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夭寿啦!牧苏动脑子啦!
    透明桥长叹一声。

    她不对牧苏的回复感到意外,所以也没打算会让他听进去。

    摸鱼若有所思问:“那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我们成为上古邪神眷属后,也会来到这里。而它们都还记得我。”

    “是的,但我不认为只有一个隐藏世界观。”

    “你是说”

    透明桥点头:“上古邪神不可能只有一个上古邪神学院,它或许还有众多世界观梦境,我们目前所经历的只是其中之一。其他存在亦然。”

    “其他存在亦然。”牧苏阴阳怪气在旁学了一句,卡莲就开始在那跟个笨蛋一样抱着肚子傻乐。

    “”不知该以什么表情表情面对两个笨蛋的透明桥选择用话题转移注意:“关于系统任务我有些新想法——”

    咚——

    第三节课

    透明桥适时闭嘴,望向牧苏。第三节课依旧会是牧苏上。

    她顿了顿说:“接下来的内容你最好听一下。等你下课回来我们再继续。”

    “不用,我去去就来。”牧苏一打响指。

    教室,11名学生坐在座位,等待牧苏出现。

    它们听到走廊传来的急促接近脚步,而后——

    门被推开,一颗脑袋探进来。

    “这节课自习。”

    说完后就缩了回去。

    嘭——

    门重新关上。

    “?”众学生面面相觑。

    牧苏带着一阵风回到办公室冲回座位,喘着气说:“好了,继续吧。”

    透明桥不想问他发生了什么,无视其他玩家的好奇,点头说道:“主要任务目前看来问题不大,起码可以通关了。我们或许可以贪心一些,尝试完成支要任务。”

    “首先支要任务1:让学生在三天后的考试中全部及格,奖励是3颗牙齿。暂时不清楚考试是什么,不过可能会在明天早上披露。我们可以提前做好准备。支要任务2:让七名或以上学生认同你。奖励同样是3颗牙齿。这一个任务我们中只有牧苏可以尝试完成它。”

    “最后是隐藏任务目前完成数3,奖励不明。我不建议主动去做,我们可以随遇而安。”

    几点说完,透明桥环视众人一眼。

    “那么——”

    隐藏事件已触发:学生们的真面目

    突然出现的隐藏任务打断刚开口的透明桥。

    人总是不满于现状。当你得到了一些,就会奢求更多。成功在学院站稳脚跟的你们开始想要做更多的事,开始好奇更多的事。比如——每次下课它们都会快速离开,都去了哪里呢?

    了解一下每位同学会在课间休息时做什么。进度:013

    似乎是在针对透明桥,新的隐藏任务突然出现。

    牧苏幸灾乐祸看她:“让你图一时嘴上剧透,被报复了吧?跟你说了智子这人心眼小。你惹麻烦了。”

    “是我们惹麻烦了。”透明桥纠正牧苏的用词,随即对有些惊慌的玩家说:“不必担心,以目前来看隐藏任务并非强制,可做可不做。那么这一回的隐藏任务由我和牧苏去完成吧。我去观察第一等级的学生。牧苏的话因为它们不会攻击你,所以你负责第二第三等级。”

    “但需要注意,进度显示的是13,也就是说被我们关禁闭的p13和玩具熊也在此列。”

    不给牧苏开口的机会透明桥就将任务分配完,并嘱咐牧苏不要玩脱。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透明桥的一句话深深刺痛了牧苏的内心。

    牧苏心想,他这是什么意思?是说我不靠谱吗?是对我有意见吗?是充满优越感与偏见吗?是受够我了吗?

    之后就是无所事事的等待时间,除了面色阴沉不定,不时怨念望向透明桥的牧苏。

    咚——

    下课钟一响,牧苏如听到下课的学生般冲出办公室。

    他心里有了主意。

    比起暗中观察,他有一套更简洁省事的办法。比透明桥的办法好一百倍的办法。

    “亲爱的达瓦里希,伟大祖国需要你奉献的时刻到了。”

    抢在学生们离开前来到教室,在将弗莱迪叫道走廊后,牧苏拍住了他的肩膀,双眸真诚。

    “我我不好玩的”弗莱迪缩起脖子,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牧苏震声:“想什么呢,难道我会丧心病狂到玩弄学生吗!”

    “会啊不不不不会。”弗莱迪先是下意识点头,随后注意到牧苏正在眯起的眼镜后疯狂摇头。

    牧苏满意一笑,状若交情深般揽住他肩膀,对隔着一堵木墙的教室内的小红花板方向努努嘴:“目前只有班长和副班长有两朵小红花,你就不羡慕吗?”

    弗莱迪眼前一亮。

    然后就听牧苏诱惑的声音继续传来:“党国需要你做一件事。事成之后,小红花,委员只要你想的,全都有。”

    弗莱迪明显意动,又有几分犹豫:“我要做什么”

    “放心。”牧苏松开,拂去他肩膀上的灰尘,一幅提携下属模样:“委员长是不会让你受委屈的。任务内容是这样,党国需要你去打探那些共匪”

    弗莱迪听不懂牧苏说的话,好在懂了他的意思,念着牧苏的承诺跑了下楼。

    目光跟随弗莱迪离开,牧苏阴笑。透明桥那家伙一直在面前晒智商,牧苏有必要让她知道,谁更聪明!

    牧苏沉吟,单单这样还不够。并不能将彼此的智商具象化。自己需要在透明桥面前表现的很轻松,毫不费力。那么

    牧苏探头对教室里嚷道:“异形女皇,你出来一下。”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为了尊严的战争。

    并且当事人之一毫不知情。

    透明桥走在通往塔楼的小径上。

    身后不远,一道人影于阴影中缓缓跟随。

    透明桥丝毫没有察觉,她将注意落在百米外,塔楼旁公园椅上的裂口女身上。

    偷偷跟随的牧苏也看到了她,心里顿时一急。他们碰面就没办法出面表现了。

    吱呀吱呀——

    比利骑着红色小三轮不远处经过。看到它牧苏灵机一动,冲上去一脚踢翻,不顾身后惨叫声转身飞跑进阴影,快速往裂口女那边接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