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都他妈给我笑!
    “笑得最卖力的奖励一朵小红花。 ̄︶︺”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牧苏相信学生们一定会很卖力的配合演出的。

    说起来……牧苏望向门口。

    小丑该回来了吧?

    ……

    办公室,众玩家屏住呼吸,目光跟随小丑离开。

    直到它走后十几秒,才有声音试探问道:“昨天它还要死要活杀牧苏来着吧,怎么这就……”

    他们越来越看不懂了。

    不是指副本,而是牧苏。

    小丑回到教室,将笔放到讲台并躲过牧苏伸来摸头的手,面无表情回到座位。

    性子还挺烈。

    牧苏心想,他的手僵在半空。

    鉴于还要感化它,牧苏克制了自己把它摁在096脸上的冲动。

    假装是在伸懒腰所以抬起手,化解掉这个尴尬。牧苏轻咳一声。从台上慢慢走向小丑位置边说:“是这样的。之前我和同学们商量了一下,决定表演一个小故事。其中一个角色是阿蕾莎,她饰演走丢的小女孩。”

    小丑听出来牧苏是在对自己说,只是暂没听出哪里怀有恶意。而很快——

    “另一个角色是小丑,饰演马戏团小丑。”

    就听牧苏补充一句。

    小丑一双眼睛陡然瞪大,不可置信看着笑眯眯走到桌前的牧苏。

    “我想小丑同学不会拒绝吧?”他说。

    “会。”小丑干净利索拒绝。

    它从一开始就犯了大错。它或许真的不会来招惹牧苏了。

    但牧苏没说不会来招惹它。

    牧苏笑眯眯看着它:“你要是肯上台表演,老师就考虑让你杀一次。”

    看似美好,实则一句话他塞了一堆文字陷阱。

    “杀一次”和“杀死一次”可不是一个概念。“考虑”的意思是可以考虑,不代表会让你杀。“老师”说的笼统,没有指明是谁。也就是随便哪个老师都可以而不是单指牧苏。哪怕到时候前面两条牧苏都不玩文字游戏,最后一环拎着君莫笑让小丑弄死还不是美滋滋。

    “拒绝。”

    小丑再次干净拒绝。

    牧苏眼睛依然眯着,只是笑意完全消失了:“真的不肯?”

    “不肯。”

    小丑话落瞬间,牧苏那张脸瞬间凶神恶煞:“你要是不肯接下来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没有人能得罪牧苏。

    没有人。

    “……”小丑无言抬头与之对视。就这样几分钟后,它似乎退缩了。视线移开:“我要怎么做。”

    哗啦——

    一张纸被丢到小丑脸上,得胜而归的牧苏腰肢一扭一扭回到讲台,背对台下下身不动,上半身忽然转过来,双手一下一上竖起手势横在面前,整个人如竹节虫般扭曲。

    学生们看不懂他是在玩jojo立梗,它们只觉得这一幕辣眼睛至极。

    那么,就像坐车时听音乐会感觉化身主角般,目光忧郁望向窗外掠过景色。与小丑对峙并且得胜的牧苏也是如此。

    保持姿势十几秒后,从成功征服小丑的虚荣心中挣脱出来,牧苏看起来稍稍正常了些,重新看向小丑:“内容都记下了吗?”

    得到确定后,牧苏把讲台桌抬到一边,然后将不知何时,不知谁的,落到死角一直没被发现的断手丢出窗外。

    将上方讲台空出,牧苏回到台下,示意二位可以登台了。

    阿蕾莎与小丑各自走到讲台,各站一侧相互面对。

    除了裂口女,其他学生并不看好牧苏,更不看好牧苏试图扭转小丑的行为。

    不过闲着也是闲着,起码这样比追杀普通人要有趣一些。

    牧苏喊下开始,第一句台词是阿蕾莎。

    “呜呜呜,呜呜呜,这里是哪里啊,呜呜呜。”阿蕾莎用不忍直视的平淡语气和冰冷神情开始了表演。

    后退到后排的牧苏抱起双臂,饶有兴趣看阿蕾莎与小丑飙戏。

    “小妹妹你怎么了。”小丑手持长线,另一头是漂浮上空的红色气球。

    它的语气同样好不到哪去,但因为有小丑装扮加成,还挺像那回事的。

    “哈哈哈哈哈!”弗莱迪突然发出一阵虎式笑声。

    就站在他身后不远的牧苏吓得一颤。在弗莱迪后脑拍了一巴掌。

    突生插曲,台上二人也演不下去了,一齐望向这边。

    弗莱迪接住滑落的帽子回头看他,牧苏眼睛一瞪:“你想吓死谁啊。”

    “不是你说……”

    “嗯?”

    弗莱迪一僵,生硬改口:“只是小丑太幽默了,我把持不住……”

    牧苏冷哼移开视线,让台上二人继续。

    阿蕾莎进入状态很快,厌恶说道:“走开,你这个丑陋的小丑。”

    后排抱着双臂的牧苏哂笑。没错。这一段他故意写的,并且阿蕾莎完整说了出来。

    “找不到父母了吗,我来陪你玩啊。”小丑嬉笑着走上前。

    牧苏眉头一皱。和剧本不一样啊。这家伙……擅改台词了?

    就见阿蕾莎眼眸冰冷,童音不含感情开口:“好啊。”

    骤然之间,尖锐刺耳防空警报声划破长空,在校舍半空回荡。

    四周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下去。校舍内的一切物体每一秒都如过去十几年,飞速老化蜕皮。

    牧苏一慌,连忙扑上去挡住二人,冲着阿蕾莎连连咳嗽:“咳咳……班长,剧情里没这一段的。”

    向里世界转变的速度一顿。阿蕾莎小手一指牧苏身后的小丑:“是它先不按照剧情说的。”

    “你放心,老师教训他。”牧苏笑了笑,转身板起脸,声音冰冷:“你如果找不到状态我可以让096同学上去帮你。”

    无论是阿蕾莎还是牧苏,这两位都是小丑惹不起的存在。它除了认怂别无他法。

    光线逐渐回归,脱落的墙纸与木皮回归原处,重新变得和先前一般。

    教室众人惊魂未定之时,教师这边在短暂暂停后,表演继续。

    “和父母走丢了吗。”小丑嬉笑走上前。

    “呜呜呜,呜呜呜。”阿拉蕾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面无表情发出哭声。

    “我把这个气球送给你,不要哭了好不好。”小丑蹲到阿蕾莎身前,与她平视。

    只是双方瞳孔中的冰冷与漠然显然没有台词那么友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