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灾难降临
    看完第三页,透明桥转头看向牧苏。

    牧苏一脸莫名回视:“翻啊,总瞅我干啥,我脸上有字啊?”

    透明桥强忍发作**翻过一页。

    之后几页都是缓慢的进展,围绕当事人对女儿的调查与怀疑。期间发现女儿生吃昆虫、老鼠、麻雀、野猫,乃至最后从自己身上刮肉来吃。

    透明桥不顾看得慢还嘴贱的牧苏哭喊连天阻拦,快速翻过。直到数页过去,后面字迹一变,似乎换了一人来写。

    透明桥不由往回翻了一页,泛黄纸张上仅有的一句话。

    然后一去不归么?

    透明桥心想,翻到下一页开始阅读不同的笔迹。

    最后一行是有几分艺术感,繁琐古朴无法辨认的字母。透明桥推断这或许是召唤它们的咒语。

    “resurgam……”偏头看的牧苏将那串咒语读出,对倏然转头望来的透明桥说:“拉丁文,意思是:沉睡的亡者终将复苏,霍乱大地。”

    “可它只有一个单词。”透明桥点了点咒语,手指沾上灰尘,对应的是所指那一处清晰许多。“你怎么翻译出这么多的?”

    牧苏给她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眼神:“语言的奇妙。”

    “算了这不重要……”透明桥微摇头,说出重点:“你把咒语念出来了。”

    牧苏耸肩:“反正没属性,念念又没啥。而且说不定这个家伙已经解决它们了,这就是本破日记。”

    透明桥默不作声,侧头静静聆听外界动静。

    ……

    阳光依旧明媚,与现在的恐怖气氛满是冲突。

    办公室,六名玩家躲在窗下光照不到的阴影中。

    “你们听到什么了吗?”

    圣月光忽然抬头。他听到有奇怪的低嚎窗外传来。

    “什么?”君莫笑反问。

    圣月光喉结蠕动:“有奇怪的声音……”

    摸鱼想了想,反身扒住窗台小心翼翼探出头向外窥探。

    只见无数身影从校园泥土中钻出,它们僵硬爬上地面,如无头苍蝇在校园游荡。

    忽然有一只抬起头来,孔洞腐烂的脸庞正对二楼办公室窗户。

    那张嘴长到不可思议大,脸颊两侧撕开,如披萨般黏在一起拉丝。发出一声尖锐嘶吼!

    摸鱼悚然,钻回窗下急促喘息着。

    “怎么了?”一旁古天乐问他。

    “它、它看到我了……”摸鱼惊慌说道。

    ……

    没有什么诡异的动静从上面传来。

    “大概你说的是对的。”透明桥不置可否,此事作罢继续往后翻动。

    透明桥尝试翻到新的一页,但纸张似乎和下一页黏在一起,小心翼翼撕开,血污干涸所留下的痕迹遍布整页,内容也变得有些残缺。

    ……

    “谁?”众人头皮一麻。

    摸鱼连连摇头:“我不知道……像是丧尸……”

    正这时,地板下方传来一片杂乱步伐。

    众人一静,相互对视一眼。

    “堵上门!”君莫笑喊道,率先冲到门前挪动桌椅堵住房门。

    其余几人后知后觉,纷纷上前帮忙。

    桌椅挪动声同时惊动了那些丧尸。杂乱嘶吼声中玩家们听到了门背后的步伐声。

    它们比想象中来的更快!

    嘭!

    房门被重重一撞,刚刚挪到门前的桌子横移,门被撞开十几公分的缝隙。

    一条腐烂灰败的手臂与面孔挤入门内!

    摸鱼最先反应过来,冲上去一脚踹开,随即死死将门一顶。

    嘭——

    房门闭合。丧尸被夹断的断臂落在地板,发出令人不愿细想的粘稠声。

    其余玩家如梦方醒,冲上前帮忙。房门外嘶吼与房间内喊声登时乱作一团。

    一片混乱中,同样抵住房门的圣月光突然一声尖叫。

    “它抓住我了!”

    搬动桌椅堵门的君莫笑抬头,就见那只断臂仍在活动,并抓住圣月光脚腕。

    紧接一只脚出现,将断手踢到角落。

    众人手忙脚乱将桌椅杂乱抵在门口,外面撞击与嘶吼震得灰尘腾起,好在它们暂时进不来了。

    “那到底是什么?”君莫笑喘着粗气:“丧尸可不是这样的。”

    他很想说这是些皮肤肌肉如奶油般融化的家伙,但这么形容实在恶心。

    “活死人,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摸鱼说着,踉跄来到窗边,忽然指着下方还在零星游荡的活死人惊叫:“它们怎么了!”

    ……

    一句新的拉丁文出现在结尾。

    “magruser……”牧苏将咒语读出:“意思是:霍乱大地,复苏的亡者重回沉睡。”

    ……

    视野中,零星游荡的活死人如失去控制的提线木偶跌倒不动。不止如此,他们发现门外撞击声随之消失。

    ……

    透明桥先是侧头聆听十几秒,待没有异样后才微眯起眼:“你只是将刚才的咒语和解释反着念了一遍吧。”

    牧苏给她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眼神:“语言的奇妙。”

    “少来。”透明桥可不会信这家伙的说辞。“没听说文字反着念意思就会相反的。之前的咒语……那个rua什么……?”

    牧苏一脸嫌弃:“rua什么rua,真鸡儿丢人。跟我学,是resurga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