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灾难再降临
    众玩家莫名,心底却是长舒口气。

    这些家伙或许没任何一名学生厉害,但它们带给人的恐惧比学生高出太多。

    然而还未庆幸多久,下方倒地的活死人重新爬了起来。

    嘭——

    撞门声重新恢复,角落的断手努力爬向众玩家。

    他们刚刚升起的庆幸滑稽僵在脸上。

    ……

    “resurgam?”透明桥笨拙学了一句。

    牧苏点头。

    “另一句呢?”她又问。

    “magruser。”牧苏说。

    ……

    几秒之后,窗外活死人又瘫软倒下。

    这时的玩家甚至还没来得及重新感到恐惧。

    人生大起大落,君莫笑心生荒唐感,呢喃开口:“它们到底是什么。”

    “我说过了,是活死人。”摸鱼不得不重复一遍。

    君莫笑看向摸鱼:“关键它们为什么又会起来!”

    摸鱼说的一本正经:“因为是活死人啊!时死时活的!”

    正说着,摸鱼指着楼下惊呼:“你看它们又活过来了啊又倒下了。”

    与其说它们活过来,倒不如说活死人们如触电般弹了一下。

    ……

    “resurgam和magruser,代表归来与离去对吧?”

    牧苏竖起拇指:“很准确了。不过resurgam不用总发rua音。”

    ……

    “又起来了啊……”摸鱼望着楼下呢喃,有气无力说:“它们是不是电量不足了?”

    话音说着,它们再次倒下。

    嘭——

    门被撞了一下,没了动静。

    ……

    “magruser。”透明桥忽然再次说了一遍离去咒语,随后解释:“我有些不安,还是让某些东西躺在该呆的地方吧。”

    以防万一,透明桥切到聊天组,见君莫笑之后没有说话便放下了心。

    她哪里知道君莫笑是来不及说。

    日记再往后都是空的。将它合上后放回原位,透明桥目光落在牧苏之前摆弄过的魔方上。随后心声好奇心伸手拿过,动作生硬掰动。

    “这是什么?”

    牧苏嫌恶道:“魔方。人类史上最令人作呕的发明之一,仅次于安全裤。爱因斯坦说过,我宁愿写出相对论也不想玩这种破烂玩意儿。”

    透明桥抬头白他一眼:“我很确定爱因斯坦没有说过这种话。”

    手上不停扭动,从生硬到渐渐熟练。过去不到一分钟,透明桥于牧苏瞠目结舌中拼凑完整。

    透明桥难得露出一丝情绪,带着小骄傲微微仰头。能让牧苏震惊可不多见。

    牧苏手指着透明桥,不断哆嗦,嘴唇蠕动:“你……你怎么就拼上了!”

    “有什么问题吗?”透明桥眼眸带上一丝疑惑。

    牧苏痛苦捂住嘴,不忍直视偏过头:“你看红色那一面写的什么。”

    透明桥翻动魔方,看到了红色一面拼凑出的一行英文。

    透明桥斜眼眯起:“你怎么不早说。”

    “你也没早问啊?”

    她微微屏住呼吸,侧耳倾听片刻。

    “很安静……”她呼出口气:“还好不会真发生什么。”

    拼好的魔方被她丢回原位。

    ……

    “它们不会再起来了吧?”

    众玩家静静等待。或许过去了一分钟,或许过去了十几分钟。倒下的活死人一动不动,爬到办公室中间的断臂也一动不动。

    摸鱼怂恿君莫笑:“对它喊几声试试?”

    一旁圣月光也疑惑开口:“这几十个家伙不会就是二年级学生吧?”

    摸鱼嘿笑:“谁家学生从地里爬出来。你以为土豆呢?”

    君莫笑侧目,怎么这家伙有点牧苏的影子。被勺子杀人狂敲傻了?

    虽然他说的有些道理。

    透明桥不在,一项习惯听指挥的众玩家一时无所适从不知该做什么。

    还未从活死人带来的惊吓脱离,异变再起。众玩家惊觉周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

    整片校园都在变暗,十几秒过去,从之前风和日丽转变为昏暗不可视物。

    第三十秒,眼前陷入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黑暗中他们看不到彼此,更显慌乱。杂乱呼吸声渐渐在办公室急促粗重。

    就在这时,所有玩家同时感受到被什么注视。

    摸鱼下意识看向窗外,只见百米外的大门处正站着一群身影。

    注视感来源于它们。

    他轻轻拉了拉身旁同伴,示意看向那边。气氛逐渐被传染,每个人目不转睛望向大门处。

    他忽然觉得很奇怪,现在伸出五指只能隐约见到轮廓。可为什么他们能清晰看到相隔百米的几道身影?

    身影一共六道,开始以并不快,僵硬麻木的步伐往这边接近。

    “那是我……?”

    一片杂乱呼吸中响起不知是谁发出的呢喃。

    众人听到这话先是一惊,细想后悚然,头皮阵阵发麻。仔细看去后,一股寒意从他们心底升起。

    那六道身影就是他们……

    ……

    透明桥无所事事又来到八音盒前,凑上去细细观察。

    银盒外表刻有花纹,落了灰尘后显得黯淡无关。哪怕吹去一口仍有灰尘残留缝隙。

    “你怎么一点也不急着出去。”牧苏随意在杂物间闲逛,不时摸摸这个嗅嗅那个。

    “秘密。”透明桥头也不回,小心翼翼打开八音盒盖。

    她不是对牧苏保密,而是在对上古邪神保密。

    鉴于上古邪神在注视着他们,并听到它们讲话,透明桥有必要隐瞒一些事情。

    比如她想要尽可能长的逗留在杂物间。

    还有什么比不会有学生来打扰,安全的地方更适合拖时间。

    八音盒内相对完好,映入眼帘的是一脚踮起独立,另一只脚平伸如在跳舞中,身着白裙的芭蕾舞小女孩。

    透明桥凑的更近,凝视小女孩。

    衣裙如真的一般,呼吸打上去还会微微抖动。美中不足的是小女孩脸上空无一物。似乎制作者粗心大意忘了涂上五官。

    凝视好一会儿,透明桥按耐不住好奇,伸手扭动机关。

    优美中带着丝丝诡异的清脆音乐发出。芭蕾裙小女孩开始在盒中旋转。

    不知为何透明桥听得头皮发麻,心慌意乱中伸手盖住八音盒。

    闷闷变调,如人在惨叫嘶吼的变调声从八音盒内传出。

    透明桥慌张后退。

    ……

    陷入恐慌的众玩家们纷纷远离窗口,意图躲避“自己”。

    如果这时候透明桥在就好了。

    举止无措时,他们忽然听到清脆的八音盒声从门外走廊远远回荡而来,并逐渐清晰。

    不!不是清晰!

    君莫笑一个激灵。

    是八音盒声正在接近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