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班干部提拔计划
    面容模糊的尸体倒在身前。魁梧身形与来自主世界的肮脏背心,无声表露这具尸体的身份。

    “这不是你们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

    讲台后方,牧苏眼神锐利在十二名学生身上扫过。

    “有谁动手了,自己站起来吧。”

    没人起身。

    牧苏冷哼:“都不说话?那我就只能问问我二大爷去了。”

    他当然不可能真的去找“二大爷”上古邪神。他只能切出游戏,跑聊天组去问。

    炽神和透明桥的聊天记录省了他去问,看完炽神怎么死的那段便又切回游戏。

    在众学生视角,只不过是牧苏双目突然失神,踉跄一下紧接重新站直。

    有心树立威严,牧苏故弄玄虚的继续狗仗人势:“刚我二大爷跟我说了是谁干的……小丑,弗莱迪,你们有什么话要说吗?”

    弗莱迪眼睛瞪直。心说他二大爷真是上古邪神?

    小丑依旧是一副阴险恶毒模样,看不透情绪。

    关于牧苏如何知道凶手是谁这件事上,十二名学生想法各异。它们目光跟随牧苏从台上下来,走至小丑面前。

    “把手伸出来。”牧苏从身后抽出柳条。

    小丑只是目光阴冷看着他,既不攻击,也不配合。

    牧苏流露几许玩味,柳条换到左手,右手则背到身后去拉座位上的096。

    他的小动作被小丑注意到。涂着白与红油漆的脸庞闪过一丝不甘,不情不愿缓缓伸出手掌。

    小丑不会死。起码096杀不死它。但那种浑身被撕裂的感觉并不好受,尤其是它的反抗对096毫无威胁。

    牧苏右手重新抓住教鞭,用力一抽。

    啪——

    小丑惨白脸庞上多出一道抽痕。

    小丑缓缓抬头,昏黄眼珠与狰狞面庞带着不含掩饰的杀意恶毒,低声缓慢说:“不是该打手吗。”

    它在发怒。

    “我只是让你把手伸出来,有说要打你的手吗!”

    手滑打错的牧苏理不直气也壮。偷换概念向来是这货的强项。

    最终小丑也没能扑向这个骨子里远比自己还要恶劣的存在。而得到虚荣满足的牧苏走向后排,弗莱迪的座位前。

    “好歹我也是家喻户晓的恶鬼,给点面子……”这个狡诈阴险,又有些幽默感的恶鬼露出讨好似的笑容。

    “你几时给过我面子?把手伸出来。”牧苏铁面无私~辨忠奸~江湖豪杰~来相助~王朝和马汉~在身边~~~

    弗莱迪犹犹豫豫伸出手掌,然而牧苏刚一抬手他就倏然缩回。

    牧苏眼睛一瞪:“我跟你玩呢?”

    弗莱迪苦起脸,任命般摊出手掌。

    看到这一幕,小丑心底莫名觉得解气几分。

    牧苏拿着教鞭,用力一抽。

    啪——

    小丑惨白脸颊又多出一道抽痕,与先前正好交错。

    正纳闷声音怎么是从背后传来的,牧苏就听到小丑嘶吼:“为什么又打我一下!”

    “杀鸡给猴看,怎样!”牧苏当然不会承认是打错人,转头梗起脖子硬犟:“不管弗莱迪心中如何想,起码他认错了。你呢,有半点承认错误的样子吗!”

    批评一圈,牧苏成功圆了回来,走回讲台冷喝:“自由活动我管不着。但是上课期间,就老老实实别惹事!”

    见无人吭声,牧苏鼻子喷出两团热气:“再有下次,我不会亲自出手。我会直接让二大爷把你们赶出学院,听到没有!”

    棒子打完,该给一甜枣了。

    “本着问你们负责的态度,接下来我来分配一下一班的吧班干部安排。”

    “阿拉蕾被提升为班长。希望你以后能起带头作用。在学业与纪律上做一个楷模表现。”

    “裂口女,你是副班长。不过因为你的能力较弱,发生突发事件不要亲身阻止,可以去找班长或找我。”

    “沙耶,鉴于你跟克苏鲁保洁阿姨有些关系,劳动委员由你来做,负责打扫教室卫生。”

    “体育委员勺子杀人狂。我很期待你能编排出一套勺子健身舞。”

    牧苏将这群或臭名昭著,或骇人听闻的怪物们分配班干部。并且大部分班干部都交给了第一等级中相对友好的学生。

    如此竖立阶层,一是脱离学生队列的它们很难再融入学生圈子。二是成为班干部,将会与老师站在同一阵营。潜移默化下自然不会再对玩家出手。

    这是透明桥计划的一环。

    “哄小孩子的把戏。”弗莱迪抱起双臂,不屑嘟囔。实则偷偷竖起耳朵在听。

    “暂时成为班干部的就这些——”

    就听讲台上的牧苏开口宣告结束。

    弗莱迪心中一急,还没想好怎么办,牧苏下一句响起:“——那些没有被选中的也不要气馁。目前还有生活委员、文艺委员、心理委员等班干部暂时空缺。如果有同学自认为有能力,或者想要表现自己可以提出或者单独私下来找我。”

    这也是透明桥计划的一环。

    先是拉拢关系较好的一批学生,再丢出诱饵,引诱另一批学生。

    这几个计划看似荒诞不经,实则荒诞不经。没人会相信这些怪物会对班干部感兴趣。

    但如果实施计划的是牧苏,就是另一回事了。

    将透明桥交代的任务完成,牧苏开始自由发挥。对前排的尸体努了努嘴:“副班长,平时尸体你们怎么处理的?”

    愣了几秒才反应是在叫自己的裂口女如梦方醒,匆忙站起说:“异形女皇和沙耶会吃掉一部分。剩下的由克苏鲁阿姨打扫。”

    “它白天会来清扫吗?”

    “除非老师全部死掉,不然它不在白天露面……”裂口女声音变得有些小。

    当着老师面说老师死掉感觉很怪异。

    牧苏昂首赞扬:“多谢裂口副班长的回答,奖励小红花一朵,再接再厉。”

    心理阴暗的裂口女只觉一束阳光照进心房。呆愣坐下,脑海全是牧苏对自己的那一句夸赞。

    “卫生很重要。它关系到我们会不会生病。生病很重要,它关系到我们能活多久。不要小瞧任何一种身体损伤。哪怕是跌倒或者发烧,它队徽对身体造成不可逆的损伤。”

    牧苏终于想起自己的正职,卫生老师。开始说起卫生相关的事情。

    “我可以给大家讲一个故事,我自己的故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