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耍帅装逼必会丢脸这种设定当然存在
    窗前的炽神转过身。

    透明桥望向牧苏:“你陪他去吧。有你在可以威慑那群学生,让它们不敢出手。”

    “冇问题。”牧苏起身就往门口走。

    “等一下。”透明桥叫住牧苏,有几分不忍直视指着他光着的上半身:“先把衣服穿上。”

    ……

    二楼走廊,二人并肩而行。

    炽神身形停在教室门前,并未进去。而是拿出口袋中的一只替身娃娃交给牧苏。

    牧苏眯眼:“做什么?要贿赂我?”

    昏暗中,炽神凝视着他:“我看得出来,如果这个副本只能有一个人通关的话,那个人会是你。我没有信心能顺利完成梦境,所以我将希望留在你那里一部分。”

    他不是爱煽情的人,所以说完后不理牧苏去反应,推门而入。

    玩具熊弗莱迪想要冲上前,被牧苏瞪了回去。小丑想要起身,被牧苏挽袖子的动作吓了回去。

    炽神顺利走到讲台,望向门口的牧苏:“你回去吧。”

    牧苏点头,正好他有要紧事要做:“我拿些东西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

    说完揣起替身娃娃顺手关上门。

    一路下楼,牧苏还在嘀咕:“一般角色干出这种事八成是要领便当了。”

    做某件事前交代后事仅次于:一群人里选择单独行动;给其他人看自己老婆孩子的照片;偷听时脚边放着能发出声响的东西。位列十大flag之四。

    出校舍门,沐浴阳光下。牧苏微眯起眼,仰头看了眼天空破洞倾洒下的金色光束与周边阴云,迈步下了台阶,转向校舍后方,位于树林外围的水潭。

    对付这群学生不体罚是没用的。他需要一个教鞭。

    柳枝是最好的选择,而这种东西只有水潭边上有那么几棵。

    树海荡起涟漪,幽静水潭风吹不起波澜。几棵低矮柳树歪斜栽在潭边,随风吹拂,枝条摆动。

    牧苏凑上前,折下一根柳条,挥舞一下见软硬有度正是抽人的好东西,便不再祸祸其他柳枝,站在原地剥去外皮。

    手上不停,眼睛乱转。不多时,剥掉一半的牧苏便将目光聚集在水潭上。

    深潭不见底,鸟叫虫鸣皆无。死气沉沉,怕是里面连活物都没。好听点叫静谧,难听点叫诡异。

    而在这时,潭心一滩头发般漂在水面的黑色物体吸引牧苏注意。

    按耐住好奇心剥完柳条,他顺手如唱戏武生旗子般,将白花花柳条竖在身后,岸边捡起石头朝那摊头发丢去。

    扑通——

    石头落在头发不远处,清脆水声水花溅起。死谭泛起波澜,那摊头发也被惊扰到,随波晃动着。

    一张面孔缓慢浮现于水面……看到牧苏正撅起屁股,吃力搬起岸边人头大的石头,又连忙沉了回去。

    一道消息同时出现所有玩家视野。

    嘭——

    石头落地,牧苏连忙跑回校舍。

    办公室,透明桥倏然立起,与闻香对视一眼眉头紧锁:“他应该还有两只替身娃娃才对……”

    “被怪物连续杀了三次?”闻香提出一种可能。

    “不太可能。炽神不是那种会连续犯下三次错误的人。”透明桥摇头:“难道他替身娃娃没带在身上,或者给了牧苏……?”

    “聊天组问问?”闻香试探问。

    透明桥担心则乱,被闻香提醒后回过神,切出游戏。

    透明桥:“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

    炽神回的很快。

    炽神:“我交给牧苏一个替身娃娃。他刚一离开我就被弗莱迪和小丑同时攻击并被杀死。我建议你们也这么做,交给牧苏一只替身娃娃暂时保存。”

    透明桥:“知道了。你那边怎么样,是正常退出梦境吗?”

    炽神:“嗯,我已经在望海崖了。除了奖励道具其他什么都没获得。你们继续吧,我趁现在搜集有用的东西。”

    透明桥:“有突发情况喊我们。”

    炽神:“我会的。”

    回到游戏,透明桥发现其他玩家都是满面愁容。

    “发生什么了?”她问闻香。

    “刚刚钟响了,该第七节课了……”

    透明桥恍然。第七节课是人文。但那个玩家在自由活动中就被杀死了。

    “交给我吧。”

    斜地里一道低沉声音响起。众人纷纷顺着传来方向望去。

    一道身影立在门边,那张面孔隐藏在阳光的阴影下,隐约可见轮廓。

    他眉宇间带着一抹凛然凌厉的气势,深不可测的眸子里一片黑暗,那种强大的黑暗气息瞬间将众人包围。

    “牧……”闻香嘴唇微动,艰难说出一字。此刻的牧苏实在强势,令人透不过气。

    “血债血偿,我会给它们应有的教训的。”低沉的令闻香卡莲芳心直跳声线传来,那道身影转身迈步。

    咚——

    牧苏一头磕在门框上。

    “意外……只是意外……绝不存在耍帅装逼必会丢脸这种设定……”牧苏捂着脸狼狈逃走,连门都不顾得关。

    他走后十数秒,办公室众玩家才回过神。闻香怔怔道:“刚刚是我的错觉吗……?那是牧苏?”

    “应该不是吧,我没看到死鱼眼……但这么丢人,应该是吧……”君莫笑拿不准。

    ……

    一具面容模糊,颈部失去大半血肉的魁梧倒在第一排。

    血液尚未凝固,在尸体身下聚起血泊。

    教室死寂无声。学生们坐在座位一言不发,也对醒目尸体视而不见。

    踏——踏——踏——

    沉重脚步声忽然从走廊传来,正在接近。

    十几秒后,脚步声停在了门外。

    十二名学生齐齐望向门口。

    嘭!

    一声巨响,木门猛然一震,木屑飞溅中,一只脚掌与小腿穿透木门,出现在它们视野。

    而紧接,一道身影单脚跳着踉跄进来。

    没料到门这么不结实的牧苏一脸尴尬将腿拔下来。轻咳一声化解尴尬,深邃目光扫过教室。

    “你们——”

    咚——

    门板倒下正砸在牧苏后脑。

    手忙脚乱将多出打洞的门安好,牧苏回到讲台上强行板起面庞:“人文老师请假了,这一节改成卫生课。但在此之前……”

    他双眸逐渐眯起,锋芒毕露。

    “长久以来的散漫看来让你们忘记这是什么地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