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上一章标题骗你们的
    这里存在一个刷隐藏任务的漏洞,就是通过将一节课故意剩余几分钟来达到开启自由活动,刷隐藏任务。

    但问题是,只有玩家死亡才会导致该节课跳过,这意味想要刷一次,就要消耗一只替身娃娃。

    一个是隐藏任务位置的奖励,另一个是可替代死亡的道具。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食堂,学生与玩家们正在进食。

    牧苏倚靠餐车,正对八尺女展开他的强撩。

    “想要些什么?”八尺女红唇轻启,隐藏在帽下阴影的双眸一定满是妖冶。

    牧苏趴在餐车上,手托下巴直视八尺女:“你的心。”

    红唇掀起弧度,诱人声线响起:“这个不算食物哦。”

    纤纤玉指微仰,盛起牛排放入餐盘,又加入一颗桃子。

    现在只剩下一个配菜了。也就是牧苏还有一次说话机会。

    牧苏心底一沉,怎么跟上回一样……难道真有人能抵御自己超凡脱俗的撩人绝技?

    一计不成又升一计。牧苏决定先拉近两个人的距离。于是眉头轻挑:“你平时有关系比较好的朋友吗。”

    “校医吧。”八尺女说。

    “我前些天身体不舒服,找他去看病。”牧苏谎话张口就来。“他检查了一下,说我的身体缺一种必要维生素。”

    “哦?”八尺女饶有兴趣问。

    “它说我缺维生素u。”

    牧苏目光灼灼说出双关词。

    纤手轻捂红唇,阴影中的双眸似乎弯起:“你很幽默,不过很抱歉,你不在我的猎食名单上。”

    眼看就要拿下牧苏怎能允许年龄出来作梗,忙佯装扭捏青涩说:“我……我才7岁。”

    “太大了哦。”

    牧苏连忙辩解:“是虚岁7,周岁其实是4。”

    八尺女微俯下身,深深勾勒浮现眼前。她与香气探到牧苏耳边,吐气如兰:“你就这么想被我吃吗……”

    牧苏微微侧头,唇角轻贴八尺女脸颊:“谁吃谁还不一定呢……今晚有时间吗,我想——”

    八尺女忽然站直,牧苏戛然而止的声音中迈步离开食堂。

    “诶?这是什么意思啊?”牧苏望着她走远的大喊。

    八尺理也未理,消失视野之中。牧苏低头看了看餐盘,又喊了一句:“你还差一个菜没盛呢!”

    最终,牧苏闷闷不乐捧着少了一个菜的餐盘回来。

    很难分辨他是因为勾搭失败而郁闷还是因为少菜。

    他重重坐下,不爽抱怨:“快点通关吧,这个副本一点也不好玩。”

    “失败了?”透明桥揶揄问他。

    卡莲低头扒饭,不想让牧苏看到自己有小情绪。

    牧苏没有正面回答,只是一声长叹:“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感觉身中一枪的卡莲怔怔抬头,唇角还带着汤汁。

    “这些你都是哪里听来的。”透明桥一脸莫名。

    “经典总是经久不衰。”牧苏耸肩。“这种的我还有很多。比如靠父母,你只能是公主;靠男人,你最多是王妃;靠自己,你就是女王。还有什么我抽烟喝酒烫头,可我知道我是个好于谦。”

    “于谦?”

    “不要在意细节……”牧苏挥手,状态有些低迷。换做平时早就改口顺便水上几十个字了。

    “你这一副失恋的样子……”透明桥情不自禁吐槽,能从牧苏脸上看到这种负面情绪实属罕见。

    “她总有一天会后悔的。”牧苏忿忿道。“我有一个叫大狒狒的朋友。”

    他的小故事猝不及防出现。

    “他小时候很蠢,一直不讨人喜欢。无论是邻居还是同学老师都不喜欢他。”

    “等等等等。”

    叫住牧苏的不是君莫笑,而是摸鱼。他抢在君莫笑阻止前开口。

    “大狒狒……这是他的名字吗?”

    君莫笑瞪大眼睛看过去,这是重点吗???

    “他的名字叫山姆,外号是大狒狒,因为人高马大皮肤黝黑,更关键的是他的智商和狒狒差不多。”

    古天乐举起手:“这是种族歧视吗?”

    “我说你们这一届听众啊,素质极差。”牧苏转头啐他一口。

    透明桥托着下巴,另一只手轻拽牧苏让他继续。她对牧苏的小故事还是很感兴趣的。

    不只是她,除了君莫笑,不知牧苏恐怖的其他玩家同样感到好奇。

    大势已去,君莫笑无力回天,只能一人坐在那里生闷气。

    “只当它是故事,不要带入进去。”透明桥安慰一句。

    只听牧苏缓缓道来。

    “他总是惹祸,笨手笨脚的。他的一位数学老师很不喜欢他,经常对他大吼大叫并向其他老师抱怨。”

    “有一天,他的母亲来到学校想看看她的孩子学习的怎么样,而这位老师就十分坦诚的地告诉她说,她的儿子简直是个灾难,她当教师这么多年没见过这么蠢的孩子。并且不建议大狒狒继续读下去。”

    “母亲一开始不信,但在问询其他老师和同学得到观点后,当即办理了退学,并带着大狒狒离开这座城市搬到底特律。”

    几名玩家面面相觑。他们没听出来这个故事与他跟八尺女只见有什么关联。

    牧苏并没察觉玩家们的疑问,依旧自顾自说着:“20年后。这位数学教师被诊断出一种几乎不可能成功手术的心脏疾病。她去看的每一位大夫都都表示无法医治并建议她前往底特律的一家诊所,只有那里的一名医生能够完成手术。”

    众玩家及听到讲述的学生同时冒出一个念头。

    那个医生就是大狒狒?

    这是一个脱胎换骨,让人另眼相看的故事?透明桥也在想。

    “别无选择的她决定去进行手术,并且手术也顺利成功了。”

    “当她在手术后睁开眼睛,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名肤色健康小麦色,高大英俊的年轻医生。她想要说话,但却没能说出话来。她的脸色正迅速变青,抬起手仿佛要对医生说什么,然而她很快就咽气了。”

    情节一转,让众玩家随之错愕。

    “医生很惊慌,不知哪里出了差错。直到他转过身,看见了我那位在诊所当清洁工的山姆老兄。他正在将生命维持系统的插头拔下来,接上吸尘器的插头来做房间扫除。”

    讲完故事的,牧苏对一头问号的众玩家和学生嗤笑。

    “别告诉我你们以为大狒狒能成为一名心脏外科医生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