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
    咚——

    宿舍塔楼上的古钟响起。

    躲藏在食堂近两个小时,除了被牧苏强行留下的裂口女,并未有其他学生出现。

    他们驱虎吞狼的计划成功了。

    虽说其中发生一些插曲。如一道黑影从窗外经过。或是刮石声墙隔传来。

    倚靠墙角蹲坐的牧苏起身,十分自然地顺势坐到餐桌前,后仰翘腿等待吃饭。

    透明桥拉开椅子坐在身旁。裂口女略一犹豫,也在二人对面坐下。

    亮度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提升,朦胧雾气逐渐退去。

    闻香炽神等人往这边望了一眼,最终没能像牧苏二人那么胆大。选择靠近一些相邻坐下。

    卡莲趁闻香没留神,硬挤到这张桌子上。不过只能与裂口女挨着坐了。

    “17怎么办。引回收容所关起来?”

    相处近两个小时,和裂口女还算熟络的透明桥将她当做半个自己人。因此言语没有刻意隐瞒。

    “让它四处浪吧。”牧苏伸长脖子往打饭窗口张望。“反正下午它们还要自由活动一阵。关了放放了关,万一17闹脾气不肯出来了怎么办。”

    透明桥很想吐槽他的异想天开,然后看了裂口女一眼后便保持沉默了。

    连对立方的存在都能拉拢过来,牧苏的话某种程度上或许真的存在可信度。

    光线从窗外斜照,园区重变为春意盎然。

    雾气退散,众人的视线如满是水汽的镜片被擦拭一番,变得清晰。

    接连脚步声从走廊传来,侧目看去,先前猎手身份的学生怪物正陆续来到食堂。对这边理也不理的找空处坐下。

    诺大的食堂足以让二十几个学生和玩家单独坐开。

    透明桥在问裂口女一些问题挖掘游戏内容。而这期间,学生陆续到齐。

    玩家也来了二人,还有两名玩家没有出现。大抵是不敢来了。

    食堂中,玩家们既没有闻到食物的味道也没看到八尺女。

    “不会是吃我们吧……”闻香缩起肩膀,成功把自己吓到了。

    叩叩——

    这并不大,却足以清晰让所有人听到的敲窗户声传入耳。

    顺着声音来源望去,窗外,一道高大身影俯身注视他们。

    她身高接近瘦长鬼影,大致2.5米。众人中身形魁梧,1.9米的炽神与她相比如同小孩子。

    八尺女一身纯白连衣裙,柔顺黑发自然垂下。。阳光披洒在宽大帽沿的白色草帽,碎金般的光斑落在白皙细嫩的肌肤。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的眼睛藏于草帽下的阴影,只露出高耸鼻梁与红艳薄唇。

    看到她,透明桥忽然明白走廊与入口的天花板为何那么高了。

    看到她,牧苏一股冲动油然而生,高声宣誓:“诸君,我喜欢**!”

    卡莲浑身一震,下意识低头望向自己平坦的胸部。难道……就因为这个他才不喜欢我的吗……

    与此同时,裂口女眸子深处流露几抹失落。

    打招呼的八尺女离开窗前。不多时,脚步声从走廊传来。

    牧苏翘首以盼中,八尺女出现在入口。推着一辆与她身形相符的偌大餐车优雅走到打饭窗口。

    “猜一猜里面装的是腐肉还是变质的食物。”闻香小声说。

    “是你们都爱吃的东西哦。”听到闻香小动作的八尺女抿唇一笑,打开餐车顶盖。

    玲琅满目的食材浮现众人面前。土豆泥、牛排、三明治、面包、糕点及水果。

    香气溢出。

    “不会是人肉吧……”闻香用更小的声音嘟囔了一句。

    “管它什么肉,反正是游戏里。”牧苏迫不及待起身,经过闻香时撇下一句话。

    将刚起身挡路的异形一屁股拱开,牧苏快步来到餐车前,拿起餐盘和餐具递给八尺女,随即眸带希翼抬头看她。

    遗憾的是那双眼睛依然很违反物理法则的仍处于帽下阴影中。

    沙耶排到牧苏身后,挥舞着触手。

    “新来的老师么。”红唇微动间,吐气如兰。“那么您想吃点什么呢?”

    “美味的东西,比如你。”牧苏慵懒倚靠餐车,身体前倾凑近八尺女,开始令人不忍直视的强撩**。

    红唇掀起诱人弧度,八尺女将一块牛排夹起放进餐盘。

    “想吃什么水果呢?”她又问。

    “水蜜桃。”牧苏拿起一颗桃子,伸出舌头轻轻舔舐,眉毛微挑,目光似要看透阴影之下的真面目:“像你一样,饱满,诱人——呸呸。”

    牧苏扎了一舌头毛。

    “还有呢?”八尺女浅笑,饶有兴趣般的语气。

    牧苏一听有戏,手掌一松桃子从掌心滑落,咚咚落地滚动几圈不动。

    身后肉团似的沙耶做出低头动作,随即蹲下伸触手去捡掉落地面的桃子。

    突然,牧苏站直,双腿迈开。脚边桃子被踢到骨碌碌滚出几米外。

    摸空的沙耶小脑袋抬头看了看牧苏,又回头看了看排在身后不耐烦的异形女皇,恋恋不舍从桃子上收回视线。

    前面,双腿岔开,上身挺直的牧苏双手扣住胸前衬衫,突兀用力往两边一扯。

    衣服绷开,扣子挣脱乱飞,砸在餐车上轻响,不知滚落何处。

    牧苏如脱壳般双手高举将衣服滑落到腰间。露出上身的牧苏故作诱惑,手掌从肩膀轻抚到前胸:“还有你晚上放学后……有空吗?”

    ……

    “那个笨蛋是在表演怎么快速激怒对方从而挨打吗?”听不到声音,只能目睹背影的透明桥被这一幕辣的眯起眼。

    “我觉得他是在搭讪。”还是炽神有经验,一眼猜中。“用错误的方法。”

    八尺女依旧不答,汤勺?起土豆泥,然后就像所有食堂打饭大妈那样,牧苏呆滞目光中开始颠勺。

    半分钟后,牧苏垂头丧气端着餐盘而回,重重往桌上一放。

    透明桥忍着笑意,肩膀撞了一下牧苏:“她是什么意思啊?”

    难得她也有好奇这种八卦的时候。

    不过她好奇的不单如此。透明桥想得很好,牧苏若能再拿下一人自己这边就更保险了。

    “菜就给这么点,意思还不明显吗!”牧苏指着一小堆淋上鸡汤的土豆泥委屈巴巴诉苦:“杀手锏用了居然都没反应,一定是嫌弃我年龄大……谁还没年轻过啊,歧视老年人么,越老越有味道难道不知道吗呜……”

    最后一句往嘴里扒食物的牧苏说得含糊。

    透明桥疑惑:“什么?”

    “没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