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贤者模式中的牧苏
    裂口女目光始终落在牧苏身上。她及时反应过来,接住呈抛物线丢来的比利球。

    “放开我混蛋!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比利球大骂,裂口女看向牧苏不知所措。

    后者高举起手,示意她丢过来。

    作为牧苏的人,她当然不会管比利的诉求,朝牧苏抛去,只是力量大了些扔得偏远。

    牧苏后退跳起接住比利球。见有些散开就将手脚系在一起形成椭圆形。而后双手过脑,将咒骂尖叫的比利球丢向跃跃欲试的弗莱迪。

    这时他余光注意到一旁草坪有什么杂物,下意识望去,一张先令纸币躺在不远草坪,与周围绿茵格格不入。

    弗莱迪接过,金属爪不知勾到比利哪里让它大骂混蛋。

    “你们先玩,我去办点事。”

    牧苏对学生们喊了一句,装作一脸欣慰看它们玩耍,缓缓向那张先令凑近。

    接近到旁边,牧苏看清了那张先令的面额:20。

    面上不动声色,牧苏眼眸一亮。朝向玩闹的学生那边缓缓下蹲,如同玩累了坐一旁休息。只是一只手倏然抓向侧面纸币。

    窣——

    20先令十分突兀往后窜了几十公分,逃离牧苏魔爪。

    牧苏干咳,快速撇向那群学生。它们并没注意到这边。

    不愧是身为黑暗面的一群存在,玩起同伴的身体来毫不含糊。

    紧盯着它们,牧苏往后挪动几下,身下被压倒的草坪重新竖起。

    待离先令足够接近,牧苏倏然侧身一扑!

    纸币轻飘飘飞起,好似嘲笑牧苏一番落到几米外,再次一动不动。

    “可恶……”牧苏一咬牙,顾不得伪装了,爬起来快步走去。

    那纸币仿佛在与他往追逐游戏,飞起来并且很违反物理学的,与牧苏保持几米距离。

    “牧苏老师你去哪?”

    始终留意牧苏的裂口女见牧苏忽然走远,轻喊问询。

    “那边好像有什么动静我过去看看等我回来。”

    牧苏头也不回,丢下句话疾走追去。

    如有一根无形鱼线,先令为饵,引诱牧苏上钩。

    毫无察觉,满脑子都是小钱钱的牧苏如捉水母般追随一路,来到校舍侧面。

    先令速度突然加快,飞射向转角消失不见。牧苏连忙跟上,转过一角来到校舍后侧,便看到了几米外落到地上,已经不动的先令。

    “哈……哈哈,飞不动了吧。”上气不接下气对着纸币嘲笑了几声,牧苏走上前,弯腰捡起。

    正要抬头时,一双小丑鞋映入眼帘。

    牧苏动作一顿,随即缓慢站直,同时将钱放入口袋。

    小丑站在面前,一动不动。

    “你怎么会在这儿。”

    牧苏黑眸渐渐眯起,意识事情绝非这么简——

    “我引你来的。”

    小丑说的干脆,连让牧苏推理的时间都没有。

    “哼,这样么……”牧苏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镜,冷哼一声,倏然扯着嗓子大喊:“透明桥!透明桥!别藏了快出来啊!小丑又来了!”

    “我很确定周围不会有人的。”

    “这时候你应该说就算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理你的。”牧苏先是纠正一下小丑的回复,随后暗自咬牙:“可恶……只能用那招了吗……”

    他有一种百分百避免战斗发生的能力。但除非迫不得已性命攸关,他并不想去用。

    而今……

    牧苏目光扫过周围。四周寂静,如果有人躲藏早该出来了。

    没办法了么……

    牧苏缓缓闭上眼睛,平静缓慢深深吸了口气。

    校舍墙角下,远处水潭死寂无波,不远处林间莎莎细响。

    一片静谧中,牧苏将肺部浊气吐出,骤然睁开双眸!

    牧苏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仁不让世界充满爱你不是两三天之势脱下衬衫裤子,只留一条无法脱下的短裤,边揉搓胸部狂甩舌头边向小丑接近。

    “来吧!来啊!不怕脏了你的手就来杀我!不怕日后被指着鼻子骂基佬小丑就来杀我!来啊!不怕被人发现有一具光溜溜的男尸就来杀我!”

    甩头口水飞溅中,他仍能清晰说出自己想要表达的话语,令人震惊!

    面对如此丧心病狂的牧苏,小丑微微感到不适,偏过头去艰难说道:“不是要来杀你的。”

    “……啊?”

    牧苏癫狂的行为举止一顿,怔怔望着小丑。

    “把你引来是有话要说。”

    牧苏牵强笑了笑:“不……不是啊……?”

    “嗯……”

    ……

    牧苏穿上衣裤,坐在地上捂着脸一言不发。

    小丑只能陪他一起尴尬。

    这货脸皮厚,过了一会儿就好了很多,转移话题般拿出先令问小丑:“这个哪弄来的?”

    他语气很平淡,也很安静。没了平日那种跳脱和癫狂。

    以至于小丑微微不适这如正常人般的平静交流。它回答:“是之前杀过一名老师后捡到的,不知什么用就先拿着了。”

    “还有吗?”牧苏安静将先令揣回口袋。

    “校长弄去杂物间了。那里有很多东西。”

    “我可以进去吗?”

    “应该不行,里面有守门人。”

    “杜蕾斯?”

    “那是什么?”听起来像个人名,小丑摇头:“不是,不知道守门人是什么,还没人进去过。”

    “还有捡到其他的吗。”

    “没再见过了。很少有收藏尸体的习惯……你可以问问比利,它的空间应该会有几局。”

    “也是玩家的吗?”

    “玩家?你是指跟你……的同伴们一样的存在吗。”小丑改口,它觉得牧苏并不能和其他人算作一起。

    在牧苏点头确认后它回答了是。

    “牧苏站起身,神情依旧低落:“回去吧,正好我问问比利。”

    “嗯。”小丑与他并肩,随后看到牧苏步伐一顿。

    “怎么了?”

    “衣服扣子没了。”牧苏拉起开襟的衬衫说。

    “需要帮忙吗?”

    “不用了,离开这里就好了。”

    脚踩住地面一片落叶一端,另一端白色纽扣微微振动。

    二人都没注意,渐渐走远。

    有说话声从远去的背影若要有若无传来。

    “老师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挺不错的。”

    “是吗?”

    “是。”

    “今天的事你不会说出去吧?”

    “不会……”

    “真的?”

    “嗯……”

    “给您添蘑菇了。”

    “没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