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体育老师请假了再占用大家一分钟你们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
    略过scp096,牧苏来到靠窗一排。

    比利和安娜贝尔有些难办。它们身上没有明显不注意卫生的地方,但牧苏不想给它们小红花。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想给。

    前者装残疾,辛苦照顾半天结果发现可以自由行走。后者靠自己牺牲色相才摆脱它。都不是善茬。

    来回打量良久,牧苏不甘各自给了一个小红花。略过异形女皇,站在沙耶身前。

    “沙耶奖励小红花一朵。”

    事实证明他给小红花的确存在黑幕。看也没看就说完的牧苏走到最后一名学生桌前。

    黑发披洒在地面赤足周围,同时遮挡面孔与大半皮肤。挡住那半透明泡肿身躯的同时也让禁婆看上去像一坨人形毛发。

    简单打量一下,牧苏做出评价:“头发太长,影响仪容。”

    正要转身走开,头发中忽然响起一道非常轻的女声。

    “我……不会剪……”

    身形一顿,牧苏重新打量一番禁婆,心想身为有责任心的老师,需要为每一个同学负责。于是作死般问:“我帮你剪?”

    禁婆脑袋微动,似乎是在点头。得到许可的牧苏兴奋撸起袖子,从裂口女那里借来剪子,伸手将禁婆发帘掀开,收拢到一起用力一剪。

    剪刀几乎没遇什么阻碍合到一起,牧苏手上则多出一捋长发。

    没了黑发阻碍,禁婆令人不忍直视的身躯暴露在牧苏面前。

    “裂口,你那里有多余的衣服吗,给禁婆一件。”牧苏当然不会对一具近乎巨人观的身体发情,偏头去问裂口女。

    不过闭上眼睛就难说了。

    裂口女将她的大衣脱下给禁婆披上。

    “团结有爱,裂口女……”牧苏下意识要给裂口女小红花,忽然惊觉太轻易获得,它们就不会珍惜了。

    于是改为赞扬:“……做得很好,大家要多向她学习。”

    他举起剪掉的长发打量,忽然顿了顿,缓缓转头望向秃顶的小丑。

    “不许给我!”后者尖叫。

    牧苏轻啧:“秃顶还不戴假发,不知道是敢于勇敢面对惨淡人生还是自暴自弃。”

    交还剪刀,他将长发往禁婆桌上一放,留下一句禁婆获得小红花一朵便返回讲台。

    感觉差不多玩够了,牧苏环视一圈,故作威严沉声道:“接下来自习一段时间,你们注意保持安静。班长你来管理自习秩序。”

    说罢,牧苏径直走出教室——被卸掉的门堆在一旁。

    另一边,牧苏的归来让办公室众玩家始料未及。

    “我让它们自习了。”

    牧苏随口说了一句,回到办公桌坐下。

    “你不怕它们自由行动?”

    “怕啊。”牧苏说这话时神情非常自然。

    闻香有些发蒙:“那你还……”

    牧苏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但老师不都是这么干的吗!隔三差五说你们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嘴上说自习实际偷偷躲起来暗中观察。下课后说再占用大家一分钟。体育老师永远都在请假。”

    闻香不知该从哪里吐槽:“你是不是对老师有什么误解……”

    “所以……你稍后打算……”透明桥话没说完,明眸冲牧苏眨了眨,一副你懂得的模样。

    牧苏点头:“嗯。一会儿偷偷到后门那里观察,看有谁最闹就揪出来竖典型。”

    透明桥很想纠正牧苏这种行为,嘴唇微张,最终还是没能开口。

    他应该有分寸的……

    透明桥心想。

    大概……

    她忽然想到什么,从自己桌上拿给牧苏一叠小花。这是她收集来课程时间安排那张纸,查找资料后撕出来的。可惜不是红的。

    牧苏懊恼一拍脑袋。炽神尸体仍早了。那么多血足够蘸一些来用了。

    收起小白花,牧苏目光在办公室众玩家脸上扫过,考虑拿谁来当小红花祭品合适。

    他的思索被走廊深处传来的吵闹声打断。

    是教室传来的声音。

    “看到没,一会儿没人看着就不行。嗨呀这帮学生真不让人省心。”牧苏叉腰起身,一副碎语大妈模样尖着嗓子念叨几句,小跑离开办公室。

    众玩家面面相觑。

    ……

    “我在校外都能听到你们的吵闹声!”

    离门口还有几步距离,牧苏先将心头酝酿的一句话喊出。顿时感觉念头通达。

    说着走到门口,并没有看到想象中学生们到处乱闹,大声说话的一幕。

    它们坐在各自座位,一言不发。仿佛先前被牧苏听到的都是幻觉。

    “老师,scp173刚才来了……”副班长裂口女贴心为牧苏解惑。

    “哪呢?躲哪去了。”

    牧苏一惊,忙转身看了一圈,然后又抬脚看了看脚底。

    后排的弗莱迪欲言又止。

    你转身找就算了,去看脚底算怎么回事???

    裂口女回答:“嗯……被班长拉进里世界了。”

    闻言,牧苏惊异望向阿蕾莎,在得到确认后点头赞赏:“做得很好。”

    学生大多收编完成,已经不需要173来做搅屎棍了。牧苏领着阿蕾莎前往禁闭室将scp173重新收容起来,随即回到教室。

    咚——

    下课钟声正响。

    学生们陆续离开。牧苏束手站在门边,对每一名学生亲切打招呼。

    待最后一道身影消失楼梯口,牧苏鬼鬼祟祟左右看了眼,快步钻回教室,连忙掏出一把小白花丢进尚未完全凝固的血泊,随便抓两把正反蘸均匀,也不顾得脏塞回口袋。

    一切完成,牧苏装做无事发生吹着口哨离开。

    回到办公室,牧苏刚一坐下,忽然轻咦一声:“怎么感觉少了点什么?”

    “摸鱼出去了。”心中诧异牧苏的敏锐,透明桥说道。怕他不知摸鱼是谁又补充一句:“一个玩家。”

    ……

    小径边的公园椅,摸鱼坐在上面,眺望着远处花草。

    在他身边,勺子杀人狂孜孜不倦挥舞勺子敲击摸鱼的脑袋。

    “你跟我说说牧苏上课都做了什么?他真的尽心尽力给你们上课了?”摸鱼按耐不住好奇,这也是他出来的原因。

    “尽心尽力我不知道,不过他是真拿我们当小学生来教了……拽着异形女皇的爪子剪指甲这事儿你敢信?”

    勺子杀人狂手上不停,嘴上一番添油加醋无中生有。

    “真是丧心病狂。”摸鱼咂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