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夜袭克苏鲁
    目光从黑暗收回,牧苏从口袋摸出颈部被划开的替身娃娃。

    “这就是你的计划?”透明桥走到牧苏身边,在他手上扫过一眼。

    牧苏看向她,目光明晃在透明桥胸前扫过,一言不发。

    “你在看什么?”透明桥薄怒。

    牧苏目光移向别处:“没什么。”

    其余玩家和学生靠近过来,弗莱迪跑得飞快,蹲在地上开始捡小红花。

    透明桥微眯起眼,大有追问下去的意思。卡莲凑近低声问她怎么了。

    透明桥自然不会将10岁时曾向喜欢的男孩表白,然后被嫌弃胸平像男人,所以从此对男人失去兴趣这种丢人的过往说出。随意敷衍带过。

    “需要将小丑关禁闭室吗?”阿蕾莎问。

    透明桥想了想,摇头婉拒:“禁闭室能关住scp173和玩具熊,但关不住小丑。”

    说到这时她斜瞥牧苏一眼,话语中还带着怨气。

    “这家伙不是要攻略小丑吗,我们等着好了。”

    到这时候,哪怕君莫笑也看出透明桥情绪有些不太对了。

    “站住。”

    牧苏喊声惊醒各有所思的玩家。

    捡完小红花背对众人,正要走开的弗莱迪动作一僵。

    牧苏走上前,绕到弗莱迪正面,直视心虚低头的弗莱迪:“交出来。”

    弗莱迪百般不舍,慢吞吞伸出手并摊开,同样布满烧痕的掌心皱巴巴的小红花挤作一团。

    牧苏拿过,目光审视摊手:“还有。”

    弗莱迪撇了撇嘴,从衣袖抽出几朵小红花放在牧苏掌心。

    牧苏手上下晃了晃,依旧没有缩回。

    “真的没了!”

    弗莱迪语调向上一度,如真的被冤枉般。

    牧苏双眸一眯:“你是让我自己搜吗?”

    “可恶……”

    暗骂一声,弗莱迪不甘取下帽子,将几枚小红花拍到牧苏手掌。

    “可以了吧!”

    牧苏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其他玩家早就看得目瞪口呆。

    弗莱迪一副急躁气氛模样,快步走向食堂。

    绕到拐角众人看不见的角度,弗莱迪猛然往墙边一贴。聆听没人接近,阴笑着脱下鞋子,将藏在鞋里的小红花倒到掌心。

    “终究是毛头小子,跟你弗莱迪爷爷玩?真是太天真了。”

    ……

    “看来弗莱迪已经被我们收买了。”透明桥点评一句。

    她看起来情绪稳定,恢复为平时不苟言笑的样子。

    牧苏收起小红花,也说了一句:“他已经于小红花所构建的繁华浮世中沉迷,不足为虑了。”

    “他鞋子下面还藏了两朵。”

    阿蕾莎童言无忌,直接点出。

    牧苏冷哼一声道:“哼,我给的才叫小红花。其他的一律叫做废纸。”

    小丑离开,解决掉麻烦,众玩家重新回到食堂。

    牧苏除外。

    这家伙仿佛一点也不怕小丑杀回马枪般孤身守在门口,等待八尺女出现。

    咚——

    塔楼古钟声中,牧苏翘首以盼望向铁门外的漆黑小径。

    而这一等就是十几分钟。

    当卡莲跑来语气复杂告诉他,八尺女在钟想就到了,并几分钟前从食堂离开时,牧苏如遭雷击呆立当场。

    果不其然,急匆匆回到食堂,他已经看不到八尺女的身影。诺大食堂零零散散坐着玩家和学生。

    心情很好的弗莱迪还脱帽向他打招呼。

    透明桥明眸微弯,轻酌一口热茶。

    这是来自她的报复。

    最终牧苏将这件事认定为意外,而不是人为。因此没有怀疑到透明桥身上。

    不然她一定会知道到得罪牧苏的后果。

    咚——

    于食堂逗留一阵后,系统提示来临。

    学生们起身,各自离开食堂。

    “这么快?”摸鱼怔然。明明离天黑还不到两个小时。

    “马上0点了。”敲他的勺子杀人狂说。

    “0点?”捧茶杯暖手的透明桥眉头一蹙:“这样时间对不上了吧。我们今天一整天加在一起还没超过8个小时。”

    牧苏嗤笑:“有谁说这里24小时是一天吗?”

    透明桥恍然,自己犯了惯性思维的错。

    勺子杀人狂又道:“你们不会还留在这里吧。0点是保洁阿姨打扫时间,它可没我们这么好对付。如果被它捉到的话……”

    “是克苏鲁吗!”牧苏小腹一热。

    君莫笑斜眼。说起来,这货第一个副本时似乎说过拿克苏鲁触手撸这样的词汇吧……

    接下来,勺子杀人狂带路,领着玩家回到塔楼宿舍。并告诉他们随便找空房间住下就行,宿舍并没有老师的专属房间——因为很少有老师能活到晚上。

    不过还是有很多的,哪怕炽神他们没死也够和学生一人一间。

    房间有些像儿童卧室。角落摆满了玩偶玩具和童话书。

    避免发生意外,还没咽气的八名玩家留在一间房内。勺子杀人狂见怪不怪,说了一句我在隔壁便离开了。

    就这样过了几分钟。

    咚——

    院区一暗,所有灯光灭掉。

    光源只生下被一片阴云遮挡一小块的月亮。

    房间变得昏暗。气氛短暂一静。

    过了一会儿,古天乐问:“我们要等到天亮吗?”

    “应该不会。”透明桥想了想说:“如果入夜后不会发生什么,我想很快就会跳过这一段时间的。我们可以闭目休息来促使系统尽快跳过。”

    这时,盘坐窗边的牧苏忽然站起:“我才不要跟你们一起,我一个人去睡了。”

    他以飞快的速度立好fg,不待众人反应便出门离开。

    卡莲想要追上去,然而来到走廊,已经找不到牧苏的身影。

    ……

    校舍·二楼走廊

    一道矮小臃肿,套着拖地黑袍的身影在黑暗中清扫地面。

    它动作缓慢,持着清扫工具一小块一小块清理着。

    这样的速度,或许三个小时也无法清理完校舍。

    楼梯口,一道黑影缓缓与黑暗中浮现。

    黑影死死凝视清扫卫生的它,悄无声息从后方接近。

    直到靠近一定距离后……纵身一扑!

    猥琐笑声在空旷走廊荡开。

    “克苏鲁酱,你就从了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