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玩具熊清除计划
    ..org,注视深渊最新章节!

    在牧苏重新收容scp173几分钟后,系统提示姗姗来迟。

    摸鱼和勺子杀人狂仍在继续聊天。

    “你们……就任由他这么做?”

    话一出口摸鱼便开始后悔。好不容易它们温和下来。别因为自己引发它们的反抗情绪。

    他的担忧没有成真。保持一定频率敲头的动作一顿,勺子杀人狂叹气:“倒想阻止,也得有办法啊。”

    “什么意思?”

    勺子杀人狂换了个地方敲:“你一本正经想要杀一个人,一般来说那个人都会惊慌失措吧?他不。他非但不怕,还会讲脱口秀。然后趁你发愣的时候打你一顿就跑。所以很奇怪。我们一票凶神恶煞的恶鬼,怎么就被制的服服帖帖了呢?”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对对就是这个。”勺子杀人狂敲动频率一下加快:“不止如此。小丑想杀他,结果被他差点弄死。玩具熊想杀他,不是被关门外就是被骂。异形女皇想要杀他,搬出来个二大爷让它不敢出手。弗莱迪也想杀他,结果现在满脑子都是小红花和班干部。剩下的要么不会主动出手,要么能力不强被他吃的更死。”

    “如果……强行动手呢?”摸鱼忍不住嘴贱一句。说完又开始后悔。

    啪——

    勺头闪着亮光,打转飞出落到椅背后的草坪中。

    勺子杀人狂丢掉断掉的勺柄,从怀里重新掏出一只,边敲边说:“也得有强行动手的机会啊。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削弱后的痛觉让摸鱼被勺子敲击并不疼,甚至还有些舒服。

    暖洋洋的阳光下,就听勺子杀人狂说:“每个想搞他的下场都不太好。最惨的是小丑,其次是玩具熊和弗莱迪。其他人我不知道……不过你也看到过他拉着禁婆和异形女皇到处乱跑,哪里像个普通人,比我们还狠好吗!我们最多是搞普通人,他是搞我们啊!”

    “而且他还说上古邪神是他二大爷……我们都是那位抓回来的。谁敢出手?”

    说完,摸鱼沉默好半晌。该感慨不愧是通关过噩梦难度,拥有称号的玩家吗?

    “走吧,要上课了。一起回去我还能敲会儿。”勺子杀人狂催促着摸鱼起身。二人一前一后返回校舍。

    副本进行到这一地步,本来危机四伏,艰难求生的噩梦难度硬生生被牧苏这一搅屎棍弄成“怪物学生各有心事,知心教师耐心解惑。捣蛋学生回头是岸,其乐融融天天向上”的戏码。

    该庆幸吗?

    ……

    咚——

    办公室,闻香激灵站起。

    “别紧张。”透明桥安慰她:“牧苏摆平了很多,过去拖时间就行了。你还有三只娃娃,不会有事的。”

    “嗯。”闻香重重点头,想了想,同样交给牧苏一只替身娃娃,鼓起勇气出门。

    “她会没事的。”透明桥对心情低落的卡莲说。

    牧苏忍不住侧目。透明桥跟闻香有仇?居然立这种flag。

    而闻香离开不足一分钟后——

    突兀间,令所有玩家猝不及防的提示出现。

    玩家们怔然,透明桥眼眸掠过一抹费解。

    闻香身上还有两只替身娃娃,说明她在非常短的时间连续死亡三次,甚至连逃跑的时间都没有。

    她切出游戏去问,不多时回到游戏,看向牧苏:“玩具熊干的。它在报复。或者说是在报复你。”

    “她不要紧吧?”卡莲轻声问。

    “没事。闻香去帮炽神搜集材料了。两个人在主世界相互也可以照应。”

    咚——

    钟声不会等他们交流完。

    “该我了……”

    古天乐正要起身,一只手掌按在他的肩膀。

    “这节课我来。”牧苏起身,收回手掌,眉宇间冰冷。

    古天乐一脸为难:“可我没有替身娃娃了。”

    玩家现状是除了牧苏小队和被勺子杀人狂盯上的摸鱼,其他人只剩一只娃娃或一只也不剩。

    “免费的。”

    冷冽声音在办公室回荡,牧苏留给众玩家一道背影,消失门外。

    卡莲语气担忧:“牧苏不会也出事吧……”

    “放心吧。那家伙只会惹事,不会出事。”目光跟随他离开,透明桥说道。

    另一边,古天乐忙不迭向透明桥道谢,透明桥转看向他:“别急着谢,有偿的。”

    “啊?”古天乐一怔,指向门外:“可是他……”

    “他要耍帅,肯定不能破坏气氛讨要报酬。”透明桥叹了口气,一副跟在败家丈夫后面要钱的管家婆般模样。

    “可我没什么能给你的了……”古天乐苦起脸。

    透明桥明眸一眯,语气有几分俏皮,小狐狸一般:“我记得噩梦难度开头会送随机道具吧……”

    ……

    沉重脚步在门外响起。

    一道身影出现教室门口,一言不发,眼眸中的冰冷几乎化为实质。

    他迈过地面上散落的尸块,走到讲台前。扫视一圈后,目光落在毛绒唇角和爪上残留血丝的玩具熊身上。

    那双化为愤怒的双瞳与玩具熊阴冷眸光对视。

    牧苏收回目光,看似平静的外表下压抑着火山喷发般的愤怒。

    “班长,副班长,劳动委员,体育委员留下。其他人,去外面自由活动。”

    阿蕾莎四人不动。其他学生相互对视一眼,陆续离开教室。

    待走廊的脚步声消失,教室只余被他叫住的四人,牧苏颤抖着摘下并不存在的眼镜,抓起桌上面具重重往地上一摔。

    “气死偶嘞!”

    愤怒咆哮中,牧苏怒不可遏。

    “这星期,我到上古邪神学院来,是要来教大家读书,这里好棒好棒的。可是有只玩具熊三番两次捣乱,目无尊长!妨碍咱的渣渣!”

    牧苏在讲台上发作,下面安静无声。

    “我有两位朋友被它弄死了。它就该被比利u,被七万个基佬挨个的u!”

    急促喘息着,牧苏平复心情。

    “反了他。”

    发泄过后,他声音重新恢复低沉。低垂着头颅。

    几分钟后,声音再次响起:“这种家伙不该再出现这间教室和这所学校了。我需要你们帮助。”

    “让它从此消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