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牧苏接连的死亡!
    听到身后动静透明桥诧异回头,就看到人仰马车翻,趴在地上委屈大叫的比利。

    想了想,她没有贸然接近,后退一段距离转身继续往裂口女走去。

    她所没注意到的是,一道身影趁她回头已经超过她,并躲在她所必经的小径旁,一片花丛后躺下。

    透明桥一无所知经过,忽然听到一阵刻意咳哼声身侧传来。

    “牧苏……?”她看到躺在花丛旁枕着双臂的牧苏,明眸微微睁大,左右看了看费解问他:“你在这里做什么?”

    牧苏压下急促呼吸,换上人畜无害的阳光笑容:“没、没什么啊,太闲了看看风景。”

    “……那你继续。”透明桥露出公式化的微笑,不再管他。

    目送透明桥走远,牧苏重新大口喘息起来,一脸纳闷坐起,望着透明桥走到裂口女座位旁坐下与她有说有笑。

    “是我表达的太隐晦了吗……”牧苏心想。

    正逢比利骑着红色三轮车小径旁骑过,看到它牧苏灵机一动,冲上去连人带车一起抱走。

    “喂你还……”

    比利刚发出声响,便被牧苏掐住脖子扑入花丛。

    “……?”公园椅上,听到声响的透明桥转头看向牧苏那边。

    没有牧苏的身影,只有一小簇花丛在不断颤动。

    “我一般都会坐在这里。”

    裂口女的回答唤回透明桥注意。她收回目光,略微惊异问:“只是坐在这里?”

    “嗯,因为不知道要做什么……我平时喜欢养一些花,那里的花就是我……诶牧、牧苏君?”

    透明桥顺着了裂口女惊讶方向望去。花丛中,牧苏骑着一辆与之身形毫不相符的儿童红色三轮车,略显滑稽的艰难蹬着。

    艰难指的是双方。无论是吃力蹬着的牧苏还是嘎吱作响的三轮车都适用这个词。

    这不是比利的三轮车吗……透明桥看着眼熟。几分钟后,二人目睹牧苏蹬了十几米来到面前。

    “咦这么巧你们也在啊?”牧苏抬头,做出一副刚看到二人的做作惊异表情。

    “嗯……好巧。”裂口女目光微微躲闪,声若蚊呐。

    透明桥侧目,她被牧苏传染了?

    打完招呼,牧苏看向透明桥:“你很好奇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儿吧。”

    “不是很好奇。”透明桥直白道。

    然后牧苏这人一点也不顾及人家感受的就自顾自说道:“我因为太无聊了就到处看一看。”

    “那请继续吧。”透明桥面无表情说道。

    “嗯好,那我走了~”牧苏仿佛一点也不介意的样子,挥手后慢吞吞打着车头转身。

    二人看不到的角度,那张面孔一抹阴沉一闪而逝。

    可恶……还是没有发现吗……

    又蹬了几米实在嫌慢,耐心耗光的牧苏也不管身后视线了。扛起三轮车丢入花丛,转身跑掉。

    没了牧苏打扰,透明桥进度快了许多。又随意和裂口女聊天询问几句,左上角任务栏的进度更新为/3。

    透明桥借故告辞,开始寻找下一名学生。

    然而没走多远再一次碰上牧苏。这回他是与勺子杀人狂一起迎面而来,边走边用不像对话般的音量大声交流。

    “你知道有什么比一个人做事亲力亲为还要蠢吗?”

    牧苏喊道,不断往对面透明桥偷瞄。

    “不知道,是什么?”勺子杀人狂配合演出。

    牧苏大笑:“就是那个人还不知道自己蠢哈哈哈哈哈。”

    牧苏和它走到透明桥身前,然后依旧是做作的刚发现了她,惊呼一声:“诶?你也在啊?今天还真是巧啊。”

    透明桥不冷不淡轻嗯一声,看向勺子杀人狂:“我要借你的学生一用。”

    “可以可以,那我先走了。”牧苏假笑着挥手转身。脸上写满了复杂。

    那么透明桥明没明白我要表达的意思……

    ……

    咚——

    这一回轮到圣月光了。

    没了替身娃娃的他忐忑前往教室。一脸怨念的牧苏与透明桥和他前后脚进入办公室。

    这时的任务栏显示为5/3。全部是透明桥在课间十分钟内达成的。sp09那里格外简单,透明桥看到它在校园游荡后进度自动增加。

    透明桥从不甘的牧苏那里接过一张字条,开始阅读。

    与此同时,任务栏中的进度在其他玩家吃惊目光中飞快跳动。

    3/3

    第四个隐藏任务飞快完成。

    “那张纸是什么?”摸鱼好奇问。

    “牧苏打探来的消息。”透明桥扬了扬字条,递给君莫笑让他们看:“他很聪明,让弗莱迪替他收集线索,自己则待在安全的地方。”

    牧苏芳心一跳,怔怔看向透明桥侧颜,一脸怨念渐渐褪去。听得这番夸奖他只觉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

    他挠头腼腆傻笑道:“没你说的那么好啦。”

    透明桥目不斜视,余光将牧苏神情收在眼底。

    她唇角微微翘起,似乎发现了牧苏的脉门啊……

    君莫笑一脸嫌弃插话:“请保持理智好吗?”

    对他牧苏就没好脸色了。在有了石岐这个专属毒舌吐槽役后,牧苏对君莫笑的态度直线下滑,冷哼回视:“共产[哔]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

    吵闹了一阵,玩家们安静下来,开始讨论圣月光这一回能坚持多久。

    答案是直到下课。

    当圣月光离开的第三十分钟,钟声响,系统提示临,圣月光高兴而回。他的安全让每个玩家都看到了彼此脸上的兴奋。

    学生们没了危险,通关似乎近在咫尺,这将成为他们通关的第一个副本。

    虽然凡事一旦这么形容到最后肯定得出事。

    其他玩家问圣月光发生了什么,圣月光坦白他什么也没做,就在那站了30分钟——虽然过程并不太平。期间弗莱迪一直嘴贱调侃他,不过好在并没有学生进行攻击。

    第五节课,也就是上午的最后一节课是透明桥。

    她没有任何意外上完全程,随后午餐时间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