明桥轻叹一声,重复说了一遍:“我们该如何引出173。而且还要考虑将它放出来后怎么关回去。”

    “这个最好办了。”牧苏神秘一笑,望向君莫笑。

    “干、干嘛!”君莫笑慌张大叫。

    ……

    自由活动已经开始二十余分钟。

    除了炽神死过一次,和透明桥卡莲上课被杀,其余三人还持有三只替身娃娃。

    看上去似乎颇为节省,但别忘记他们要在这里生存三天。

    现在过去不足两个小时。

    校舍一楼。

    路牌前,牧苏鬼鬼祟祟走上左侧走廊。

    为避免团灭,其他人都守在门口,牧苏独自行动——他特别要求的。

    禁闭室有一扇厚重,与校舍定位不符的厚重金属门。

    牧苏握住船舵般的门锁,逆时针扭动。

    咔嚓——

    门内机关活动,一条缝缓缓开启。

    牧苏探头进入门内。便在幽暗封闭的禁闭室中发现站在墙角的轮廓。

    脑袋占据体积的三分之一,比例不协调的一双短腿。没有指关节的光滑圆手抵在墙上。

    “赞诶。”

    终于亲眼得见scp173的牧苏赞叹一声,在它诱人的臀部线条上扫去一眼,缓缓后退中,173消失于视线。

    然而下一瞬间——

    哗——

    scp173移动发出的刮石声响起,它倏然出现在牧苏目光所及的门口,正面朝他,短手平伸。

    牧苏准确预判到它将要出现的地方。

    牧苏忽然心生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双目圆睁着,绕到173背后。正想做些什么时,透明桥的喊声由门口传入走廊。

    “好了吗!小丑来了!”

    他们没有牧苏那么丧心病狂。在这些怪物面前他们依旧处于猎物的地位。

    牧苏轻啧一声,只好放弃想法缓缓退回,再次拐过一角来到路牌边。

    哗——

    刮石声再响,只是这回没再出现周围,似乎去了哪里闲逛。

    与此同时,系统提示情理之外,意料之中出现。

    牧苏没有掉以轻心,背对门口缓缓后退。scp173可没其他家伙好欺负。

    退到门口,牧苏忽然后背和人撞了一下。

    “是你?”

    转头入目面孔让牧苏微怔。

    “嘻嘻嘻。”小丑嬉笑。黑黄不齐似野兽般牙齿露出。

    不远处门外,众人守在那里。没一人离开,哪怕是君莫笑。

    小丑胸前还有牧苏的一双鞋印,新仇旧恨加在一起。此番怕是不能从善了。

    呼……

    牧苏吐出一口浊气。不理身后小丑迎面走向众人。

    果然,最后还是需要我出手啊。

    他脚步一停,缓缓转身,将众人护在身后。

    他直视几米外的小丑,黑眸深邃锐利。缓缓低声道:“没好好看清就来惹我,鲁莽就用代价来偿还吧。”

    君莫笑在后面瞪大眼睛,心想指不定是牧苏从哪偷来的耍帅台词。

    闻香和炽神心中咯噔一声,隐隐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就见牧苏气息一凛,昂首冷哼:“这是个游戏。我们是玩家,你是npc。你若识相就装今天什么都没发生。如果不识好歹,休怪我不客气!”

    可喜可贺,没人打断,他终于如愿以偿将这句话完整说完了。

    而紧接,在小丑与众人愣神之际——

    牧苏倏然转身前冲。

    砰——

    两声痛呼。牧苏和透明桥同时捂住额头。

    “嗨呀你挡着我干嘛,帅气的逃跑都被你破坏了。”牧苏捂着脑袋抱怨,绕过众人踉跄钻入浓雾。

    有喊声遥遥传来:“你们顶住!我先撤!”

    ……

    对抛弃同伴毫无压力,耍帅永远失败的牧苏向前奔跑。百米后他脚步放缓恢复为步行。

    四周浓雾将他笼罩,静悄悄无一点声息。

    浓雾中前进,牧苏脚下忽然一顿。一种被注视感油然而生。

    环视一圈,他看到前方小径上,安娜贝尔抬头看着自己。

    目光微凝,牧苏不理她继续前进从她身边经过。

    小径前方,两旁花草与公园椅在浓雾中显现,牧苏再一次看到了安娜贝尔。

    这回她坐在公园椅一角,如小女孩的洋娃娃般老实坐在那里。

    “女人,你是在玩火。”牧苏轻叹,走到安娜贝尔身侧坐下,双腿交叠在一起。

    没有回复,牧苏如在进行独角戏。

    片刻,他微微侧目,看向安娜贝尔侧颜。

    “女士,有人夸过你的眼睛很漂亮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