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迈克是个机掰人
    “可我们一直都是这么做的啊……”弗莱迪怂了,小声犟道。

    “一直能做不代表就是对的。”牧苏苦口婆心解释:“像我一直疯疯癫癫胡作非为,不也一样是错的吗?”

    原来你有自知之明啊……透明桥心道。

    就听牧苏继续说:“第一题的正确答案应该是c。好了请数学老师来——”

    “请等一下。”透明桥打断牧苏:“第一题答案是a。”

    “怎么可能!”牧苏如受到冲击,一脸震惊之色失声喊道。

    透明桥反问她:“见到老师礼貌表达敬意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牧苏大声反驳:“整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有必要吗!学生还好反正老师不多。老师呢!学生来打招呼肯定要回礼吧,那么多学生哪回得过来啊!”

    “这就不需要你来操心了……”有气无力回复一句,透明桥不再追究这一点转而继续道:“第二题:以下行为正确的是:a.按照钟声行动。b.到处玩闹不管钟声。这道题的正确答案是a。”

    抢在牧苏开口前透明桥将答案公布而出。

    “第三题——”

    “请问!地上一个猴树上骑个猴,加一起几个猴!”牧苏突然大声插话。

    弗莱迪飞快举手大喊:“俩猴!”

    “错,媳妇儿告诉他!”牧苏抱臂转向透明桥。

    “……”透明桥眼眸微眯,面无表情凝视着牧苏。

    “干、干嘛这样看着我……”牧苏扭扭捏捏。

    她突然悠然一笑:“你累吗?”

    “有……有点。”

    见她在笑,牧苏更怂了。

    “那为什么不找个地方坐呢吧。”

    “嗯啊……好。”

    牧苏也觉得自己站着它们坐着太不公平了些。粗略扫过教室后眼眸一凝,狠辣看向比利。

    一只人偶占一个座位是不是有点过分?

    比利吓得一哆嗦。

    “那里不是有空座吗。”透明桥指着玩具熊空下来的座位说。她实在不想牧苏再惹麻烦了。

    “对吼。”牧苏挠着后脑,傻笑坐到玩具熊的座位。

    坐他前面的勺子杀人狂有些不安。

    虽然自认为与牧苏关系不错也没什么矛盾……但谁知道这家伙会不会突然抽风?

    无视坐到座位东张西望不老实的牧苏,透明桥接着说道:“第三题:大卫以每分钟三十立方米的速度向水池倒水。迈克同样以每分钟三十立方米的速度将水排出水池。已知水池可容纳六百立方米的水,请问:水池是否可以被填满,如果可以需要多长时间。如果不可以请列举出理由。”

    “不能。”

    几乎是她话落瞬间,座位上的牧苏举手喊道。

    透明桥心想或许牧苏回心转意了,便向他开口:“那么为什么呢?”

    “因为迈克是个混蛋。”

    “有道理。”狗腿子无脑者小红花控弗莱迪鼓掌附和。

    “奖励小红花一朵。”牧苏大喜。

    “谢谢老师!”弗莱迪喜不自禁。

    两个蠢货在那一唱一和。

    透明桥觉得自己很蠢。为什么明知道牧苏的尿性偏偏还对他抱有期望?

    面无表情从他身上移开目光,透明桥问:“有同学知道正确答案吗。”

    这时,牧苏又跳出来横插一腿:“这么简单的数学题都不知道,你们真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

    “牧八老师,这个你之前说过了。”弗莱迪提醒他。

    “啊说过了吗?”牧苏一怔,随即苦思冥想改口说:“这是一道送分题啊同学们。”

    “老师。”阿蕾莎这时从座位上起身,童声说道:“你直接说答案就可以了。”

    阿蕾莎也看不下去了,出主意帮助透明桥。

    “谢谢阿蕾莎。”透明桥明眸微弯颔首,简单而又详细将第三题答案说出后开始读第四题。

    “第四题:大卫以每秒5米的速度跑向电梯,他距离电梯还有30米的距离。而迈克在电梯中,他还有3秒就会关上电梯。请问大卫能否赶上电梯?如果赶不上的话请写下理由与计算公式。”

    “这道题答案是赶不上,因为……”

    勺子杀人狂正在认真听讲记住答案,忽然余光注意到一抹白影身旁掠过,落在地上。

    侧目过去,他看到那是一团纸条。

    透明桥也看到了小纸条。她第一时间盯向牧苏,然而发现他只是在抬头张嘴望着天花板发呆。

    讲解的话语一顿,透明桥半信半疑走到纸条前蹲下捡起。

    小丑昏黄眼珠跟随着透明桥。起身那一刹那她以为会遭到攻击,还好并没有。内心微微松了口气,透明桥将纸条打开。

    透明桥眸子一眯,锐利看向牧苏。

    仍在抬头看天花板的牧苏似有察觉,垂首望来,微微一笑点头示意。

    不是他么……走回讲台透明桥心想。随即目光一凝。

    不对……一定是牧苏!只有他才能做出这么愚蠢的事!

    透明桥步伐一凝,于牧苏变得惊讶起的目光中快步走到他面前,双手摁住牧苏脸颊用力一捏。

    她凑近牧苏脸颊,眼瞳深眯:“是不是你做的。”

    “不似!”嘴被捏起的牧苏发出含糊回答。

    “真不是牧八老师做的,我能做证。”一旁狗腿子无脑者小红花控弗莱迪为牧苏开脱。

    对他置之不理,透明桥目光幽深凝视近在咫尺的那双死鱼眼:“那明明就是你的字迹。”

    牧苏脖子一梗:“你说谎!我明明用的左手写字,你不可能认出来!”

    啪——

    一声脆响,旁边弗莱迪痛苦捂住额头。

    而自知嗦漏嘴的牧苏连忙改口,语气也不再硬气:“对捂起!我不该上课传子条!”

    透明桥当然不可能真拿牧苏如何,只能瞪了他一眼威胁道:“再有下次,就等待卡莲出现在你事务所门外吧。”

    “知道惹知道惹。”牧苏忙不迭肥答。

    轻哼一声松开牧苏,透明桥转身走回讲台。

    之后的一段时间牧苏果然没再打扰。透明桥将十道题目全部讲解完毕便示意牧苏可以上台了,而后径直离开。

    牧苏威风凛凛好似之前丢脸的不是他般,走到讲台上,于钟声响起中进行最后总结。

    “只要成绩合格,每人都能获得一朵小红花。甚至我可以酌情考虑找我二大爷给你们额外奖励。但只要有一人没有完成……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