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当然不是和克苏鲁 我这大喘气怎么样
    听到枕边呼吸声的她缓慢转过身。

    牧苏平躺在床另一侧,和衣而睡。

    那双眼睛微微睁大,瞳孔在黑暗中扩散——又或是因惊诧。

    她有些蠢的往门口看了看,好像在看有没有其他人。随即才反应过来,轻轻拽住被子一角勉强盖住上身,她不敢太用力,以免惊醒牧苏。

    愣了一阵后,裂口女小心翼翼坐起,原本下陷的床榻缓缓恢复。

    被子从上身滑落,露出裂口女略显老土的棕色破旧内衣。

    月亮不是冷色,而是散着令人舒适的昏黄。

    她有几分羞赧套上一件棕色纯色毛衣,睫毛微动,借着月色凝视牧苏脸庞,眼眸逐渐化为温柔。

    他不害怕我,也不讨厌我……

    牧苏忽然的翻身举动惊醒裂口女。他转向裂口女这一侧,随后保持不动。

    短暂响动后房间重归平静。

    裂口女身形僵硬,牧苏处于阴影中的眼睛让她无法判定他是否醒着。

    细细聆听几分钟,见呼吸依旧平稳,裂口女悬起的心微微放下。继续恢复了那般专注注视的神情。

    她跪坐床榻,发现这样并不能看清后,身体微微向前倾。

    脸颊泛起一抹羞意,被昏暗房间掩盖。前倾的她看清了牧苏脸颊,身体却好似不受控般依旧靠近。

    头脑一片混乱中,原本放在膝盖的双手前撑在床榻,手掌陷入柔软床中,披肩黑发垂了下来,于牧苏面前晃动。

    这样偷偷地……不太好吧……

    裂口女心想,脸颊散发着热意。

    而犹豫之中,被头发划过而有些痒的牧苏皱了皱鼻子,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抓起头发塞入口中。

    他眼睛仍闭着,看起来只是睡着后的习惯性动作。

    “这个……不能吃……”

    裂口女焦急,又不敢用力。轻轻掰开牧苏手掌,小心翼翼把正被咀嚼沾满口水的头发轻轻拽出。

    解脱头发,牧苏总算安稳下来。裂口女却发现自己的手还被牧苏握在手中,微微用力想要抽出,在发现拽不动后便任由他了。

    手掌传来的暖意在融化她身体的冰凉。

    裂口女眼眸眯起弧度。

    这样,就足够了……

    ……

    “我想提个问题。”圣月光举起手。

    大概因为他是学生,而透明桥言谈举止又像个老师。他表现的很拘谨。

    要是炽神在怕不是要直接退出游戏去写作业了。

    “什么事?”

    圣月光问:“明天会发生什么?”

    透明桥的什么都知道和牧苏的什么都不怕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我也不知道。不过现在大家可以尽量保持安静,同时不要做过多的举动。这样系统或许会跳过这一阶段。如果没跳过——”透明桥语气一顿:“说明晚上会发生什么。”

    其余玩家被吓到。有心想问又不敢开口说话,甚至连小动作都不敢做。

    保持这份宁静,直到几分钟后……

    众玩家眼前同时一黑,字幕浮现。

    随字幕出现的还有鸟儿叽喳声和阳光落在清晨房间特有的味道。

    黑暗淡去,恢复视觉,窗外已经一片明朗。

    大部分没感受过这种突兀转变的玩家都是一副不适应的模样。

    咚——

    钟声稍慢几声来临。

    他们正位于塔楼下,钟声远比在其他处要清晰要震耳,连地板都在微微颤动。

    这种声音足以叫醒睡得死死的学生们了。

    以及某人。

    “你怎么会在我床上。”

    被刺眼阳光与钟声吵醒的牧苏迷茫一阵,在看到身旁跪坐的裂口女后,立刻带上一副拔dio无情的语气。

    随后他发现自己竟握着裂口女的小手,然后就舍不得放开了。

    跪坐一晚仍没看够的裂口女低下脑袋,语气软糯小声说:“这是我的房间……”

    那张姣好面容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

    如果忽略她脸颊两侧的狰狞豁口,还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的。

    作为连克苏鲁都不放过的重口味存在,牧苏自然不会放过一副芳心暗许模样的裂口女,大喊一声,将裂口女拉到胸口,掀起被子盖住二人。

    “来吧!不要浪费这大好清晨!”

    “牧苏?”

    门外走廊忽然传来透明桥的喊声。

    有脚步接近,最后来到门前,伸手叩动。

    “你在里面吗?”

    牧苏猛然钻出头,惊慌望向门外。

    他轻摇晃趴在胸口,软塌塌一团的裂口女,焦急低声道:“你快藏起来。”

    裂口女抬头,脸颊是如醉酒般的酡红,眼睛夸张到出现动画中才有的不断转动的蚊香圈。

    害羞的失去意识了。

    牧苏焦急,掀被下床抱起裂口女就跑到衣柜门前。

    伸手刚触及衣柜,牧苏猛然惊醒。不行,伽椰子在里面!

    智商下线脑抽的他似乎和什么副本串联了。

    又急匆匆抱着裂口女回到床上,无计可施的她将她放平,而后铺上辈子盖住,跳到床下查看隐藏效果。

    床褥上有很清晰的轮廓。

    叩叩叩叩叩——

    “牧苏?”

    敲门声变得有些急促。

    塔楼隔音不是很好,里面一些响动房间外可以隐约听到。

    牧苏走到门口,没有立刻开门,而是心中默念了一遍临时想好的理由。

    人如果以被子无法反应过来的速度从被子中脱离,被子会依旧保持人在里面的轮廓。根据经典物理学,被子里必然将会发生这两种结果之一:有人和没人。而只有掀开被子才能确定里面有没有人,被子内部既形成量子叠加态,被子里既有人又没有人——这样的理由很合乎情理吧!

    与此同时的门外,听到脚步声到门前就没了动静,透明桥生疑,抬手正要继续敲门——

    门突然拉开,阳光从房间透来,一道背光轮廓站在门前。

    “嗨!”

    门前的牧苏倚在门框边,灿烂打着招呼,连死鱼眼都睁没了。

    透明桥疑惑打量牧苏一眼,踮脚仰脖,微眯起对明亮不适应的眼睛往房间内去看,好在她这个角度看不到床。

    牧苏这时露出阳光般的笑容,十分自然地说道:“好巧啊,你也住在这附近吗?”

    “……”透明桥无言站定,收回目光瞪了牧苏一眼。转身走向楼梯。

    “就是看你是不是被袭击了,没事了,一会儿办公室汇合。”

    她说着走远,头也不回挥了挥手。

    目睹她的洒脱背影离开,牧苏心底莫名觉得这个动作有些帅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