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比利:cnm
    “呜呜呜,我不要气球呜w..la”阿拉蕾依旧面无表情说着。

    小丑似乎没办法,指了指自己的红鼻头示意她看这里,然后握拳攥住,口中发出“啵”的拟声词,手掌拿开,原本的红鼻头变成了与脸颊白漆一样的白鼻头。

    随即它故技重施,将红鼻头重新变回。

    “看,又回来了。”

    台下学生们零零散散发出笑声。它们可比无脑的弗莱迪懂得笑的时机。

    而无脑者小红花控弗莱迪正茫然看着前方发呆。

    “笑啊。”

    牧苏不得不踢了下椅子提醒他。

    弗莱迪如梦方醒哈哈大笑。笑声在一片低笑中清晰刺耳。

    但总比刚刚的独角笑要好。

    “嘻嘻嘻……”依旧不走心的说出台词,阿蕾莎歪了歪头:“你还会什么?”

    “我……”小丑正要顺着原本问她家人在哪的台词说下去。却触及阿蕾莎那如水晶般纯真冰冷的眸子,与其中夹杂的几缕好奇。

    它心底莫名一触。

    “看好。”它说。将漂在头顶的气球拿下来,轻松将之叠成形状。

    阿蕾莎认出了小丑叠出来的形状:“一只小狗。”

    小丑试探着问:“对……一只小狗。送给你……?”

    阿蕾莎接过,忽然对它笑了一下:“谢谢。”

    一片鼓掌声在教室响起。就弗莱迪这货还他妈傻了吧唧在那大笑。

    后面本该还有一段,但已经不需要继续下去了。

    小丑站起身,几分手足无措,不知该看向那里。

    牧苏鼓着掌走到台前,轻轻拥抱住反应不及的小丑,如神父般慈祥在它耳边说:“找到真实的你了吗?”

    他松开小丑,直视它的眸子:“好孩子,这才是你存在的意义啊。给大家带来欢乐,让每个人发自内心的喜欢上你。”

    “不可能……”

    小丑怔怔摇着头,好似在质疑着什么虚无的东西。它踉跄向后退去,踏入身后骤然浓郁起来的黑暗,身形消失。

    随它离开,浓郁黑暗淡去。教室恢复如初。

    一同消失的还有掌声。同学们重新将目光聚集到牧苏身上。

    “小丑同学大概是害羞跑去藏起来了。我们暂时不用管它,继续上课。”牧苏轻咳,将讲桌搬回,又在众目之下来到教室后面,在墙壁涂上各个学生的名字,并将小红花贴在它们名字下方。

    这当然也是牧苏想出的好主意。光给小红花并不能激励同学。有对比才有上进心。

    一切贴好,除096与玩具熊、异形女皇这三个名下空无一物,其余学生各自有一朵小红花。甚至裂口女和阿蕾莎拥有两朵——表演小节目又被牧苏奖励一朵。

    牧苏边走回讲台边说:“这以后就是小红花板了。有同学得到小红花我会直接贴到上面。更易观看对比。”

    “我的小……”

    途径身边弗莱迪开口,然而牧苏理也不理径直走过。

    还想要小红花?不再烧你一回算我脾气好了。

    重回台上,牧苏开口:“离下课还有几分钟时间,我给同学们讲一个恐怖故事吧。”

    台下学生面面相觑。

    在一堆史上最恐怖的角色之中讲鬼故事,这家伙的脑回路是怎么回事?

    也不管学生们爱不爱听,牧苏就自顾自讲了起来:“有一天小丑在教室里上课。它很调皮,从不认真听讲,永远在做小动作。”

    咚——

    下课钟响,牧苏面色一喜:“再占用大家一分钟时间,等我讲完。”

    “直到有一天,它在课堂上依旧没有认真听讲,只顾着将身上的泥搓成泥丸保存。而在这时,它突然感受到一股窥探感。它慢慢转过头,就看到……”牧苏语气逐渐放缓,突然震声大喊。

    “老师的脑袋出现在后门窗口,死死凝视着它!”

    几名学生微微一颤,被牧苏突然喊声吓得。

    成功拖堂,讲完故事的牧苏心满意足离开教室。

    办公室,玩家们久等多时。透明桥向他询问结果。他们都听到了来自阿蕾莎的防空警报声,似乎进行的并不顺利?

    “大概是感化了的样子,跑到哪旮沓害羞去了。”牧苏如实说。

    第二节课是卡莲。后者一股脑将所有玩偶塞到牧苏手中,就要跑去上课。

    “你是笨蛋吗。”透明桥不得不拉住他,心说闻香不在管卡莲的人都没了。

    “不需要你去上,教给牧苏就好。”

    卡莲犹豫,小声道:“不太好吧……牧苏他上了那么多课了……”

    “他不需要你担心。”透明桥瞥了神情亢奋的牧苏一眼。这货已经沉浸在老师身份中不能自拔,巴不得24小时都赖在课堂不走——起码在他热度消退前是这样的。

    透明桥用一副断定语气对牧苏说:“下一节课想必你也早有安排吧。”

    牧苏点头,回答的一本正经。

    “我想带它们出去放松一下。”

    ……

    “这节体育课,但是体育老师请假了,所以……”

    教室,牧苏站在讲台环视一周。小丑的位子是空的。

    “我来带你们上体育课。”

    不容拒绝的领着它们出了校舍,来到校舍门前一处宽阔草坪,牧苏提议不如大家来打球。

    裂口女在其他学生身上扫过。

    安娜贝尔坐在草坪,比利骑着红色小三轮车。scp096蹲坐在地捂脸轻吟。异形女皇烦躁踢着爪下草坪。

    哪个也不像能玩球,想玩球的样子。

    “球呢?”弗莱迪抛出关键性问题。

    “是啊球呢?”牧苏也发现了这一问题。

    他再次懊恼炽神的尸体抛早了。不然让这群家伙拿人头当球丢着玩儿还是很合乎常理的吧?

    想不到球来源,牧苏开始将注意落在这些学生身上。同时心想要是富江在就好了,给几个头烧一下避免无限繁殖,让它们随便玩儿。

    思索着,牧苏不知不觉将视线落在红色小三轮的比利身上。

    “看我做什么……”比利被他盯得发毛,车头一拐就想蹬走。

    牧苏心急手快心灵手巧心口不一,突然扑上去抓住比利衣领,在它毫无抵抗的挣扎中团成一团,朝裂口女丢去。

    “接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